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突发!外资集体动手!市场最重要的时候到了?!

重磅突发!外资集体动手!市场最重要的时候到了?!
2021年04月08日 19:55 叶檀财经

外资正在集体动手!

4月7日,港股收盘之后,腾讯爆出大消息,大股东南非传媒巨头Naspers 宣布折价5.5% ~ 8.7%,减持腾讯2%的股份,股份总市值超过140亿美元。

事情这么大,消息根本压不住。

减持正式宣布之前,腾讯的股价便已经有了反应,香港市场上腾讯当日股价下跌超过3%。

受到大股东减持影响,美国市场上,腾讯下跌幅度更大,4月7日,存托凭证(ADR)下跌将近10%。

4月8日开盘,Naspers减持利空继续发酵,腾讯开盘下跌1.75%,成交量迅速增长,截止收盘,腾讯单日创出1486亿的天量。

借外资减持利空,大肆抄底腾讯,内外资算是狭路相逢,互道再见。

Naspers说,套现是为了增加财务的灵活性,想要拿这笔钱用来投资更多成长性企业,且在减持之前,已经和腾讯打过招呼,腾讯的态度是理解且支持。

是啊,股东要减持,除了说理解和支持,其他态度表达出来意义也不大,何况隔三差五小马哥和腾讯高管也会出于灵活性,减持点股票。

市场上,听闻腾讯大股东减持,风声鹤唳者不在少数,大家普遍联想到上一次减持之后的惨剧。

2018年3月22日,Naspers宣布减持腾讯股票,从33%削减至31%,减持的力度还是2%。

2018年那一次,减持之后,腾讯股价一连跌了大半年,从四百多块元硬生生跌到最低两百五十多,下跌幅度在40%左右,没腰斩,也差不多了。

要知道,腾讯在恒生指数的比重一直都非常高,以前最高超过11%,阿里小米在港上市之后,经调整,权重有所回落,但仍然有10%。

这种市场影响力,如果腾讯受减持影响股价大调整,很可能殃及池鱼,导致整个香港市场动荡。

市场确实在动荡,就在腾讯大股东减持几乎同一天,路透中文又宣布了一则外资减持消息。

4月7日,路透中文透露,根据中债登最新数据计算,境外机构投资者在3月份减持了中国国债165亿元人民币。

这是自2019年2月以来,海外投资者首次减持国债。

这还没完!

外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连续三个月下降,且三月份2020年3月份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份月份,单月下降规模达到350亿美元。

外管局说,外汇储备下降的原因主要是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

但据机构测算,汇率波动只能解释250亿美元的原因,剩下90亿是资本外流的结果。

无巧不成书,腾讯大股东减持、债券减持、外储减少,这三件事同时发生,外资到底怎么了?

我们此前反反复复强调一个观点,中国市场应该以我为主,内资分析框架和投资逻辑,应该早点独立起来,减少外部因素的“人为叨扰”。

这么说的长期因素是,但凡成熟市场,尤其大国成熟市场,抵御外部变化的能力,市场的成熟度是衡量企业成熟度的重要标志,如果总听风就是雨,市场敏感到,外因比内因还重要,这是不正常的,所谓金融话语权,如果自己的主场都掌控不了,这和空谈无异。

短期来说,美债收益率快速上行,中美利差快速收敛,必然导致部分外资因环境变化,而做出新的选择。不敢说逆转资金流向就此逆转,但流入规模不如过往是大概率事件。

这两年,外资是增量资金的重要来源,以2020年为例,股票市场外资大笔买入1.3万亿,债券也买了1万多亿。

这些外资不仅是增量资金,而且部分主导了中国市场的投资风格,所谓价值投资,基本就是外资大举涌入之后,内资沿着外资的轨迹,共同作用的结果。

如今增量不再,曾经的领路人没了,内资缺了指引,必须自己做出选择。

做什么选择呢?

是和外资一起退?还是在外资退的时候,不退反进,进一步攫取话语权,Make your choice的时候到了。

目前有很多机构,已经在调低市场预期了,调低预期的结果并不是说,满仓之下的降低收益率预期,而是很可能采取降低仓位的办法,进而降低收益率预期。

外资来了,内资跟着进,市场结构性牛市,外资退了,内资也跟着走,这市场会变成什么样?

从投资逻辑来看,风险优先无可厚非,但从市场结果来看,大家都撤,指数不会太好看。

散户永远是被情绪裹挟的群体,凯恩斯的动物精神在投资市场,在散户群体中体现的最彻底。

指数不断调整,会造成市场情绪的不断恐慌,恶性循环上来了,再想扳回来太难了。

2018年的时候,央行行长易纲曾说,中美利差在舒适区,没必要太过担忧。

可结果呢?利差是在舒适区,可股市早早进了难受区。

如今,中美利差迅速缩窄,比2018年的舒适区还舒适,但市场又一次陷入疲惫怪圈,曾经的鬼故事,好像又要鬼一次。

4月7日,据中国基金报消息,美国财政部公布了与拜登匹兹堡基建宣言配套的税改计划。

这套税改计划,计划把公司税率从21%提高到28%。

道理上,美国提高税率,非美国家不提高税率,屁股决定脑袋,美国企业应该会加速离开美国,从而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

我们能想到的,拜登和耶伦也想到了。

据彭博报道,4月5日,耶伦在公开讲话中表示,将与G20国家合作,在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方面达成一致,以结束为吸引企业投资、长达30年的低企业税率竞赛。

今日报告则称,“该计划通过拒绝美国对在未实施严格最低税率国家中的外国公司关联方付款进行抵扣,从而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最低税收规则,旨在帮助平衡外国和美国公司之间的竞争环境。”

这是美国强迫大家统一企业税。

特朗普是明面上实行美国霸权,拜登这上来,采取暗地里威胁恫吓的方式,其实还不如特朗普。

美国债台高筑,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尽可能把税收都转移到美国,从而缓解美国政府缺钱的问题。

据美国财政部测算,通过这些操作,十年间将把大约2万亿美元公司利润带回美国税收网络。

3月26日,外管局发布了《2020 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在这份报告里,赫然列式了外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的利润利息、股息红利。

你猜猜这些利息红利有多少?

外管局的数字,2020年是3315亿美元。

美国企业利润回流美国的话,大头可能都在这。

美国加税,中国近期也在“税”上做文章。

4月7日,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在答记者问的时候说,“十四五”期间“健全直接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

王建凡表示,近年来通过深化税收制度改革,中国税制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直接税比重逐步提高,从2011年的28.4%逐步高到2020年的34.9%,“这个比例是用直接税的税额除以全部税收收入得出的”,税收对国民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和自动稳定器的机制作用逐步增强。

直接税主要有哪些?

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房地产税是直接税的三大税种。

房地产税一直是只闻声音响,不见人影来,稳妥推进,按照惯例,应当还是以稳妥为主。兹事体大,涉及民众资产的70%,论证时间长点没毛病。

不过房地产税稳妥着,意味着个税和企业税将是增加直接税比重的重头戏。

现实情况也是如此。

根据粤开志恒宏观最新的数据,2020年,企业税占比为23.6%,个人税为7.5%,两者合计已经接近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提供的34.9%这个数字。

如果没有拜登的政策,企业税和个人税有所动作尚能理解,可目前的情况,对企业税进行调整,时机上可能要思量再思量。因为中美利差变化,外资已经动了走出去的念头,如果此时跟着拜登,结果只会是应了拜登的意,加快外资的步伐。

当然,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在这摆着,我相信,即便有动作,我们也有信心,稳得住外资投资的基本盘。

大国政经,有的政府能做,有的得靠市场自己来。政府能够见招拆招,应对美国,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我们的市场呢?

夺取金融市场话语权的时候到了,这时候,不该怂!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