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不贵了

贵人鸟不贵了
2019年05月20日 10:33 猫财经

自2014年上市以来,贵人鸟净利润连续下滑,本想泛体育产业多元发展,却连累主业产品毛利率几乎腰折。2018年决定回头聚焦主业时,却已是“物是人非”,不但与同为国产运动品牌的安踏、李宁等差距甚远,再看看捉襟见肘的现金流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2015年鼎盛时期股价最高曾达到69.37元,市值高达436亿,如今股价跌至5.71元,市值只有曾经的零头。

如此多事之秋,贵人鸟年报中多项会计科目合理性也遭到了上交所的问询。

“买买买”变“卖卖卖”

赶在披露期的最后一天,贵人鸟交出了一份不太合格的成绩单。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下降13.52%,归母净利润首次亏损6.86亿,下降536.0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6.47亿,下降826.26%。

2019年一季度,贵人鸟营收5.22亿,同比下降37.4%,净利润1391.81万,同比下降83.66%,当期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3020.39万,同比增长2114.49%。即使依靠大额政府补助净利润勉强转正,但对于贵人鸟的持续盈利能力依然存在问号。

自上市以来,贵人鸟布局泛体育产业动作频繁,2015年通过泉翔投资以2.39亿元入股虎扑(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扑”),2016年分别以3.83亿和7.5亿控股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鞋库”),同年又以1.2亿投资TheBest Of YouSports,S.A.(以下简称:“BOY”)发展足球经纪业务,推进“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的转型升级计划。

目前看来,这一“买买买”战略以失败告终了。2018年贵人鸟以2.73亿转让间接持有虎扑13.66%股份;同时又以3亿元出售所持有的杰之行50.01%股份,该笔投资亏损使净利润减少1.3亿;另外对BOY也不再并表。据贵人鸟年报所述,公司日后将聚焦主业,引入战略合作夯实传统体育鞋服业务,而正是这一战略计划的转变造成了贵人鸟2018年的亏损。

年报显示,贵人鸟聚焦主业第一步便是调整销售模式,采用全部直营模式代替直营、加盟并存模式,2018年新增直营门店1438家,关闭1家,新增加盟代理门店515家,关闭2809家。

为此,贵人鸟以1.5亿购买了14个重点省级区域贵人鸟品牌市场销售渠道资源,同时按原价回购经销商尚未销售的贵人鸟2018年款商品,造成存货跌价准备大幅增加。这一举动影响净利润金额接近5亿,是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

主业业务模式转变带来的连锁反应直接体现在年报中,引发了上交所的质疑。

正如前面提到的,2018年贵人鸟直营店净增加1437家门店,加盟店净减少2294家门店,在整体营业收入下降13.52%的情况下,年报显示直营店实现营收8.65亿,同比增加19.29%,加盟店实现营收12.01亿,同比增加904.66%,加盟店毛利率为28.68%,增长15.33%。

猫妹注意到在2017年年报中提到,由于自有品牌的销售模式,加盟店收入中并未包含自有品牌销售收入,2018年加盟店销售模式部分由经销转为代销,虽然统计口径变化能够解释加盟店毛利率趋近于自有品牌毛利率,但似乎无法解释营收为何有如此大幅度的增长。

问询函中要求贵人鸟对门店营收统计口径及相关收入、成本变化作出解释,同时还要求补充说明在销售模式转变时产生的相关费用及退货政策变化等合理性。

聚焦主业并不容易

在多元化发展过程中频频碰壁,转而聚焦主业的贵人鸟前路也并不光明。

年报显示,贵人鸟主营业务为自有品牌运动鞋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通过控股子公司名鞋库代运营、代理销售及分销国际和国内一线知名体育品牌。

运动鞋服行业贡献营收25.45亿,占总营收比例超过90%,但毛利率仅26.18%,下降6.58%。

事实上,在2016年控股杰之行和名鞋库开展代理销售业务之前,贵人鸟自有品牌的毛利率还能维持在40%左右,并逐年上升,而2016年之后,贵人鸟运动鞋服行业整体毛利率连续下滑,到2018年已跌去42%。

再看其他国产运动品牌,2018年安踏实现营收241亿,毛利率52.64%,李宁营收105.11亿,毛利率48.07%,即使是相对规模较小的特步毛利率也有44.31%,实现营收63.83亿。

除了规模和毛利率,贵人鸟在存货周转方面也没有什么优势,上市以来,存货周转率一路下跌。多方比较之下,贵人鸟主业发展之路还很漫长。

另一方面,根据智研咨询研报,从2013年以来,我国体育用品行业营收和利润总额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7.64%和9.37%,但增速不断下降,市场日渐趋于饱和。

除了行业环境和能力差距之外,贵人鸟全力发展主业的另一大障碍是紧张的现金流。

年报显示,受宏观金融环境影响,2018年贵人鸟全年累计净偿还近18亿元债务,是2017年净利润的11.46倍,导致期末总资产规模减少37.32%。

但是,截止2018年末,贵人鸟账面还有短期借款6.99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13.41亿,合计占总资产比例为42.91%。

多笔债务导致2018年贵人鸟流动比率降至0.77,资产负债率增长至67.81%,由于业绩出现亏损,利息保障倍数为-1.73,长短期偿债能力同时下降。

目前来看,贵人鸟的转型计划压力巨大,短期内流动资产并不足以偿还流动负债,资金链风险也掣肘了其进一步的发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