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货币史:美元的超速国际化

美国货币史:美元的超速国际化
2020年08月10日 22:09 格物资本seekforcapital

【格物·货币】是格物资本旗下内容大类目之一

“美国货币史”内容系列从属于【格物·货币】

第一部分:美元诞生记

第二部分:金本位信徒

第三部分:美钞演变史

本文为“美国货币史”系列第四 部分

格物者说:美元的国际化进程只用了短短30年,其速度之快,是历史上任何一种主权货币都无法企及的,而助其实现超速国际化的一个最重要因素,无疑是第一次世界大战。

经济实力

一种主权货币要想成为国际货币,前提条件当然是必须有强大的经济实力。

1870年前后,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启,人类生产力再次跃升到一个新高水平。在众多的工业国中,美国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益国,从这一时期开始,美国经济实力突飞猛进,在一战爆发后,美国更是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并在此后百年里,一直稳占经济强国的龙头地位。

在以技术革命为核心超级引擎驱动下,美国众多的优势经济因素被充分释放,这些因素包括:丰富的自然矿产资源(石油、铜铁锌铅等金属矿、煤炭矿的开采与冶炼,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来源);稳定的政治环境(南北内战后美国统一,为资本主义发展扫清障碍);来自欧洲的资本流入和大规模移民(提供了资本和劳动力);广阔的市场和人们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巨大的需求)。

自1870年代开始,美国的经济以全球最高增速迅猛发展。到1900年时,美国的制造业产值已经超过英国,跃升至世界第一。一战的爆发重创了欧洲经济,而美国则大发战争财,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

▼图:1750-1900年八个主要工业国的制造业产值占世界比重构成。1900年时,美国在世界制造业产值中的占比为23.6%,为世界第一。图片来源:SlidePlayer。

▼图:1870年和1913年,各国制造业产值占世界比重变化。美国到1913年时比重已升至35.8%,经济优势地位进一步增强。相比之下,大英帝国却从31.8%大幅下降至15.7%。图片来源: SlidePlayer。

▼图:1760-1900各主要工业国的相对人均工业化水平,将英国在1900年的值设为100。19世纪末时,美国在这一指标上超过英国。图片来源:wikimedia。

在国际贸易方面,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后,作为后起之秀工业国的美国正好遇上了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扩张期,这一时期的的国际贸易最鲜明的特点是:资本主义扩张和殖民主义扩张并行,先进工业国对落后农业国的原材料掠夺和市场开拓,工业品与农产品及原材料的“剪刀差”贸易。

自1870年开始,美国也成为了“剪刀差”贸易的工业品输出方,农业品及原材料的进口方。在美国的出口商品中,工业制成品和半制成品比重较以往有明显上升;在进口商品中,原材料和食品的比重较以往明显提升。

▼图:1870-1910年,美国的进出口贸易扩张,尤其是19世纪末以后,贸易规模扩大明显加快。图片来源:SlidePlayer。

此外,1914年一战爆发后,欧洲陷入战火之中,经济贸易受到重创,美国借此历史良机,从中大发战争财,大量食品和军火武器从美国出口到欧洲,而欧洲对美国的出口则大幅下降,出口的飙升和进口的下滑形成巨大差距,为美国带来了丰厚的贸易顺差。在1915年时,美国摇身一变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

▼图:一战时美国的进出口增长,出口明显增幅明显快速进口。图片来源:SlidePlayer。

当时,陷入战争的欧洲国家通过减持美国债券、输出黄金、举新债来支付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这使得美国从一个债务国身份转变为一个债权国身份,黄金储备量也大幅增加。

经济实力的增强、国际贸易地位的上升,为美元国际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两项制度安排

经济实力和贸易地位是美元国际化的必要条件,但并不是充分条件。美元国际化还需两大充分条件:金本位货币制度和联邦储备体系。

美元国际化的正式开端,始于美国金本位制的确立。因为自1816年英国正式确立金本位制以后,大多数工业国都相继采用了金本位,金本位逐渐自发形成一种国际性的货币制度——国际金本位,在这样的国际货币体系下,黄金是衡量一国主权货币的价值标准,各国货币之间的汇率关系是以黄金为中心来计算的。在一战前,真正被认可为国际货币(用于贸易计价结算和储备货币)的,只有三个:英镑、法郎、马克,这三种主权货币都和黄金挂钩,都可与黄金自由兑换。

所以,美元要想融入到国际货币体系中,成为一种国际货币,被其他国家的政府或民众认可和接受,就必须先将美元和黄金挂钩,必须采用金本位。

1900年,美国国会通过《金本位法案》(Gold Standard Act of 1900),在法律上确立金本位制,规定黄金作为美元的唯一价值标准,1金衡盎司纯金(480格令)法定价值为20.6718美元,美国发行的一切货币都必须与这一标准保持一致,金币为标准货币,面值1美元金币的重量标准为25.8格令,含23.22格令纯金。详细阅读:《美国货币史:最晚金本位信徒》

1900年《金本位法案》明确了美元和黄金的固定价值关系,让美元真正融入到国际金本位货币体系之中,开启了美元国际化进程。

此外,确立金本位制对美国经济也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尤其是在外贸方面,国际金本位下稳定的汇率关系,为国际贸易与投资创造了极佳的条件,这对于正处于工业化高速发展时期的美国商品出口极为重要,也非常有利于美国企业向海外投资。

除了金本位制外,对于美元国际化另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是:联邦储备体系(美国央行体系)的建立。

1913年美国国会通过《联邦储备法案》,由此建立了美国的中央银行体系——联邦储备体系,从此,纸币(美钞)的发行权统一于美联储。此后,联邦储备券逐渐成为美国货币流通中唯一的法定纸币(美钞)。详细阅读:《百年曲折央行路——美联储的诞生》

《联邦储备法案》规定,联邦储备券的发行以40%黄金为支撑,这保证了美钞不被滥发,从而确保了美钞的币值稳定。我们这里所说的“美元国际化”,实际上就是指的“美钞国际化”。(金币本身是全球通用货币,不存在国际化问题,但美钞不同,它带有主权属性,只有主权货币才需要国际化)

在一战期间,当英法德等欧洲国家纷纷中断其纸币与黄金的可自由兑换时,美国曾一度是唯一允许美钞与黄金按战前固定比价(1金衡盎司黄金=20.6718美元)自由兑换的工业国。在世界大战中“独秀一枝”的坚挺形象,让美元快速获得了国际市场的认可。在国际金本位体系下,哪种货币能长期稳定与黄金保持固定价值关系,并实现自由兑换,哪种货币就更容易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美钞之所以能保持与黄金的稳定自由兑换关系,不仅得益于一战战火未波及美国本土,还得益于一战期间,欧洲的黄金通过贸易支付和避险的形式源源不断流入地美国,为美钞的可自由兑换提供了充足的黄金储备。

▼图:1870-2010年美国黄金储备(单位:吨),从1914年一战爆发后,欧洲的黄金便持续流入美国,使得美国的黄金储备快速增加,这种快速增长趋势一直持续到二战(1939年),在二战及战后期间(1940-1956年间),黄金储备量达到顶峰水平。图片来源:multi-act.

金元外交

在美元国际化进程中,除了坚实的经济基础和两大制度保障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政治驱动因素——金元外交(Dollar Diplomacy)。

1912年,时任美国总统霍华德·塔夫脱,在国情咨文中提出“金元外交”政策。塔夫脱希望拓展美国的海外利益(主要是在拉美地区),提出以“金元外交政策”(鼓励美国银行家和企业家到国外去投资)替代以往的“枪炮外交政策”(用坚船利炮武力征服获取利益)。“金元外交”实际上是一种资本渗透,通过对外投资来夺取更多的海外市场和殖民特权。

▼图: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美国第27任总统(1909—1913)。图片来源:Biography。

“金元外交”政策最初的主要对象是拉美国家,当时的拉美国家也正好需要美国经济资金方面的扶持。通过“金元外交”,拉美地区国家和美国的经济联系加强,美元在拉美区域逐渐成为区域性的主导货币。在1915-1924年间,在英镑主导的国际金本位体系下,一个亚体系(拉美地区)——美元区开始形成。在美元实现国际化之前,先实现了区域化。

后来伴随着美国经济影响力和国际地位的不断上升,以及大英帝国及英镑地位的衰落,美元区也变得越来越大,在国际金本位崩溃后(1936年),美元区基本覆盖到了大部分拉美国家,还有亚洲的菲律宾。

1931-1937年间,由于国际金本位的崩溃,国际货币格局出现了剧烈变化,从原先英镑独霸的局面,变成了英镑区、美元区、法郎区三分天下的局面。在美元区内,其他国家的货币均和美元保持固定比价,美元地位等同黄金,各国货币发行以美元和黄金作为发行准备,美元是最基本的贸易计价、结算货币,也是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美元区内没有外汇管制,其他货币可与美元自由兑换,而美元则可与黄金自由兑换。

▼图:1919-1937年,全球主要国家金本位实施与中断情况。制图丨格物·资本。

打通欧洲

美元要实现国际化,仅靠在拉美地区占山为王显然是不够的,要真正实现国家化,美元还必须要打入到传统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核心区——欧洲。

在1913年的《联邦储备法案》中,有一项重要内容是:允许美国的银行机构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此前是不允许的),并允许自由交易美元承兑汇票。这对美元在国际贸易中计价和结算的推广起着关键作用。

而就在接下来的一年后,刚好就遇上了欧洲的一战爆发,这次世界大战为美元在国际贸易上的推广,创造了绝佳的历史机遇。

一战扰乱了欧洲的经济秩序和贸易信贷市场,并迫使各参战国中断黄金自由兑换,损害了欧洲国家货币(英镑、法郎、马克)的信誉。而且一战期间,欧洲对美国商品和食品的需求急剧扩大,从美国的进口量大增。而贸易往来需要相应的计价和结算货币。此时,相比于币值剧烈波动的英镑、法郎、马克,只有美元保持着以“1金衡盎司黄金=20.6718美元”和黄金自由兑换,美元自然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很快,德国和英国的银行机构就接受了来自纽约的美元承兑汇票(以美元计价的票据,主要用于对外贸易)。

美元承兑汇票打入欧洲市场后,美国的银行机构纷纷开展起美元承兑汇票业务。与此同时,美国的银行业也开启了海外扩张的征程,到1920年底,美国的银行机构已经在海外开设了181家分支机构,支持当地的进出口商接受或开立的美元承兑汇票。

随着美元承兑汇票业务的发展壮大,美国和欧洲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商们越来越认可和接受美元。同时,纽约还建立起了美元承兑汇票交易中心,吸引了很多外国银行机构(包括外国央行)加入投资。

美元打通欧洲,除了依靠贸易,还需依靠投资和贷款。一战后,美国积极推动对一战后欧洲的贷款和投资,提高美元在欧洲市场的地位(这被视为美国“金元外交”政策在欧洲的延伸)。

一战后,美国从债务国转变为债权国。而一战后的欧洲急需资金以恢复经济,资金宽裕的美国自然成了欧洲大陆寻求国外融资的首选地。1921年时,时任纽约联储行长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前往欧洲与各国就美元贷款问题进行磋商,并运用各种可能的手段鼓励各国从纽约安排贷款。

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资本一直从美国流向欧洲,美国的银行机构为欧洲政府和公司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将其卖给美国投资者。由于向欧洲贷款业务大都在纽约进行的,因而纽约也开始发挥着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

另外,在一战后德国的赔款问题上,美国发挥了主导作用。美国政治家查尔斯 G.道威斯在1924年制定的“道威斯计划”(Dawes Plan),试图用恢复德国经济的办法来保证德国偿付赔款,在该计划中,美国承担了向德国提供资金援助的核心角色。随着“道威斯计划”的实施,美国对欧洲的投资大幅上升。到1929年,美国在欧洲的直接投资高达13.52亿美元,间接投资达到30.3亿美元。

▼图:查尔斯 G.道威斯(Charles G. Dawe),美国政治家,道威斯计划的提出者,1925年他因道威斯计划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925~1929年在柯立芝政府任副总统。图片来源:WIKI百科。

成为国际货币

一战后的十余年里,美国通过对欧洲的贷款和投资,将美元打入到欧洲的货币金融体系中,大大提升了美元的国际地位,让美元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

到20世纪20年代下半期时,在美国所有进出口中,有超过一半是由美元承兑汇票来支付结算的,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超过了英镑,而且,美元在各国政府和央行外汇储备中份额也超过了英镑。

▼图:1929年16个国家的外汇储备构成,这是16个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瑞士、荷兰、丹麦、芬兰、挪威、瑞典、智利、哥伦比亚、巴西、西班牙、奥地利、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日本。这16国在1929年共持有19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约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量的75%。其中美元和英镑明显占据着主导地位,且美元比重超过了英镑。图片来源: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or When did the Dollar Replace Sterling as the Leading Reserve Currency,详见参考资料。

▼图:1919-1939年四国(意大利、挪威、西班牙和瑞士)外汇储备构成,1925年开始,美元的储备地位已经超过了英镑。图片来源: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or When did the Dollar Replace Sterling as the Leading Reserve Currency,详见参考资料。

从1900年《金本位法案》为始算起,美元的国际化进程只用了短短30年,在这个过程中,一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战不仅强化了美国的经济实力,还彻底改变了原有的国际货币金融秩序(欧洲中心向美国中心转移),再加上美国积极推动金元外交政策,种种内因和外因的叠加,让美元以超快速实现了国际化,其速度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种主权货币的国际化速度。

在完成国际化后,美元的下一步使命,便是夺取全球的货币霸权。

参考文献

《制衡美元:政治领导与货币崛起》,李巍,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12

《美国经济史(第十版)》(History of the American Economy, Tenth Edition),Gary M. Walton(美) Hugh Rockoff(美)著,王钰等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4

《嚣张的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Barry Eichengreen(美)著,陈召强译,中信出版社,2011.12

美元国际化及其启示,郭佳范智勇,《西南金融》,2013年第11期

金融外交与货币国际化:美元国际化的经验与启示,阎彬,国际论坛,2017年第3期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or When did the Dollar Replace Sterling as the Leading Reserve Currency,Barry Eichengreen and Marc Flandreau

版权声明

本新浪看点号“格物资本”发布的所有原创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稿、图片、漫画、音频、视频等,其版权均归属于本号及其运营者(运营者已实名制),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修改或发布。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