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领域“连环雷”持续引爆,凯乐科技再增23.05亿逾期供货合同,6家上市公司掉进同一陷阱

通讯领域“连环雷”持续引爆,凯乐科技再增23.05亿逾期供货合同,6家上市公司掉进同一陷阱
2021年07月29日 10:41 猫财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连吃三个跌停板后,7月28日晚凯乐科技(600260.SH)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公告,据公告显示,经公司资产,新增供货商逾期供货合同23.05亿元,而前期公告已披露了逾期供货合同11.51亿元。

同时从整体来看,凯乐科技该账面应收账款余额0.61亿、存货余额2.11亿,而目前专网业务存在异常,上游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从而导致短期内公司向下游客户交付出现障碍,最终存货可能存在无法足额变现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凯乐科技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累计达到62.27亿元,截至7月28日收盘,公司股价仅为5.65元/股,短短5个交易日就跌去32.01%。

公司收益腰折,占比92%的业务暴雷

凯乐科技主要从事专网通信产品、光纤光缆、通信硅管、移动智能终端等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其中专网通信产品2020年为公司贡献了近92%的收入,市公司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所谓专网通信,主要是指为政府与公共安全、公用事业和工商业等提供的应急通信、指挥调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务,在一些行业、部门或单位内部,为满足其进行组织管理、安全生产、调度指挥等需要所建设的通信网路。

而致使凯乐科技出现危机的也正是专网通信的业务模式,即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但同时公司需要向供应商采购主材部件支付货款,并向其他不同的供应商采购软件、壳体、辅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以及添置新的生产检测设备,最终该类业务从采购到生产交货周期约为9个月。

通常情况下公司会与供应商签订长期采购合同,不过由于上游供应商要求预付款项的举措,公司往往难以拥有话语权,付款后只能被动等待供应商供货。

于是,7月23日凯乐科技发布涉及重大诉讼及风险提示的公告,公司将供应商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一代)告上法庭。

2020年5月至2020年9月,凯乐科技与新一代协商签订了29份《产品购销合同》和1份《补充协议》,合同约定公司向新一代采购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三款产品,同时签订合同后一周内预付不低于30%的采购款,满6个月支付合同总价65%货款,但到货时间却为合同生效后180个日历日。

也就是说,截至提起诉讼时凯乐科技已经预付了全部合同95%的价款,但供应商却延迟近一年时间仍未交货。

这种模式对凯乐科技等通信公司并不算友好,但也许如国瑞科技提到的开展该业务是“扩大销售规模,提高综合收益的一种方式”才引致上市公司纷纷进行布局,不过这种结果似乎并没有体现在凯乐科技的业绩上。

2018年凯乐科技营业收入达到历史最高值后开始走上了下坡路,2020年营业收入就已经萎缩至峰值的50%左右,与此同时净利润增速也持续下滑,2020年归母净利润也已腰折。

对此,7月23日晚上交所就已火速下发监管函,要求凯乐科技尽快核实专网通信业务模式、业务实质、上下游关联关系、资金和货物往来、目前开展情况以及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等,并仔细摸排和评估各项风险敞口。

在此之前,上交所在针对凯乐科技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的问询函和监管函中就已经关注公司专网通信业务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上下游之间以及与公司的关联关系、资金及货物流转情况等,要求审慎判断该项业务实质,公司及会计师回函未见异常,可能与目前情况存在偏差,此次监管函上交所也要求公司和会计师对此做出说明。

6家上市公司掉进同一个陷阱

事实上,陷入泥潭的并不只凯乐科技一家上市公司,早在5月30日上海电气就率先明牌。

当时,上海电气通过发布重大风险提示的方式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在7月,多家通信业上市公司连环踩雷,除了凯乐科技,汇鸿集团也披露子公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涉及金额合计5.51亿元。

中天科技和国瑞科技同样都作出风险提示,公司部分高端通信业务相关合同执行异常,对应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应收账款出现逾期。

再往前追溯,6月2日瑞斯康达也曾发布公告,瑞斯康达子公司专网通信业务下游客户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及富申实业公司均出现逾期支付货款的情形,拖欠货款合计超过10亿元。而环球景行与富申实业均出现在上海电气的违约客户名单中。

而短期内6家上市公司踩的甚至还是同一个坑,而这个坑都与隋田力控制下的通信公司有关,据天眼查APP显示隋田力为上海星地通的法人代表。

而凯乐科技曾披露上海星地通及新一代为其供应商,同时上海星地通还是上海电气出事的子公司通讯公司持股28.5%的第二大股东,另外国瑞科技也与上海电气的违约客户重合度极高。

据公告显示,国瑞科技已经向长电信息集团、富申实业、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提起违约诉讼,而前两家公司同时也为上海电气披露的违约方,另外富申实业还是瑞斯康达的违约客户。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瑞科技的4起诉讼中,都出现了上海星地通的身影,而汇鸿集团还在公告中提到了供应商航天神禾,根据天眼查APP股权穿透后,也与上海星地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目前的公告中,凯乐科技提到“公司光纤光缆、通信硅管产业生产运营已然平稳”,但最终毛利率不足5%甚至部分不盈利还倒贴的业务又如何能撑起凯乐科技的大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