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爱演戏的沈东军本色出演婚变狗血剧,公司实控权恐不保,莱绅通灵面临新一轮洗牌

酷爱演戏的沈东军本色出演婚变狗血剧,公司实控权恐不保,莱绅通灵面临新一轮洗牌
2021年08月02日 11:04 猫财经

A股因离婚要分家产的案子并不少,然而因为离婚的关系要让出公司实控权的却不多。

7月31日,莱绅通灵(603900.SH)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沈东军收到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原告马峭与被告沈东军离婚。而沈东军表示将依法提起上诉,目前尚无法判断案件上诉及后续的进展和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若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则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沈东军变更为马峻(及其一致行动人蔄毅泽、马峭)。

股权要被分走一半,

大概率将交出控制权

根据【(2019)苏0104民初12973号】主要判决结果显示,沈东军持有的南京传世美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7.3002%股权以及莱绅通灵珠宝股份有限公司31.16%股权将与马峭平分。

截至7月30日收盘,莱绅通灵股价报7.06元/股,总市值为24.04亿元。以此计算,此次上市公司股权分割涉及总额超过7亿元。虽然金额在历史A股离婚案中不算太大,但或将造成实控人的改变。

莱绅通灵公告显示,该案件一审已判决但判决尚未生效,暂不涉及股份分割及权益变动相关事项。如果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则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沈东军变更为马峻及其一致行动人蔄毅泽、马峭。

不过根据法律人士分析,这种案件基本上大势已定,上诉也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猫妹就此致电莱绅通灵,不过对方未接听。

事实上,上述几个当事人曾都是亲戚,沈东军系马峻妹夫,马峻和蔄毅泽为夫妻关系。去年年底,沈东军与马氏家族出现内斗大战,“董事长举报大舅子”的事件才让沈东军的离婚官司进入公众视野。

当时引起上交所两度发监管函,公司才披露了沈东军涉离婚诉讼的事项。原来早在2019年11月20日,沈东军的妻子马峭向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今年1月20日,沈东军连发十余条微博,实名举报两位董事马峻、蔄意泽涉嫌通过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侵占公司大量资产。

不过不久就收到了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不予立案通知书》。内容显示,有关公司控告的马峻等人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挪用资金等,经审查认为无犯罪事实,根据相关规定决定不予立案。

这边举报不成功,讽刺的是,沈东军先自己先倒了下来,被查出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4月30日,上交所向莱绅通灵发出监管工作函,就实际控制人沈东军资金占用事项明确监管要求。

而到了内斗火热化的四月,这两位持股比例相近的公司董事长沈东军与大舅子马峻家族更是分道扬镳,双方解除了自2016年IPO以来即保持的一致行动人关系。

靠娘家提携,

酷爱演戏作秀

事实上,从过往的经历来看,离婚后沈东军的股权被分走无可厚非,早期的发家基本都是靠娘家“马氏家族”的资源。

沈东军本是旅行社从事票务工作的小职员,但是其岳父马崇仁大有来头,是翡翠行业的大佬江湖,人称“翡翠王”。受到岳父的影响和妻子的大力支持,随后找到大舅子马峻开始合作从事珠宝生意。

莱绅通灵的前身为江苏通灵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该公司由马峻与沈东军共同投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二人分别持股50%。

渐渐地,沈东军和大舅子把珠宝生意越做越大,直到2016年11月23日,莱绅通灵顶着“沪市珠宝IPO第一股”的光环登陆资本市场。

不难发现,沈东军是一个营销高手极其善于制造故事。

让人印象比较深刻就是电视剧《克拉恋人》,让通灵珠宝品牌爆红。剧中还有“沈东军”这一角色,而这个角色原型正是根据通灵珠宝公司CEO沈东军打造。沈东军本人也出演了剧中“孙总”一角,以帅气多金的暖男大叔形象亮相。

2016年,作为莱绅通灵董事长兼CEO的沈东军正式创立钻石影业。从此,他多了一个钻石影业董事的身份,这也是其进入影视业的里程碑。

作为联合出品人,沈东军先后又投拍和参演了包括《翡翠恋人》《八月未央》《归还世界给你》等多部影视剧。

业绩三连降,

榜上“王室”基因成转折点

沈东军一意孤行的背后,公司治理方面也不尽人意。

2017年是莱绅通灵的一个分水岭,创造了上市以来的最佳业绩,营业收入19.64亿元,净利润为3亿元。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莱绅通灵其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16.51亿元降至2020年的12.27亿元,而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9亿元、2.10亿元、1.52亿元和1.04亿元,呈现明显下滑的趋势。

作为高毛利的珠宝公司,为何持续走下坡路呢?

2017年4月,莱绅通灵出资435万欧元收购比利时已有160多年历史的王室珠宝供应商Leysen珠宝公司81%股权。莱绅通灵欲借助此次收购,推动品牌升级,由大众珠宝品牌向奢侈品升级。

到了2018年,沈东军想打造“王室品牌”要把公司更名“莱绅通灵”。公司内部因此出现巨大分歧,更是遭到公司高管和经销商的各种反对,大家都觉得莱绅在中国知名度不够,而通灵本身却有一定的名气,备受消费者认可。

也是那一年,马峻和妻子蔄毅泽离开公司不再参与公司的实际运营。

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初,公司多位高管相继辞职,包括监事王小文、监事会主席庄瓯、公司董事会秘书蒋悦、公司财务负责人周传波、公司董事、常务副总裁赵坚以及公司副总裁职务王庆成辞职。

那时的沈东军很好地诠释了“霸道总裁”,同时兼任董事长、总裁、法定代表人和董事会秘书。

从一些经营数据来看,改名风波确实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

加盟店数量不断增多的同时营业收入出现了断崖式减少。2016年底莱绅通灵的门店数量为578家,其中加盟店286家实现4.2亿元营业收入;而在2020年年,630家中门店中有加盟店352家,仅仅实现1.76亿元营业收入。

不难发现,在2018年至2020年这三年,莱绅通灵的退货金额为0.76亿元、1.35亿元和0.58亿元,占加盟业务收入比分别是14.71%、60.61%和33.15%。

而2018-2020换货的金额分别达到2.9亿、1.8亿和1.2亿。

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存货余额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1.99%、61.59%和53.33%。

目前莱绅通灵正面临的控制权变更风险,此前内斗闹的风风火火,在一些日常董事会上马峻夫妇大多数都与现在管理层唱反调。几个月前沈东军提名杨清为董事会秘书时马峻就提出反对,并表示杨清刚获得董秘资格才20多天,也没有董秘的实际工作经验,我们对她能不能胜任董秘职责表示担忧。

可以预见,一旦其夺回控制权,公司内部管理层将面临较大调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