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涛车业IPO:“富二代”创业靠家族集团八方支援,产销率下滑仍扩产,研发实力弱陷多项专利诉讼

涛涛车业IPO:“富二代”创业靠家族集团八方支援,产销率下滑仍扩产,研发实力弱陷多项专利诉讼
2021年09月06日 10:50 猫财经

近日,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完成了第三轮问询。公司拟募资6亿,主要用于扩充生产线及补充流动资金。

涛涛车业的主营业务为户外休闲娱乐兼具短途交通代步汽动车、电动车的生产和销售,旗下主要产品包括全地形车(国内俗称“沙滩车”)、摩托车、电动滑板车、电动平衡车等。

2020年,公司不但没有受到疫情重创,营利还突破的历史新高。不过,涛涛车业看似靓丽的业绩,其背后却严重依赖政府补助,研发实力孱弱,产能利用率大幅波动等问题。

“富二代”实控人创业,

家族集团八方支援

招股书显示,涛涛车业成立于2015年,由公司实控人曹马涛(目前共计持有89.63%的股份)与涛涛集团分别出资2850万、150万共同发起设立的。

不过,曹马涛的真实身份却是一名“富二代”,并且在其创业过程中都与涛涛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5年,除了涛涛集团出资150万外,曹马涛用于出资的2850万资金来源于其祖父曹桂成的赠与。此外,涛涛车业的四次增资中,有多次都是曹马涛或其妹妹曹侠淑分别来自涛涛集团的借款、祖父曹桂成的赠与等。

涛涛集团成立于2004年,目前由曹马涛父母分别持有90%、10%的股权,其主营业务为防盗门、园林工具、全地形车、摩托车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值得注意的是,成立不到6年的涛涛车业曾多次购买关联产业,分别收购了涛涛集团全地形车等存货及固定资产、曹马涛控制的Taotao USA、曹马涛父母和妹妹曹侠淑共同控制Canada TT等。

需要指出的是,截至目前,涛涛集团及其子公司一年内到期的银行借款高达2.12亿,因担保而未偿清的债务为2784.75万,2020年末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6.67%。

对于公司实控人曹马涛设立涛涛车业的资金来源以及与祖父曹桂成等关联人员、涛涛集团的往来,深交所也在问询函中进行了多次询问。甚至曹马涛还承诺于2022年12月31日以前,通过自筹资金或取得分红款方式,将曹桂成所赠与资金2850万支付至涛涛集团。

九成营收靠海外,

产销率下滑仍扩产

据悉,涛涛车业以外销为主,其境外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了99%,而美国则为最大的销售市场,营收占比接近七成。近年,公司在美国、欧洲、加拿大等区域建立起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包括沃尔玛、亚马逊等。

涛涛车业以自有品牌销售为主,2018-2020年,自有品牌销售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85%、69.12%和62.85%,呈下滑趋势。而非自主品牌中对ODM客户销售收入逐年上升,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15.29%、27.83%和32.99%。

从募集资金项目来看,涛涛车业拟将重心放在扩大产能上。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将投资2.6亿于年产100万台智能电动车建设项目,占全部总投资金额的43.33%。

不过,2020年涛涛车业生产了大量产品可销量却并不给力。在2020年之前,涛涛车业的产能利用率都及其不饱和,特别是2019年核心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不满80%,但是核心产品的产销率基本都在100%以上。然而,2020年虽然公司的产能利用率较2019年大幅提升,不过公司核心产品的产销率却较以往下降,甚至均跌于100%以下。

其实,从涛涛车业的库存也可以看出存货压力。公司主要采用“订单式”和“仓储式”生产模式,也就是说,如果涛涛车业对于产品销量预测不够准确,则可能出现备货过多的风险。事实上,2018-2020年,涛涛车业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23亿、1.92亿和3.79亿,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4.71%、29.13%和35.58%。并且,报告期内公司还分别计提了370.05万、384.32万和721.82万存货跌价准备。

就目前涛涛车业生产和销售的能力来看,若募集资金项目建成之后,公司新增100万台的智能电动车的消化问题不免让人质疑。

利润依赖政府补助,

研发实力孱弱陷专利诉讼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涛涛车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6亿、7.52亿和13.86亿,分别同比增长26.87%、21.93%、84.33%;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116.90万、8923.63万、2.51亿,分别同比增长42.87%、84.04%和193.88%。

由此可以看出,2020年涛涛车业的业绩较往年有大幅提升,并且净利润的增幅高于营收增幅,对此深交所也进行了问询。涛涛车业解释,2020年公司收到美国政府关税返还及境内的政府补助较2019年增加2723.82万,再加上公司提高了销售价格。

事实上,如果对涛涛车业的利润进行“瘦身”就会发现其对政府补助较为依赖。2018-2020年,公司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71.95万、1184.63万和3908.44万,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18%、13.28%和15.59%。

2018-2020年,涛涛车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188.19万、2616.33万和3827.18万,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55%、3.48%和2.76%。随着销售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研发投入有所增加,但研发费用率却呈现下降趋势。此外,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涛涛车业研发费用率也低于行业均值。报告期内,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4.3%、4.61%、5.77%,并且呈现增长趋势。

不过,猫妹梳理发现,在涛涛车业的209项境内专利中,发明专利只有4项,实用新型专利67项,外观设计专利最多,为138项,而38项境外专利则全部为外观设计专利。

值得注意的是,涛涛车业的孙公司GOLABS还涉及3起专利诉讼案件,皆是关于Unicorn Global, Inc.、杭州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联昶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就GOLABS侵犯其9376155、9452802等专利。此外,2018-2020年,涉诉产品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2%、6.86%、8.79%。

尽管涛涛车业一度强调涉诉产品销售收入占比不大,且行业专家、知识产权法学专家均出具了涉诉产品不侵权的意见,不过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中,涛涛车业表示如果GOLABS败诉,GOLABS因专利侵权诉讼可能承担的最大赔偿金额为128.64百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87.31万)。截至目前,该专利诉讼案件尚未判决。

除了专利诉讼之外,涛涛车业在日常管理方面也存在一定纰漏。8月17日,公司1号厂房一层起火,对电动车产品装配线、部分成品及在产品等造成毁损,财产损失4107.57万,扣除保险理赔后损失540.07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