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货币帝国:金本位时代终结

黄金货币帝国:金本位时代终结
2020年06月25日 11:00 格物资本seekforcapital

黄金货币帝国”系列

第一部分:根基何来?

第二部分:遍布欧亚

第三部分:掌控全球

第四部分:金本位帝国的裂隙

第五部分:金本位的休克、复活与变异

本文为“黄金货币帝国”系列第 六 部分

格物者说:一战后的“金块-金汇兑本位”国际货币体系本身建立于脆弱的根基之上,如同一座裂痕斑斑的危楼。在大萧条的背景下,随着黄金挤兑恐慌的猛烈来袭,这一“危楼”快速土崩瓦解,金本位时代随之终结。

复苏的绊脚石

英格兰银行总裁诺曼期冀着重返金本位将帮助英国重建辉煌,然后,事实并不如愿。在1925年5月重返金(块)本位后,英国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重返一战前的繁荣与稳定,相反,金本位成为阻碍英国经济复苏的巨大障碍。

英国将英镑与黄金的兑换比价,恢复到一战前水平,这使得英镑汇率被高估,英国的出口商品在国际上竞争力下降,当时英国国内许多与对外贸易密切联系的产业都受到严重冲击,如煤炭、钢铁、造船业。

此外,为了维持英镑与黄金一战前兑比,维持英镑的高汇率水平,英国采用了收缩的货币供应,并提高国内利率。收缩货币供应,使得英国国内进入通缩状态,物价下降,经济预期悲观,抑制了生产和投资;而高利率使得企业融资成本偏高,也抑制了国内生产投资,同时使得资金从工业生产领域涌入资本市场,英国的实体工业部门呈现空心化。

恢复金本位,使得英国经济复苏非常缓慢,远不如其他工业国。英国成为20世纪20年代欧洲大国中唯一经济停滞的国家。经济萧条造成失业率高企,英国政府还试图削减工人工资来稳定经济,还引发了各种劳资纠纷问题,罢工频繁,社会动荡,政治变局。

▼图:1926年,英国工人为争取自己工资不被削减,而举行大罢工,为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大罢工。图片来源于:Market Business News。

屋漏偏逢连夜雨,接踵而至的全球经济大萧条(1929-1933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年)将英国经济拖入更深的衰退泥潭。从一战开始到二战结束(1914-1945年),这漫长三十年间,英国经济基本处于停滞或衰退状态。

▼图:1918-1938年英国失业率。图片来源于economicshelp.org。

▼图:1918-1938年英国物价指数和GDP指数。图片来源于economicshelp.org。

一战后,英国国内的经济衰退和出口竞争力下降,也影响着其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国际影响力日益弱化。同时,经济实力下滑的大英帝国,对其殖民地和附属自治领的控制力也随之削弱(尤其二战后,随着一系列民族独立运动的兴起,曾经的日不落大英帝国随之瓦解)。

裂痕斑斑的危楼

伴随着英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的下降,英国逐渐失去对国际货币秩序的主导权,英镑的“纸币之王”的信誉也日渐消损。

此外,一战打破了战前各国势力平衡关系,也严重打击了各国在国际货币秩序上的通力合作关系,战后各国因债务、赔款等问题而摩擦不断,在货币金融政策的制定上,更多地是考虑本国的利益,而不再顾及国际大局稳定。

英国对货币秩序控制力的削弱,加上国际合作协调关系的破裂,使得整个“金块-金汇兑本位制”国际货币体系如同一座危楼,裂痕斑斑,根本承受不了任何外力重击。

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Robert Triffin)对一战后的“金块-金汇兑本位制”评价道:这让1914年以前的那“建筑物”(一战前金本位)表面确实得到了修复和重建,但其内墙却已摇摇欲坠,凑合修补无济于事。

1927年7月,英、法、美、德四国在黄金兑换问题上的妥协,就是国际合作弱化的最佳证明。

1927年5月时,因对英镑在国际金汇兑本位中核心地位的不满,以及为让法郎重新估价(回到战前水平),法兰西银行新任行长埃米尔·莫罗要求英格兰银行准备价值3000万英镑的黄金,用以兑换法国所持有的同等价值的英镑储备(而此前1926年8月-1972年2月,德国也曾向英国大规模兑换黄金)。法国的兑换要求对英国极为不利,会迫使英国银行业利率上升,从而进一步打击本已疲弱的经济,另外,还可能造成对英镑的信任危机,从而危及金平价固定汇率和国际金块-金汇兑本位体系。

问题的解决得益于美国纽约联储银行行长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的协调。1927年7月,英、法、德、美四国代表在纽约长岛的秘密会晤。会后,美联储降低贴现率、大幅放宽信贷,而英国轻微紧缩货币,这使黄金流出美国,进入英国,同时斯特朗同意将储存在伦敦的价值1200万的黄金兑换成英镑,这样一来,英国就可以向法国交付黄金了。法国也同意延迟黄金交付的时间。德国方面则同意停止有损英国利益的套利操作。

▼图:1927年7月在纽约长岛的秘密会晤。从左至右分别是:Hjalmar Schacht(德国经济学家、银行家,1923年11月任魏玛共和国的货币局长,之后担任魏玛共和国的央行行长,1930年3月卸任行长。1933年又再次出任希特勒纳粹政府的央行行长);Benjamin Strong(1914.11-1928.10担任美国纽约联储银行行长,对一战后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重建有重大影响); Montagu Norman(1920-1944年担任英格兰银行总裁,一战后全球最具金融影响力的人物,和德国的Hjalmar Schacht是私人好友,和美国的Benjamin Strong也有长期的信任与友谊); Charles Rist(法国顶级货币经济学家,法兰西银行行长埃米尔·莫罗的助手)。图片来源于:Research Gate @Priscilla Roberts。

▼图:Benjamin Strong (1872.12–1928.10),美国银行家。1914年11月,美国联邦储备体系(Federal Reserve System)成立,Strong担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直到去世。在他担任纽约联储行长的14年里,事实上就是整个美联储体系的领导人(相当于现在的美联储主席),他对整个联邦储备体系的政策和行动有着巨大影响力,并对一战后美国及欧洲国家的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重建也有重要影响。图片来源于:Research Gate @Priscilla Roberts。

这次英美德法四大国的协调合作,看似圆满成功,但却也凸显了几大问题:

第一,英、德、法三国之间信任关系破裂,德国和法国要求向英格兰银行大量兑换黄金,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有合理性,但这也反映出国际金块-金汇兑本位的脆弱性,如果没有这次协商合作或协商失败,那么英国很可能就会陷入黄金挤兑危机,新的国际货币体系还没建立就胎死腹中;

第二,各国之间交叉储备着他国的外汇(主要是英镑和美元),形成一个连锁网络,使得整个国际货币体系更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也意味着危机能快速传导蔓延;

第三,英国在国际货币金融事务上的控制力下降,美国地位上升,在国际货币金融事务上分量越来越重。

此外,美国为配合这次国际合作,而放宽了货币信贷,但货币扩张助涨了美国股市的投机性,吹大了美股的泡沫,为1929年股市大崩盘添了一把火。当时美联储放宽货币的政策受到许多美国人指责。

在经历了1927年一系列事件后,美国在国际货币合作和维持金汇兑本位的积极性也受到了打击。1928年初开始,美国开始紧缩货币(目的为遏制美股投机潮),并停止向国外提供贷款,不再考虑国际关系。1928年10月,纽约联储行长Benjamin Strong因病去世,英美两国在货币金融上的合作变得越来越难。

英美国际合作的停滞,意味着国际货币体系彻底陷入了无合作状态,“金块-金汇兑本位制”也随之达到最脆弱的时刻。而正值这最脆弱的时刻,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性经济大浩劫正在逼近。

经济大浩劫

美联储从1928年初开始紧缩货币,以抑制股市投机和黄金外流之势。然而,美联储的这一行动产生巨大的外溢效应,引发全球金融和货币市场的剧烈震荡。这主要因为当时美国的经济和金融地位已非同一般(一战期间及战后,美国贸易顺差持续扩大,对外债权也不断累积,黄金储备量世界第一,美元的地位也不断上升,与英镑比肩,美国在国际货币金融合作中分量越来越重),其货币政策的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了本国领土。

美国货币紧缩,促使其利率走高,这也会吸引国外资本流入美国,再加上美国不断扩大的贸易顺差,以及手握巨额债权,这样美国会变成一个虹吸资本的“大磁石”(全世界资金向美国集聚)。这对其他国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伤害:不断扩大的国际收支逆差,最终将造成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流失殆尽,各国坚守的“金平价固定汇率制”会随之崩溃(详细阅读:金块-金汇兑本位制)。因而,为了坚守金本位,各国跟随美联储采取了货币紧缩政策。

全球性的同步货币紧缩,带来的是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在1929年10月美股大崩盘之前,全球的经济形势已经很严峻了,许多国家都进入衰退状态(包括美国本身)。

终于,1929年10月29日,华尔街美股大崩盘,标志着20世纪30年代全球性经济大萧条开始。美股大崩盘就像潜伏已久的癌细胞在人体内突然扩散,宣告着病人的死亡倒计时。

▼图:1929年美股大崩盘。图片来源:sniper market timing。

在美股崩盘爆发后的后续补救过程中,各国的经济政策受到金本位的束缚(本该下调利率、货币贬值、扩大政府支出,但为了维护金本位义务,各国在经济补救政策上均未积极应对,直到后来被迫放弃金本位)。

“金本位”在当时就像一个思想紧箍咒,各国的政策制定者都被其束缚。面临通缩和衰退的危险,各国仍旧认为“维持金平价固定汇率制度是治愈经济危机的灵丹妙药”。

再加上各国以邻为壑的国际政策,贸易和金融保护主义思潮占主导,国际合作破裂、停滞,种种因素的累加,使得1929年美股崩盘演变为一场波及全球的、持续数年的经济大萧条。

正如著名货币金融学家Barry Eichengreen所称:一战后的金块-金汇兑本位将不同的经济体紧密联系在一起,将不稳定冲击从美国传播到全世界,放大了初始的不稳定冲击。

土崩瓦解

金本位是20世纪30年代全球性经济大萧条恶化和持久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反过来,这场大萧条彻底摧毁了金本位。

1930年底,经济危机开始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各主要工业国(包括美、德、英)都被拖入危机和衰退的泥潭之中。国际金融领域的风险性和脆弱性也显现出来了。

1931年5月,奥地利最大的商业银行(拥有50%以上的奥地利全部银行储蓄)——Credit-Anstalt破产,此消息震惊世界,该事件也成为了引发欧洲银行业挤兑危机的导火索。此后,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波兰和德国均出现银行挤兑风潮,其中德国最为严重。

▼图:1931年德国柏林的一家银行面临挤兑。图片来源:Andrew and Joshua。

恐慌情绪蔓延快速波及到各中央银行。人们出于资金安全考虑,而纷纷到银行挤兑现金,同时由于担忧本国纸币贬值,人们纷纷转而换成外汇和黄金。同年7月,德国的中央银行(德意志帝国银行)的黄金储备从23.9亿马克骤减至13.6亿马克。

1935年夏季,奥地利、匈牙利和德国的央行都被迫中止了黄金兑换,并限制外汇买卖,标志着这些国家脱离了金本位。

由于对金平价产生信任危机,一些央行(如法兰西央行)也纷纷加入到这次黄金抢夺战中,黄金挤兑危机很快传导至英格兰银行。

作为国际金块-金汇兑本位的核心支撑力、全球黄金承兑的“终极承兑人”,英格兰银行处挤兑风口,其黄金储备大幅流失。

▼图:1931年英格兰银行的黄金储备和贴现率。图片来源:econbrowser.com。

在迫于巨大的黄金挤兑压力之下,英格兰银行最终于1931年9月19日被迫宣布中断黄金兑换,放弃金块本位制。在随后的几个月中,英镑的汇率飞流直下。

英国在一战后重建金(块)本位,耗费了七年四个月时间(1918.1-1925.5),而其存续时间却仅仅六年四个月(1925.5-1931.9)。作为金本位的尝试先驱,以及国际金本位的推动者和领导者,英国从此彻底告别了金本位。《经济学家》评论称:一个时代终结了!

英国终止黄金的承兑义务,意味着金本位最坚定的支撑者已失去承兑公信力,这立即引发崩溃的连锁反应。之后一年里,20多个国家(瑞典、丹麦、挪威、加拿大、芬兰、葡萄牙、保加利亚、南斯拉夫、日本等国)紧随英格兰银行步伐,纷纷宣布终止其纸币与黄金的兑换。

▼图:1919-1937年,全球主要国家金本位实施与中断情况。制图丨格物·资本。

英格兰银行宣布终止黄金承兑后,黄金挤兑危机快速传导至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同样是1931年9月,比利时央行和法国央行立即转向到美联储大量兑取黄金,这一事件传开后,立即引发美国民众恐慌,民众也随即到银行挤兑纸币现金和金币,数日之内,美国800多家银行倒闭。随后,英国的黄金挤兑悲剧在美国重演。

虽然美联储坐拥全球最多的官方黄金储备,但也扛不住巨大的挤兑压力。1933年3月,美国参众议院通过《1933年紧急银行法案》(the Emergency Banking Act of 1933),赋予总统管制黄金和外汇交易的权力。

此后,罗斯福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禁止金银出口和私藏;要求民众上缴所以金币、金条和黄金券,全都向银行兑换成纸币,银行再将黄金上缴美联储;终止所有黄金支付行为;禁止银行体系从事外汇交易和黄金买卖),将黄金集中到政府手中。标志着美国事实上中断了金本位。

1934年1月,美国国会通过了《黄金储备法案》,将黄金由每盎司20.67美元提升到每盎司35美元,并下令停止美元在国内兑换黄金(私人不能拥有黄金)。但是,美国仍允许外国政府(或外国央行,或国际结算银行)以“1盎司黄金=35美元”比率兑取黄金,保留着一种弱化的金汇兑本位,这为日后美元崛起、成为“纸币之王”打下了根基。“1盎司黄金=35美元”的比价一直沿用37年,直至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

▼图:1934年1月30日,美国罗斯福总统签署《黄金储备法案》(the Gold Reserve Act)。图片来源于:Bettman/CORBIS。

在英国和美国终止黄金兑换后,以法国为首“黄金集团”仍在坚守金本位。不过,汇率危机很快也传到至法郎,法郎贬值危机加剧,法兰西银行黄金储备大量流失。1936年9月,法国也被迫放弃金块本位。

至此,世界主要工业国几乎都脱离了金本位(美国除外)。从搭建成型到轰然坍塌(1928-1936),国际金块-金汇兑本位这座“危楼”的存续不足十年。

金本位时代总结,黄金货币帝国也正式宣告崩裂!

提醒:后续还有“黄金货币帝国”文章系列更新,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金色的羁绊:金本位与大萧条》(Golden Fetters: The Gold Standard and the Great Depression,1919-1939),Barry Eichengreen(美),范千千韩琼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11

《黄金简史》(The Power of Gold: The History of an Obsession),Peter L. Bernstein(美),黄磊郑佩芸译,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8

《三百年沉浮——国际货币秩序的变迁》,朱雄兵,基金管理出版社,2010.8

再议金本位制和30年代大危机:起因、扩散和复苏,陆寒寅,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1期

固定汇率、经济危机与流动性陷阱——以历史的视角看希腊危机,匡桦,国际金融研究,2012年第8期(50-58页)

大萧条与金本位,彭志文,宏观经济管理,2009年第11期

英格兰银行的金本位政策研究(1918-1939年),张勇,南京大学硕士论文,2014.5

版权声明

新浪看点号“格物资本”发布的所有原创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稿、图片、漫画、音频、视频等,其版权均归属于本号及其运营者(运营者已实名制),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修改或发布。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