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国有企业要从管资产变成管资本

黄奇帆:国有企业要从管资产变成管资本
2019年11月14日 10:50 陆家嘴金融网

黄奇帆 资料照片

“国有企业的管理要从管资产转变为管资本为主;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建立权责明确、产权清晰、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放大国有资本的影响力,吸引民资、外资等社会资源参与国资改革。”虽然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早已为国有资产管理及国有企业改革在顶层设计方面定好基调,但时至今日,国有资本的发展和混合所有制的推进仍然在探索之中。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2019世界并购大会上表示,国有企业要扭转观念,从管资产变成管资本。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动国有企业发展成为两大类型,一类是资本运营公司,另一类是资本投资集团。资本运营公司只有资本、没有债务,总资产等于总资本,有多少资本做多少业务。并且,资本运营公司只做投资、不做管理,不参与所投企业的具体经营,只根据财务指标决定去留。例如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管理3000多亿新元,投资领域遍布全球,但工作人员只有800余人。

资本投资公司则是产业类国资控股公司或者伞形投资公司。该公司如果有1万亿股权,可能形成2万~3万亿总资产。产业类公司至少分成三级——集团级专门从事投资决策、管理资本;公司级主要负责技术开发、市场开拓;工厂生产级负责全面的质量管理、安全管理、劳动人事管理等。因此往往规模庞大,如中石油、中石化、美国通用电气等。类似的,伞形投资公司旗下可能涵盖多个行业,但也以三级方式运作。

“目前我们的一个大问题是‘乱生小孩’,导致资本投资公司除了三级之外,还出现了四五六七级,子公司层层叠叠,每一级都有资本运作和投资决策的权力。但真正的资本投资集团,哪怕是再小的投资决策都只能在集团级进行。这就导致我们的国有资产流失出血点多,亏损时都绑在集团体系里抽血,盈利的时候集团分不到红利。”黄奇帆表示。

国有企业资本来源方面,黄奇帆认为,我们要形成一笔与GDP规模大致相当,即约100万亿的长期资金,这样股市、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资金来源有三部分,其一是社保基金,其二是商业保险中的寿险,其三是企业年金。但企业年金出台十余年,规模仅1.1万亿,寿险中能用于投资的比例也不高。反观美国,企业年金约10万亿美元,养老保险约9万亿美元,与美国的GDP总规模20万亿美元大体相当。这主要得益于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推行的年金和商业保险税收优惠政策,此举扭转了美股散户化的局面,也为长期资本积累奠定了基础。

“在改革的大环境下,必须把所有事情考虑周到,这样国资重组才能真正推开,否则都是纸上谈兵。”黄奇帆说。

黄奇帆总结认为,国有企业进行资本运作的目标无非有5种。第一是为了转制,如转为上市公司;第二是为了摆脱困境,如破产重整也是其中一种;第三是通过并购实现超常规发展;第四是当时代或政策变化的时候,在新格局中通过并购形成新的资源掌控力;第五是资源优化配置,让1+1大于2。

在国有资产并购重组过程中,黄奇帆建议,首先要通过国有集团的资本运作把上述多余的层级取消掉,消灭层层叠叠子子孙孙的“出血点”。其次,要退出产能过剩行业,警惕负债率畸高的企业,让资本向优秀企业家集中,资金向优秀行业产品集中,资产向优秀企业集中。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