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炒期货”的远大控股定增6亿切入生物医药赛道,3个月内收购两家公司挽救毛利不足4%的业绩

执迷“炒期货”的远大控股定增6亿切入生物医药赛道,3个月内收购两家公司挽救毛利不足4%的业绩
2021年05月14日 11:00 猫财经

曾经因“炒期货”把自己炒糊掉的远大控股,打算切入生物农药赛道来挽救一下岌岌可危的业绩。

5月12日晚,远大控股(000626.SZ)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亿元,用于收购凯立生物85.1166%股权、收购辽宁微科100%股权、补充流动资金。另外,本次发行对象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凯军控制的公司远大产融,发行价格为13.87元/股。

就常年毛利率不足4%的远大控股来说,切入新赛道要比靠“炒期货”这种高风险的投资来弥补业绩亏损似乎更稳妥。

受此消息影响,5月13日,远大控股涨幅6.91%,股价报收18.42元。

3个月内花6.24亿布局生物农药新赛道

与化学农药相反,生物农药具有病虫害防治效果好,而对人畜安全无毒,不污染环境、无残留的优点。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2014-2018年,我国化学农药行业收入增速趋缓,2018年化学农药销售收入为2930亿元,同比增长1.6%。2018年,整个农药行业监管趋严,生物农药凭借相对环保的优势取得较好的发展成效,实现销售收入360亿元,同比增长12.7%。

在公布此次定增预案前,远大控股就曾年内两次发布收购公告,布局生物农业赛道。

2月5日,远大控股发布了关于收购凯立生物的框架协议。随后4月29日,远大控股公告称,拟采用支付现金方式以4.79亿元收购赵立平等14位转让方持有的凯立生物合计 85.1166%股权。

据悉,凯立生物是一家从事生物农药原药和制剂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核心产品为中生菌素原药和制剂。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凯立生物营业收入为1.17亿元,净利润3048.34万元。若以年末净资产1.11亿元来算,此次标的资产溢价332%。

值得注意的是,凯立生物及其股东还做出了业绩承诺,2021-2023年度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3614万元、4157万元和4829万元,累计净利润应不低于1.26亿元。

继2月份发布收购凯立生物之后,不到3个月的时间,远大控股再次向生物农药领域进行布局。

4月26日,远大控股公告称,公司拟采用支付现金方式以1.45亿元收购郭春丽等19位转让方持有的辽宁微科合计100%股权。

资料显示,辽宁微科是一家从事生物农药和生物肥料研发、生产、销售与应用的企业,主要产品为四霉素、地芬•硫酸钡。另外,本次收购完成后,公司将增加生物农药(含灭鼠剂)的生产和销售业务。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辽宁微科营业收入为5044.4万元,净利润1594.19万元。若以年末净资产3897.55万元来算,此次标的资产溢价272%。

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远大控股花了6.24亿元布局生物农药这个新赛道。

主业不赚钱,靠“炒期货”贴补业绩

资料显示,远大控股的前身为如意集团,主要从事大宗商品贸易、出口、仓储物流等业务,公司的核心经营主体为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

根据2020年年报,商务贸易为远大控股的主要收入来源,营收占比99.82%。其中,液化类、金属类、塑胶类和橡塑类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2.58%、21.43%、12.3%和8%。

令人唏嘘的是,尽管远大控股近十年的营收规模均在百亿以上,但是其每个产品的毛利率却极为可怜。其中,毛利率最高的要数塑胶类,为3.57%,较上一年还增加了1.84%;营收占比最大的液化类的毛利率仅为1.12%,较2019年下滑0.03%;而金属类的毛利率甚至为-0.17%,较上一年下滑1.06%。

另外,远大控股的销售毛利率最高不过2.5%,最低不到0.5%。其中,2013-2015年的销售毛利率处于最低位,也正是公司被质疑炒期货弥补亏损的时间。

近十年期间,远大控股的营收呈现逐年递增趋势,基本保持在两位数的增速,但是受限于传统现货业务毛利率较低,导致远大控股业绩连年亏损,于是,公司将视线投向了期货市场。

从2011-2020年远大控股归母净利润不难看出,除了2017年和2020年外,其余的年份中即便利润较少,但也处于盈利的状态。然而,远大控股的扣非净利润10年中有7年处于亏损的状态下,特别是2014和2015年,扣非净利润与归母净利润完全是两个极端。

通过远大控股的非经常性损益中不难找出如此巨大差别的答案。2011-2015年,子公司远大物产及其部分子公司于报告期持有基金、从事电子交易、期货交易业务实现的净损益分别为1.18亿元、1.29亿元、6.01亿元、16.72亿元和18.28亿元。

此外,远大控股在2014年和2015年的年报中披露了期货交易情况,公司通过期货投资实现的净损益分别为16.50亿元和18.83亿元。

2016年,远大控股归属净利润为3.91亿元,尽管扣非净利润仅为1.81亿元,但也是公司自2011年后首次扣非净利润出现盈利。与此同时,2016年远大控股通过商品期货、期权及远期外汇等衍生品投资实现的净损益为5.41亿元。

然而到了2017年,一则远大控股孙公司远大石化涉嫌操纵期货市场却将远大控股近年“炒期货”弥补业绩亏空的现状推上了风口浪尖。受此事件影响,2017年远大控股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双双亏损,为-2.30亿元和-2.7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单位远大石化、被告人吴向东操纵期货市场案公开宣告一审判决,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对远大石化判处罚金3亿元,对吴向东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00万元;依法追缴远大石化违法所得4.36亿元,依法追缴吴向东违法所得487万余元;对涉案的其他11个账户中的违法所得继续追缴。

2018-2019年,远大控股依然热衷于“炒期货”来弥补公司业绩,其中,2018年商品期货等衍生工具带来收入3.45亿元。不过,2019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为6447万元。

好景不长,2020年,远大控股不但营收较上年下滑12.86%,归属母净利润亏损1.13亿元,而非经常性损益甚至出现了-1.59亿元。其中,商品期货等衍生工具收益为-1.5亿元。

而昔日“炒期货”的扛把子远大石化则因资不抵债,已经申请破产清算,导致远大物产及其全资子公司宁波远大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远大石化的应收款项计提损失。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