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66亿的充电宝企业:年售850万台,生产全线外包,还曾孵化“街电”

营收66亿的充电宝企业:年售850万台,生产全线外包,还曾孵化“街电”
2020年09月08日 10:41 猫财经

距离8月24日创业板注册制生效也有两周的时间了,作为首批“十八罗汉”中市值最高的公司,9月7日安克创新(300866.SZ)跌破了发行价,截至收盘,安克创新跌幅达到9.56%,收于121元/股。

早期的安克创新靠在亚马逊上转卖“二手”移动电源为生,由于欧美市场巨大的需求空白,以及赶上了电商红利期,让安克创新发展如今年入66亿的营收规模,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亚马逊平台上排名前10的最畅销移动电源中,安克创新占据7席。

每年97%以上营收都来自境外,疫情让安克创新的业务也受到一定的的冲击,另外代工模式成为公司产业链上最大的“漏洞”,报告期内供应商采购价格不断提高,为维持毛利率,安克创新不得不连续多年提价。

2014年开始,早就有危机意识的创始人也开始带领安克创新进入无线音频、智能家居等领域,报告期内,随着智能创新产品的推出,充电类产品营收占比开始大幅下滑,不过,依然被代工模式“架空”的安克创新能靠智能家电的风口撑起近500亿的市值吗?

年售850万充电宝,半数在美国

早期,安克创新以卖移动电源起家的,彼时公司的名称还是海翼股份,创始人阳萌发现欧美市场的移动电源大多分为两种,要么高价高质,要么质次价低,而中段更高性价比的市场几乎还是空白。

碍于资本和能力的限制,从开工厂到生产、销售的时间跨度太大了,于是阳萌直接在深圳找了一家代工厂,安克创新将代工厂生产出的成品移动电源贴上“Anker”的标签,并通过亚马逊等电商网站向境外市场销售,这种生产销售模式甚至被安克创新一直沿用至今。

早期的安克创新基本没有什么创新而言,基本就是纯搬运代工出来的产品,靠境内外市场的“信息差”获取收益,后来遇上跨境电商兴起,亚马逊、eBay等电商渠道红利开始让公司的利润有所提升。

在亚马逊“出道”后,至今安克创新的主战场也在境外,报告期内公司境外收入占比分别为97.68%、98.7%和98.47%。

据MarketplacePulse监测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末,安克创新在美国、日本、加拿大和德国亚马逊第三方卖家排名均位列前10名,2018年美国亚马逊排名前十的畅销移动电源产品中,公司占据7席,不过2019年下降至5席。

目前,虽然安克创新已经将业务范围扩大到无线音频、智能家居设备等领域,但充电类产品依然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不过在重点投入智能设备之后,充电类产品占比连续三年下滑。

2017年-2019年,安克创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03亿、52.23亿和66.55亿,其中充电类产品占比分别为70.2%、59.97%和52.54%。

虽然销售占比下降,但充电类产品绝对收入还是从13.15亿提升至17.51亿,从销售情况来看,2019年安克创新卖出了859万个移动电源和1830万根数据线,不过猫妹注意到,移动电源的销量减少了近10万个的情况下,销售收入反而上升了2907万。

而这与安克创新产品连年提价有很大关系,2017年公司移动电源的销售单价还只有154.11元,2019年就上涨13.6%达到175.08元,而不只是移动电源,其余产品也几乎是全线提价,但其实近年公司在移动电源上并没有能提价的突破性新品问世,反而涨价更是迫不得已。

外协成本大幅上涨,

周转效率连续下滑

事实上,从“Anker”的充电类产品问世至今依然在采用外协生产的模式,公司本身是鲜少有固定资产等生产设备的,租用和自有的房产也多用于办公和仓储,并不涉及生产,即使是本次IPO募资14.15亿,公司依然没有建设生产线的打算。

并且安克创新的外协生产模式是将生产环节完全交给代工厂负责,原材料采购也由外协厂商自行负责,报告期内,公司只采购了充电类产品的核心原材料电芯以及少部分电子元器件和零星包材,最终外协厂商将完整的产品交还给公司进行售卖。

这种模式让安克创新得以“轻装上阵”,但同时却也很难控制采购成本,2017年-2019年,公司无线音频类和智能创新类新产品的采购价格分别上涨了46.4%、23.6%。

而充电类产品采购单价在2019年略有下滑,但较2017年也上涨了16.55%,单价下滑的原因可能正如前面提到的,价格最高的移动电源销量下滑,反而低价的数据线、充电器等产品销量微升,从而平滑了采购单价的上涨。

在采购成本提升幅度如此大的情况下,安克创新的充电类、智能创新类产品毛利率起伏中甚至还略有增长,主要的原因就是前面提到的涨价,最终代工模式带来的成本不受控全部转嫁给了消费者。

值得一提的是,最终只有无线音频类毛利率连续下滑,由48.8%下降至39.64%,公司解释为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公司产品主动下调价格,但从销售单价看,公司无线耳机、无线音箱两类产品均有不同程度的提价,只是提价的幅度不及外协采购单价的提升幅度。

除此之外,外协的生产模式让安克创新不得不大量备货,在销售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存货数量也在不断攀升,而存货、应收账款周转率则出现连续两年的下滑。

曾孵化“街电”项目,

新品生产依然全外包

在阳萌以往对媒体的采访中,猫妹注意到两件事,一件是阳萌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一个产品打天下的时代早已经过去,这可能也是安克创新不断拓展新领域的原因之一,另一件是营销和生产设计同样重要,而这也解释了安克创新每年数十亿销售费用的形成。

即使在国外已大有名气,国内消费者却对“Anker”这个品牌鲜有耳闻,提到充电宝更能想到小米等品牌,但绝大部分消费者却肯定听过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就是那个后来被聚美优品收购,让王思聪立下flag的共享充电宝。

早期的街电只是安克创新的一个内部孵化项目,据天眼查app显示,至今街电公司还带有“ANKER”的字样。

共享充电宝之外,安克创新还曾涉足电子烟,不过在最近的招股书中,已经基本没有这俩类产品的身影。

但新领域的探索却没有停下脚步,2014年、2016年安克创新分别推出无线音频类产品和智能创新类产品,发展至今,无线音频类产品营收占比稳定在19%左右,而智能创新类产品占比连续多年上升,2019年占比反超无线音频产品达到22.72%。

在小度、小爱同学等智能家电频频亮相综艺节目的时候,安克创新显然也瞄准了智能家电的新风口。近年公司推出了“Anker”、“Soundcore”和“Zolo”三大无线音频类品牌,以及智能语音控制音箱、智能扫地机等智能家居品牌“Eufy”。

在新领域中,安克创新依然采用轻资产的模式,产品全部进行外包,只负责设计和销售部分。

其实在共享充电宝等行业艰难盈利的情况下,同样以移动电源的生意为主业的安克创新有着不错利润成果,在WPP、凯度和Google联合发布的《2020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报告》,Anker排名第十一位,甚至高于OPPO、大疆、腾讯等公司。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