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标的从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 田中精机奇葩年报续集上演

收购标的从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 田中精机奇葩年报续集上演
2019年07月22日 07:52 中国网

田中精机(300461,SZ)“奇葩”年报分歧之核心在于,上市公司3年前高溢价收购的深圳市远洋翔瑞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洋翔瑞)2018年业绩达标与否。对于远洋翔瑞的创始人兼田中精机董事龚伦勇而言,远洋翔瑞的业绩数字也决定了他是否需要承担高额业绩补偿。

今年5月初,田中精机抛出重组协议,欲让龚伦勇支付3.905亿元,把55%远洋翔瑞股权退回给龚伦勇,同时他们夫妻业绩补偿的债权也一并抵消,龚伦勇也一度同意了这个交易金额。然而事情一波三折,7月16日,田中精机公告称这一重组方案最终被终止。关于终止的具体原因,7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龚伦勇,其表示:“你问田中精机吧,以他们的公告为准。”而田中精机董秘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当初双方关于重组只是初步协议,但后面谈判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之前的《诚意金协议》要求龚伦勇先支付3千万诚意金,实际上也没有缴纳。”

龚伦勇董事职位或被解除

时隔3个月,继2018年年报之后,田中精机与董事龚伦勇之间的新battle又在上市公司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再现了。田中精机7月15日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田中精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4.69%~64.60%,不过仍是盈利状态,预计盈利区间在1400万~2583万元。但是董事龚伦勇未保证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龚伦勇认为,“2019年远洋翔瑞半年报业绩是跨期调整,合同、送货单、验收单都是2018年的,应该算在2018年。”这一幕和田中精机披露2018年年报时的情况如出一辙。当时,关于远洋翔瑞2018年的业绩确认问题成为了龚伦勇与田中精机反目之根源。

上市公司也曾一度希望通过资产重组解决此项争议。孰料7月16日,上市公司却突然公告终止了相关资产重组的框架协议,之前签订的《诚意金协议》也随框架协议同步终止。7月19日,田中精机董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当初双方关于重组只是初步协议,但后面谈判中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之前的《诚意金协议》要求龚伦勇先支付3000万诚意金,实际上也没有缴纳。”

7月15日,上市公司披露了一份提请解除龚伦勇董事职务的公告,该公告认为,龚伦勇夫妇应支付上市公司2.13亿元业绩补偿款,但一直未支付,田中精机董事会认为龚伦勇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公司应解除其董事职务。而从上市公司董事会表决结果来看,由于龚伦勇回避表决该议案,该议案获得了全票通过。

从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

2016年9月,田中精机以3.905亿元收购55%远洋翔瑞股权,这笔交易一度挽救了日益下滑的田中精机业绩。2017年8月,远洋翔瑞官网曾发表文章称,子公司远洋翔瑞对田中精机(2017年上半年业绩)贡献了近220%业绩增长幅度。

但是按照上市公司的公告来看,远洋翔瑞并未实现3年业绩承诺。田中精机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8879万元,同比下滑518.33%。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

田中精机解释称,毛利下滑系销售结构变化导致综合毛利率降低。而从2018年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田中精机旗下标准机、非标机、特殊机、精雕机毛利率分别为41.42%、44.54%、47.84%、34.87%,其中特殊机毛利率比上年同期增加了20.62%,而非标机和精雕机毛利率比上年同期下滑2.34%、8.57%。而远洋翔瑞的主要产品为全自动玻璃精雕机等专用设备,从年报数据对比来看,毛利率下滑较快的正是精雕机产品,不过由于目前田中精机2019年半年报尚未披露,综合毛利率下滑是否与远洋翔瑞旗下的精雕机毛利率下滑有关,尚难定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