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丽洁IPO:八成应收账款逾期,曾涉行贿案件及重大安全事故,现金流紧张仍分红

保丽洁IPO:八成应收账款逾期,曾涉行贿案件及重大安全事故,现金流紧张仍分红
2021年09月03日 10:17 猫财经

近日,保丽洁回复了证监会第二轮问询并重新递交了招股书,公司计划通过此次IPO募集资金4.17亿,其中约2.88亿拟将投入“油烟净化设备生产建设项目”,占总募集资金比重约为69.23%,此外“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项目”也将分别占用7854.58万、5000万募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据招股书显示,保丽洁无论是商用还是工业油烟净化设备产能利用率均有所下滑,其中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商用油烟净化设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4%、95.7%和71.43%,即使疫情导致的停工影响已经使得总产能有所下降,公司实际产能利用率降幅更大。

夫妻持股83.57%

现金流紧张仍分红

据天眼查APP显示,钱振清、冯亚东夫妇为保丽洁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钱振清、冯亚东分别直接持有公司47.28%、27.65%股权。同时,钱振清通过保丽洁投资拥有保丽洁7.4%的表决权,而冯亚东则通过保丽洁企服拥有1.24%的表决权。

最终,二人合计拥有保丽洁83.57%表决权,钱振清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冯亚东担任董事。另外冯贤、冯亚芳分别与冯亚东为姐弟和姐妹的关系,二者分别持有保丽洁1.92%、1.54%股份,冯贤还担任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不过招股书中并未将二人列为一致行动人。

此外,夫妻二人还投资了3个私募基金,其中一个还是吴晓波巴九灵的投资人。

值得一提的是,从现金流量来看,报告期内保丽洁年内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并不充裕,2018年坚持分红后甚至取得负值。具体来看,2020年保丽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几乎腰折,而报告期内每年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所支付的费用又使得现金大量流出。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保丽洁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302.5万、2605万和2605万,按持股比例计算,超过5442万都最终收入了实控人夫妇囊中。

肯德基太二是客户

下游客流减少导致公司收入减少20%

据了解,保丽洁主要产品为静电式商用油烟净化设备及静电式工业油烟净化设备,主要为商业综合体、连锁及社会餐饮、酒店、学校、企事业单位食堂等餐饮行业用户,以及纺织印染、化纤、PVC、橡塑材料制造等工业用户提供油烟废气治理设备。

2018年至2020年保丽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4亿、2.29亿和1.82亿,实现归母净利润4248.47万、5939.65万和4657.73万。

从招股书来看,保丽洁商用油烟净化设备下游的客户包括肯德基、太二酸菜鱼、巴奴毛肚火锅以及庆丰包子铺等连锁品牌,商业综合体则包括南京南站、银泰广场等。而工业油烟净化设备则被用于东方盛虹等纺织印染行业用户以及其他工业企业用户。

2018年保丽洁商用与工业油烟净化设备收入占比分别为40.97%、39.63%,2019年二者收入差距扩大,占比分别为55.51%和34.27%,2020年工业油烟净化设备收入额基本保持稳定,但商用油烟净化设备收入同比下滑达到36.51%。

保丽洁在招股书中解释称,2020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餐饮、商业综合体、酒店等场所客流量大幅下降,全年营业收入整体下滑,对于购置和更换商用油烟净化设备的需求有所下降,从而使得公司该项业务销售收入的减少。

油烟净化行业的上市公司并不少,以保丽洁的收入规模来看并不占优势,不过保丽洁的毛利率却高于行业平均,2018年到2020年,保丽洁毛利率分别为42.59%、44.36%和41.39%。

甚至报告期内保丽洁商用油烟净化设备还进行了较大幅度的降价,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销售单价分别为4455.58元/台、3891.93元/台和3994.25元/台,降幅超过10%,也因此促成了2019年该产品销售收入的增长。

成以上应收账款逾期,

曾涉行贿案件及重大安全事故

根据第三方数据,保丽洁自行测算自身2019年商用油烟处理设备、工业油烟处理设备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89%和2.75%,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并不具有更多的优势。

而在面对客户时,保丽洁也没有什么话语权,甚至制定的销售付款策略也形同虚设。

报告期各期末,保丽洁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659.3万元、2922.95万元、2838.6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7.96%、12.74%、15.60%。其中绝大部分应收账款为逾期1年以内,报告期内平均占比在63%左右,而2020年逾期应收账款合计要在81.02%,在例行问询中,证监会也对此表示了质疑。

保丽洁对此解释为主要应收账款逾期客户均为规模较大的工业油烟净化设备客户,而公司拥有更严格的信用政策,要求下游客户在发货前就需要支付合同金额的90%,但在实际实行中,部分客户依旧我行我素,在安装调试完成后一定期限内才支付至合同金额的90%。

换句话说,由于市占率不高,公司对下游客户影响力并不大,保丽洁信用政策几乎就是一纸空言。

值得一提的是,从招股书来看,临沂洁雅是保丽洁2019年的第一大客户,而其于一年前的2018年6月刚刚成立,也引发证监会问询时质疑相关交易是否真实。

另外,近年国家对于大气污染防治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各省制定的省级餐饮油烟排放标准、工业油烟排放标准通常要比国家标准更为严格,因此保丽洁也开始使用各种手段扩大自身市场占有份额。

此前保丽洁还曾卷入行贿案件中,2016年苏州市消防支队张家港市大队大队长王剑因玩忽职守罪、受贿罪被逮捕,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年至2014年,王剑负责主持全面工作、主管消防设计审核、消防安全检查等工作,其先后2次非法收受保丽洁法定代表人钱某为了厂房顺利通过消防整改、验收而送的购物卡,合计价值1万元。

而仅仅一年之后,2017年保丽洁就发生重大安全事故,造成1人死亡,据常熟市政府网站显示,保丽洁工人在常熟市同虹针织整理有限公司对7#定型机油烟净化设备进行清洗保养过程中,油烟净化设备突然发生闪爆,最终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为此常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曾对保丽洁处以罚款28.5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