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2万吨新产能投产 赤水河流域酱酒竞夺加剧

郎酒2万吨新产能投产 赤水河流域酱酒竞夺加剧
2020年10月26日 23:22 中国经营报社

本报记者 党鹏 成都报道

“端午制曲,重阳下沙。”10月25日,正值重阳佳节,秉承酿酒传统的郎酒集团,在吴家沟生态酿酒区举行了隆重的下沙仪式,并宣布吴家沟基地正式投入使用。

据悉,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总投资50亿元,项目全部建成后,将新增酱酒产能2万吨、制曲6万吨,为郎酒新增年产值200亿至300亿元。由此,郎酒集团的酱酒总产能达到5万吨。

“吴家沟生态酿酒区重大技改升级,一步新增一个百亿酱香郎酒,使郎酒酱酒产能、储能、势能站到了行业最前列。”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表示,作为郎酒百年发展史上的关键工程,郎酒将从吴家沟再出发,加速实现郎酒三大目标。

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借助酱酒热潮扩产的不仅仅是郎酒,赤水河流域这两年扩产企业诸多,其承载能力即将到达天花板。”白酒行业观察人士张皓然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酱酒扩产潮一方面将对其他香型白酒产生更强的挤压效应,另一方面酱香酒将在未来几年形成一枝独大、几花齐放、遍地开花的格局。“但酱酒高质量的产能和高质量的发展模式将是进一步的考验,现在是市场不缺酒,而是缺好酒、缺老酒。

5万吨产能助力百亿郎酒

沿着赤水河流域,从贵州省茅台镇到四川省二郎镇,50公里长的赤水河两岸,已然成为酱酒的黄金生产区,这里布局了多家酱酒企业,目前该流域的总产能为20万吨左右。

相关资料显示,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坐落于赤水河南岸酱酒黄金产区,是郎酒庄园五大核心生态酿酒区之一。2012年至今,占地1200亩的吴家沟工程历时8年打造,3栋制曲车间、42栋酿造车间星罗棋布,全部建成后将新增制曲产能6万吨,新增酱酒产能2万吨,新增年产值200亿至300亿元。

此外,据介绍计划总投资50亿元的吴家沟工程建设,已完成实际投资30亿元,新增产能预计每年新增本地采购米红粱4.5万吨、小麦6万吨,新增就业5000人,可助力10万个农民增收脱贫,新增税收50亿至100亿元。

“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是郎酒历时8年建起的全国最大的单一酱酒生产基地,必将为郎酒和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泸州市委书记刘强表示,该市正在着力打造千亿白酒产业、建设世界级优质白酒产业集群。

显然,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启用对于郎酒有着重要意义,公司也由此迎来了技改升级的历史性节点。作为全国知名酒企和川酒“六朵金花”之一,郎酒一直受到市场和业内人士广泛关注,今年6月,证监会网站发布了郎酒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公司征战资本市场的计划得到诸多看好与期待。

从企业情况来看,郎酒在近年来坚持高品质发展路径,并步入快速发展轨道。公司2018年营收重回“百亿俱乐部”,其2019年业绩与19家白酒上市公司相比,次于排名第七的古井贡酒(营收104.17亿元)。

如今,郎酒描绘出以吴家沟再造一个百亿酱香郎酒的宏伟蓝图。汪俊林表示,2020年郎酒酱酒产能3万吨,老酒储量13万吨,吴家沟全面投产后,酱酒产能将提升到5万吨,再争取用5年时间达到30万吨老酒储量。“使得郎酒产能、储能、势能均占据行业领先地位,站在百亿起点,千亿郎酒就此起航。”

酱酒风口推动扩产潮

在赤水河流域,扩产的酱酒企业不止郎酒一家。就在郎酒所在地二郎镇对面,贵州省习水镇的习酒厂区,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扩产建设场面。按照规划,习酒总投资80亿元、总占地面积约1331亩的改扩建项目建设正全力高速推进。由此,该项目建成后将实现茅台集团旗下茅台酒、系列酒产能各5.6万吨,以及习酒产能5万吨。

此外,今年5月22日国台酒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拟投入20亿元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拟投入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记者注意到,在仁怀市的“2019年重大项目建设名单”中,关于白酒技改和扩产的项目多达30余个。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日前印发的《2020年度“千企改造”工程省级龙头和高成长性企业名单的通知》中,涉及酒企的项目多达25个。其中包括鸭溪酒业5000吨、劲牌酱酒5000吨、国服酒业4000吨、国台酒业6500吨、习酒公司3万吨等项目。此外,今年3月,在四川省发布的重点项目中,泸州市计划投资200亿元,在赤水河对岸的古蔺县茅溪镇打造一个酱酒园区,声称“再造一个茅台镇”,郎酒就是其中最主要的支撑。

这样的扩产潮,主要源于酱酒所带来的高利润。2019年,我国酱酒产能约为55万千升,占白酒总产量的7%左右,完成了行业21.3%的营业收入,实现了行业42.7%的利润总额,成为中国酿酒行业最具竞争力的板块。

从业绩来看,2019年,以茅台、郎酒、习酒为代表的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企业合计营收超过1260亿元,占全国酱酒销售的92%。

“由此,在各路资本的助力下,酱酒新一轮的扩产来势凶猛。”张皓然表示,这是2016年以来茅台引发的酱酒投资热,也体现了酱酒尤其高端酱酒资源的稀缺性。

就此,四川大学白酒研究院执行院长欧阳剑表示,目前茅台镇酱酒企业总计346家,而且按照国家规定不再新批生产企业。此外,欧阳剑测算,贵州和四川酱酒产区的总产能应该在35万吨~40万吨之间,除贵州茅台、郎酒、习酒等几家,产能比较分散。“因此在产业金融资本的支持下,此轮以高端酱酒为主的产能扩张仍有机会,5年后产能释放具有合理性和逻辑性。”

但是赤水河流域酱酒企业的扩产已然遭遇天花板。在汪俊林看来,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由此,汪俊林表示:“郎酒将从吴家沟再出发,再来一次‘四渡赤水’。”

为此,张皓然以高粱原料为主算了一笔账:以坤沙酱香酒年产10万吨为计算基础,一年需要50万吨高粱,即需要100万亩高粱地;仁怀市政府数据显示,2019年仁怀当地大约有30万亩高粱种植,加上周边种植面积100万亩已经属于天花板。100万亩约等于667平方公里,实际上整个仁怀市辖区面积才1788平方公里,高粱种植不可能占到辖区面积的33%。

“受建设用地、高粱种植面积、用水指标等因素影响,赤水河流域酱酒黄金产区的产能将达到天花板。”张皓然表示,“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启用,显然让坐拥5万吨酱酒产能的郎酒,进一步坐实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随着中国白酒品质化进程加快,加上酱酒消费市场逐渐地成熟与发展,其实背后支撑的是中国的产区概念。”白酒专家蔡学飞认为,围绕茅台镇、赤水河流域的酱香型产区,实际上是国内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的品类产区,包括郎酒在内的酱酒企业在产区内部进行扩产,一方面可以提前进行产能的地理占位,另一方面可以提高高品质酱酒生产能力,从而为企业的长久竞争力提供相应的背书以及支撑。“由此推动了整个赤水河产区酱酒品质的提升,也进一步规范了整个中国酱酒的经营生产,对于提高整个酱酒的品质有积极的意义。”

(编辑:刘旺 校对:颜京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