一季度增速6.1%:辽宁经济为何能触底反弹

一季度增速6.1%:辽宁经济为何能触底反弹
2019年06月27日 07:57 中国网

近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的辽宁实践”发布会上,辽宁省省长唐一军介绍,辽宁2019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为6.1%,这是过去17个季度以来的第一次,其中民营经济发展步伐加快,成为亮点。

2014年起,辽宁经济增速明显滑落,2014年到2018年的GDP增速分别为5.8%、3.0%、-2.5%、4.2%、5.6%。辽宁增速滑落是曾经的统计数据造假的后遗症。2015年,国内某杂志报道某省财经数据造假(其后多个机构确认某省即为辽宁),中央巡视组于2014年亦指出该问题,2017年时任辽宁省省长公开确认,2011年到2014年,辽宁所辖市县存在数据造假,财经数据严重高估。

为了抵消造假导致的经济总量基数过高的现实,自2015年起,辽宁的经济增速快速滑落,2016年的GDP增速甚至是负数。这意味着,2014年以前辽宁省的经济增长情况可能没有公布数字那么高,持续的高估导致基数过高,抑制了后来数字的增长空间。2014年以后的实际经济增长情况,可能也没有公开统计数据表现的那么难看。

而当经济总量基数过高的因素被连续多年较低的GDP增速抵消后,辽宁的经济增长的数字统计自然会回复正常,呈现企稳回升的局面。

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是辽宁过去几年GDP增速不理想的另一个原因。作为中国的老工业基地,东北经济增长曾经因此而名列前茅,但1994年中国确立市场经济地位以后,曾经的优势成为发展的障碍。东北民营经济的活跃度远不如东南沿海城市,中国加入WTO以后,东南沿海的民营企业大爆发,其通过参与国际竞争,提高了生产率,也赚得利润。

过去的十几年内,辽宁国企的负担重,民营企业壮大的阻力较大,经济持续低迷。尽管如此,这客观上还是让辽宁的职工工资等企业经营成本与东南沿海拉开差距,形成了一定的竞争优势。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能让这个竞争优势转化成实际的引资动力、增长活力。这需要看辽宁的制度、投资环境等软件部分,是不是支持竞争优势发挥作用。

从辽宁省省长的公开发言看,辽宁在这方面有不少作为。例如,以“‘一网一门一次’改革为抓手,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持续优化发展环境,抓好国资国企改革重头戏,加快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力发展民营经济”。2018年,辽宁省的民间投资比上年增长7.7%。今年一季度,民间投资同比增长更是高达17.3%,一定程度上显示了改革的成效。

从辽宁省省长在国新办的介绍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辽宁的经济增长是嵌入在中国经济版图之内的。辽宁能走出经济低谷,与其跟中国其他地区和全球国家的互动至关重要。

辽宁如何保持这个成绩、甚至能够再上一层楼呢?在传统的观念中,辽宁是老工业基地,刺激增长的政策手段往往集中在重型制造业等行业,要扭转这些思维,首先要在制度改革上下大功夫,让投资更便利、产权受到更好的保护,活跃的民营资本自然会发现并发扬辽宁的比较优势,经济增速自然可以期待。

□李牧之(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