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哩哔哩港股上市首日破发背后:招股书“抄作业”闹乌龙

哔哩哔哩港股上市首日破发背后:招股书“抄作业”闹乌龙
2021年03月30日 09:48 面包财经

近期,随着中概股回港上市的热潮,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或“公司”)于2021年3月29日正式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价为808港元每股。

根据公告,在香港公开发售项下,B站获得认购合计约1.31亿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初步可供认购股份总数的174.19倍。

但是,公司上市首日开盘即迎来破发。3月29日收盘,股价报800港元/股,较发行下跌0.99%,总市值3045亿港元。

破发的背后,一方面是2020年B站创亏损新高,另一方面可能也与招股书的一件乌龙事情有关。哔哩哔哩在较早提交的招股资料中,将自家公司名称写成了“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市场对该公司内控合规水平及招股资料严谨性的担忧。

写错自家公司名字,招股书疑似“抄作业”

3月26日上午,B站在港交所披露最新公司资料表,其中,在公司资料表文件中,哔哩哔哩在第一页中错将“哔哩哔哩股份有限公司”写成“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哔哩哔哩公司资料表英文版中,也将公司名称误写成“Baidu.Inc”。中午时分,B站紧急将公告进行了替换,名字处改回了“哔哩哔哩”。

此次B站回港上市,其法律顾问包含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天元律师事务所以及walkers(Hong kong)。据称,闹出此招股书乌龙事件的可能是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值得一提的是,该律所也是百度在香港二次上市的律所。让人尴尬的是,律所‘自己抄自己作业’,居然出现了封面资料的公司名字错误这种低级失误。

招股资料是非常严谨、具备法律效力的文件,对于投资者非常重要,需要层层把关。出现这一低级错误,上市公司、投行、律所均难辞其咎。

根据哔哩哔哩全球发售书,不计超额配股权,2020年12月31日后,哔哩哔哩预计将产生上市开支3.094亿元。开支主要用于包销费、保荐费、审计费、律师费等。

或许是招股书闹如此乌龙事件影响下,哔哩哔哩港股上市首日明显低开,最终收至800港元/股,收跌0.99%,市值约为3045亿港元。

营销费用致亏损

哔哩哔哩是年轻一代领先的视频社区,于2018年3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B站的内容品类包括生活、游戏、娱乐、动漫和知识等众多领域,其用户结构年轻、平台粘性较强。

对于社区平台而言,平均月活用户是一项非常关键的指标。近年来,哔哩哔哩的月活用户增长较快。2020年第四季度,哔哩哔哩的平均月活用户达到2.02亿人,较2019年同期增长55%。

随着月活跃人数的提高,公司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也在上升。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哔哩哔哩的月均付费用户约为17.9百万人,同比增长103%。

受益于付费用户的上升,哔哩哔哩的营收增长较快。2016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从5.23亿元上升至119.9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118.86%。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约77%。

然而,营收增长较快的同时,哔哩哔哩亏损规模自2017年以来持续扩大。招股书显示,2020年B站的亏损达30.12亿元。

研究发现,营销费用增长是导致公司2020年亏损扩大的最重要原因。数据显示,哔哩哔哩2020年营销费用支出达34.92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的11.99亿元增长将近两倍。与此同时,B站营销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在逐年升高。数据显示,该比重由2018年的14.2%上升至2019年的17.7%,进一步上升至2020年的29.1%。

移动游戏业务收入占比下降

哔哩哔哩的主要业务分成移动游戏、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从收入构成来看,哔哩哔哩的移动游戏一直贡献最大占比的收入,但是该项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持续下降。2017年至2020年,移动游戏业务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由83.4%下降至40%。

与此同时,B站增值服务、广告、电子商务及其他业务营收占比呈上升趋势。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增值服务、广告业务、电商及其他业务营收占比分别达到32.0%、15.4%以及12.6%,分别较上年同期上升7.8个百分点、3.3个百分点以及2个百分点。

整体而言,作为一家备受Z时代用户欢迎的新锐互联网公司,哔哩哔哩成长迅速。但是,作为一家美股与港股两地上市的公司,内控与合规是底线。内控与合规不及格,招股资料出现明显错误,那么其财务数据、业务数据是否严谨可信?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