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增收不增利,“手机售后第一股”百邦科技替苹果卖新机毛利不足2%

三季度增收不增利,“手机售后第一股”百邦科技替苹果卖新机毛利不足2%
2020年10月30日 10:32 猫财经

10月14日凌晨苹果公司举行了新品发布会,随后不久iphone12系列新机开售,一时间关于边框、配色、大小等新款手机配置的讨论屡次登上热搜榜,而这热闹背后,作为重度依赖苹果产品销量的百邦科技(300736.SZ)却还在亏损的泥潭里挣扎。

2018年初,百邦科技头顶着“手机售后第一股”的光环登陆创业板,不过出道即巅峰,在八连板后公司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的59.2元。

10月29日,百邦科技发布三季报,公司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9559.54万元,较上年同期同比增长42.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5.33万元,较上年同期同比下降24.63%,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下午百邦科技最终收于13.93元,跌幅达7.89%。

对苹果形成单一依赖,净利润连续7期亏损

上市的第二年,百邦科技业绩就突然“变脸”,2019年公司营收同比降43.96%,而归母净利润同比降443.89%后直接转亏,2020年突然而来的疫情让公司从一季度开始就陷入亏损,并且同比降幅达到244.44%。

目前,百邦科技的业务包括手机维修业务、商品销售与增值服务和电子商务三大板块,2015年、2020年分别新增二手手机回收销售业务以及新机销售业务,不过二者毛利率并不高。

从以往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2019年及以前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手机维修相关业务,其中手机维修、商品销售与增值服务营收占比分别达到49.46%和43.08%,合计收入超过90%,该业务涉及的手机品牌主要包括苹果、华为和诺基亚等,其中苹果占比又达到46.46%。

2020年在新增新机销售业务后,营收占比迅速达到62.62%,不过其毛利率水平完全没法与手机维修业务相比,从而根本无法拉动净利润增长,上半年由于手机维修相关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2.79%,才造成如今“增收不增利”的情形,三季报境况并未好转。

某种程度上来说,百邦科技其实是严重依赖苹果产品的生态体系而存活的,公司也曾在问询函中解释称,由于2019年iphone11的销售热度不如2018年的iphoneXS,从而连带公司售后客流减少才导致业绩下滑。

另一方面,2019年苹果公司修改了售后政策,保内维修方面收紧了更换整机交换政策提倡返厂零部件维修为主,更换为辅,保外维修方面也额外取消了特价换电池活动,加上新机型显示屏更换价格上升等政策变化。

而这不仅减少了百邦科技保外维修的业务量,也使公司失去了换电池、更换整机、更换显示屏等高毛利保外维修业务,在人工费用等成本降幅较低的情况下,公司商品销售与增值服务、电子商务等业务甚至出现了负毛利。

2020年意外出现的疫情让百邦科技的业绩更难看,至此,这已经是连续第七期出现亏损了,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59.54万,归母净利润亏损665.33万,扣非净利润的降幅更是达到32.97%。

“赔本赚吆喝”,新机销售毛利不足2%

百邦科技的门店业务以连锁和加盟两种方式共同进行,前者由公司投资设立,后者则不担风险不享收益,只定期收取收取咨询服务费,并且后者可以使用“百邦快修”的品牌形象,但不享有苹果等品牌售后授权,此外还有线上旗舰店以及O2O上门服务等方式。

因此,加盟店业务只能以保外维修为主,再加上售卖数据线、充电宝等增值服务。在这种模式下,虽然百邦科技有连锁店165家,加盟店达到1500余家,但大量的加盟店并没有对公司业绩起到更多正面的影响。

百邦科技的利润主要还是手机售后维修,而保内维修由公司提供维修服务,再向手机品牌商收取维修劳务费,而保外维修则由消费者承担劳务费和原材料成本,相比之下前者有更高的毛利率。

和购买手机不同,针对超过保修期之后的维修服务,消费者往往不愿意支付太多的费用,因而对于价格非常敏感,若换屏、修机等维修服务需要支付过高的价格时,消费者可能更倾向于重新买一个手机,或者换一个品牌。

因此百邦科技的业务规模与相关业务优惠活动的开展有很大关系,同时,利润空间受到上下游双重限制,也是因为如此,在主要依赖的苹果公司售后政策有所转变时,百邦科技手机维修业务的毛利率也出现剧烈起伏。

除了手机维修,百邦科技还新增了以二手手机收购为核心的电商业务以及新机销售业务,2019年电子商务营收占比只有5.4%,而新增的新机销售业务倒是迅速占据半数以上营收,但由于苹果、华为等品牌手机十分透明,且购买途径非常方便,其实并没有留给百邦科技太多的利润空间。

新机销售更像是一种“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也是公司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前面提到的原因,该业务毛利率大约只有2%左右,但百邦科技却“寄予厚望”,公司曾表示希望通过这种途径增强消费者的信任感,从而选择公司的售后维修服务。

事实上,每年9月前后苹果新品发布时,新机预购还是会占用公司很多资源,虽然新机购买通常采取预售款的方式,但公司依然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维持短期运营,三季度公司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06.76%。

股价跌去7成,公司缺钱股东减持

正如前面提到的,百邦科技出道即巅峰,新股入市后八连板达到历史最高的59.2元,此后起起伏伏却再也没能超过这一价格,截至29日收盘,公司股价已经跌去7成多,市值只剩18.15亿,从业绩来看,当初投资者给予的厚望,短期还是很难实现。

据天眼查APP显示,达安世纪、悦华众城分别持有百邦科技31.13%和3.68%股权,刘铁峰控股上述两家企业,从而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另外个人股东赵新宇也持有百邦科技25.46%股权。

2019年解禁期后,公司股东高管纷纷进行减持。2020年以来,董事陈进先后四次减持其持有的0.7814%股权,套现1050.95万,监事朱翠明和魏亚锋也先后披露减持计划,同时大股东达安世纪和赵新宇也分别将7.37%、16.85%股权进行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达安世纪还曾因为失误违规减持0.07%股权,另外赵新宇也已经预先披露了不超过2.0135%股权的减持计划。

股东们的减持或质押原因无一例外是“个人资金需求”,而对于百邦科技来说,业务对于营运资金的需求也很大。

2019年百邦科技将募集用途中的“闪电蜂电子商务平台优化项目”和“信息化系统改扩建项目”全部终止,并将合计结余的6737.44万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至此上市时募集的2.1亿资金,有1.12亿最终被用于补流,占比超过53%。

5月时,深交所也问询相关问题,另外,2月疫情突发时,百邦科技还曾披露了3亿元的定增计划,募集也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不过8月时公司放弃了这一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三季报时百邦科技账面尚有1.48亿货币资金,从往前的财报来看,公司账面资金均过亿,在没有短期带息债务的情况下,应该也并不缺钱。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