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的新酒局

来源 | 《市界》ID: ishijie2018

作者 | 雷彦鹏

郭广昌对酒,真是情有独钟。

2015年8月,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舍得集团”)混改项目公开竞拍,挂牌底价为20.32亿元,经过203轮竞价,从燕郊地产圈杀出的天洋控股,以38.22亿元摘牌。

这让外界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在此之前,郭广昌的复星集团,接盘的呼声最高。

舍得集团是上市白酒企业舍得酒业的控股股东。作为舍得集团的核心资产,舍得酒业曾被评为“中国名酒”,还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剑南春、全兴大曲(水井坊)并称为“川酒六朵金花”。

天洋控股入主之后,便提出“到2020年,力争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的经营目标,并强调要做大做强白酒主业。可惜又巧合的是,2020年,天洋控股跳进了自己挖的坑,失去了对舍得集团的控制权。

2020年最后一天,天洋控股所持舍得集团70%的股权被拍卖。这一次,复星集团终于得手,通过旗下的豫园股份以45.3亿元竞得,郭广昌成了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当初擦肩而过,等待五年之后,终于“牵手”成功。

从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到入主位于甘肃的金徽酒,再到“豪饮”舍得酒业,复星的“胃口”越来越大,郭广昌的“酒局”也越来越豪华了。

在“新酒局”里,曾经的上海滩首富郭广昌,又有什么故事要讲呢?

“新酒局”的舍与得

2020年12月31日上午10时,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对天洋控股所持舍得集团70%的股权进行公开拍卖。

半个小时后,消息传出,复星集团通过旗下的豫园股份竞得。

本次拍卖起拍价为39.9亿元,最终经过27轮竞拍,竞买人豫园股份最终以45.3亿元成交。作者了解到,在竞拍前一天,豫园股份召开董事会,通过了参加拍卖的相关议案,授权公司管理层或其授权人士以不超过48亿元的价格参与拍卖。

竞拍当日午盘休市前,豫园股份盘中涨停。截至1月8日收盘,豫园股份因为“饮下”舍得酒业已经连续收获六个涨停,总市值达556亿,相较于12月30日增加了242亿元。

1月6日,上市公司舍得酒业公告称,豫园股份通过执行司法裁定的方式取得舍得集团70%股权,郭广昌成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至此,郭广昌的“酒局”再添重要成员,组成了一个“新酒局”。

回看2020年,对于郭广昌的“酒局”而言,可谓圆满。

5月,郭广昌通过豫园股份以18.39亿元入主金徽酒,10月,又通过海南豫珠以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完成了要约收购。至此,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对金徽酒的持股比例上升到了38%。

从5月27日发布筹划重大事项的停牌公告开始,远在大西北名不经传的金徽酒2020年内股价涨幅超过了210%,总市值从66亿元飙升至205亿元。

同时,在郭广昌“饮下”金徽酒后,小酒企在资本市场也开始受宠,队尾的“差等生”如金种子酒青青稞酒,短期内股价均大涨,有人将这种现象称之为“郭广昌效应”。

不过,要说郭广昌与酒的缘分,最早可追溯至他上大学的时候。

1985年,18岁的郭广昌考上了复旦大学的哲学专业,他坐火车从浙江东阳来到了上海。大二暑假,他只身北上到了北京,返程到了青岛时,馋上了青岛啤酒。他拿出两顿饭钱,才喝到了青岛啤酒。

那时候,他就想,要是每天都能喝到青岛啤酒,那该有多爽。

对青岛啤酒的味道“惦记”了整整30年后,郭广昌和他的复星系来了一次“豪饮”。

郭广昌

2017年12月,复星系从朝日集团手里拿下青岛啤酒H股17.99%的股份,总作价约66.17亿港元,成为了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郭广昌说这话时,是2019年,在这之前,复星系虽然与多家白酒企业传出过“绯闻”,但未曾修成正果。

2020年,郭广昌的“酒局”一再向白酒倾斜。在金徽酒“下肚”之后、拿下舍得酒业之前,复星集团对青岛啤酒完成了两波减持。

从2019年5月8日至2020年11月17日,复星集团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共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6790.2万股,减持比例约为5%。

根据公告大致计算得出,通过这一系列减持,复星集团套现合计超41.03亿港元,其中的24.87亿港元发生在9至11月。

紧接着,12月16日,复星集团再次减持青岛啤酒H股3100万股(占总股本的2.27%)。公告未披露此次减持均价,作者根据12月16日的收盘价大致计算出,复星集团此次减持套现约25亿港元。

青岛啤酒2020年在资本市场表现良好,复星集团的这两波减持可谓收获颇丰。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波减持套现合计约66亿港元,当初对青岛啤酒的投资刚好回本。

如今,在郭广昌的“新酒局”里,复星集团仍持有青岛啤酒H股股份1.44亿股,占总股本约10.57%;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持有金徽酒1.93亿股,占总股本的38.00%;豫园股份间接持有舍得酒业1.01亿股,占总股本29.95%。

郭广昌“新酒局”,更多是关于白酒的故事。

舍得酒业命运多舛

被郭广昌一再“追求”的舍得酒业,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位于四川射洪的舍得酒业,前身叫沱牌曲酒,在第五届(最后一届)名酒评选会上被评为“中国名酒”,赶上了名酒评选的末班车。

不过,舍得酒业虽有荣耀加身,但命运也实在多舛。从舍得酒业两次更名、多次变更实际控制人,大概就可以看出。

遂宁新闻网曾刊文称,舍得酒业面临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企业内部“体制不灵活、管理效率低、人事僵化、营销和品牌理念落后”,以至于自2005年跌出行业前十以来,舍得酒业销售增长乏力,2010年以后甚至一直在行业二十位之后徘徊。

那时候,舍得酒业还叫沱牌曲酒。

2001年以来,舍得酒业逐渐将重心向新推出的偏高端品牌“舍得”转移。为了提升“舍得”品牌的知名度,2011年6月,公司名由沱牌曲酒变更为沱牌舍得。

由于积弊已久,企业改制一波多折未有结果,再加上外部环境的变化,“舍得”品牌虽贡献不小,但还是没能力挽救企业经营的恶化。

2013年,舍得酒业营收14.19亿元,同比下滑了27.60%,净利润仅0.12亿元,下滑幅度达96.82%;2015年,又是双双大幅度下滑,净利润只有0.07亿元,下滑46.76%。

好消息是,这一年,混改终于有了进展,舍得酒业迎来了周政和他的天洋控股。

周政说,他第一次步入沱牌舍得厂区,就被那里的一草一木所感动,“可以说,我对沱牌舍得是一见钟情,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成功重组沱牌舍得。”

2015年8月,经过203次竞价,天洋控股以38.22亿元摘牌,较挂牌底价溢价88.08%。从2016年6月开始,天洋控股正式入主舍得集团,周政成为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

那时候,周政高瞻远瞩,设想着将舍得打造成百年企业:“天洋带给沱牌舍得不仅仅是资本,还有梦想、信念和智慧。我们愿意用100年的时间,将沱牌打造为世界一流的白酒品牌。”

天洋控股入主之后,对舍得酒业进行了大“瘦身”,1000多个产品被叫停,而且决意大力实施“沱牌”与“舍得”两大品牌战略。其中,“沱牌”主打中低端,“舍得”聚焦次高端。

2017年12月,沱牌舍得再次公告更名,将沱牌舍得变更为舍得酒业,以消除低端印象,凸显舍得品牌。当时,此举引发了热议,因为“沱牌”代表着历史传承,是中华老字号与老名酒。

在天洋控股的掌控下,舍得酒业近几年的发展还算顺利,业绩有了较大增长。按照营收规模,2019年,舍得酒业营收26.50亿元,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排名第13,比金徽酒营收多10亿元。

直到2020年8月,舍得酒业公告称,经自查,发现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019年度累计发生金额约为21.6亿元,2020年累计发生金额约为18.5亿元。截至公告日,尚未收回资金约为4.75亿元。

这引发了一系列事件: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未在承诺期限内归还借款,舍得酒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舍得”;周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舍得酒业时任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

之后,天洋控股持有舍得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且本次权益变动增加了射洪市人民政府在舍得集团的表决权比例,也因此,舍得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射洪市人民政府。

这场“闹剧”的结局,便是豫园股份与郭广昌的到来,舍得酒业实际控制人的再次变更。

复星的心思

对于舍得酒业而言,其已经进入了豫园股份及复星系的资本版图。豫园股份称,间接控制舍得酒业,是其完善产业布局的重要举措,符合豫园股份践行“产业运营+产业投资”双轮驱动,持续构建“家庭快乐消费产业+城市产业地标+线上线下会员平台”的“1+1+1”战略。

作为“老八股”之一,豫园股份(即以前的豫园商城),是中华商业第一股。2001年年底,郭广昌通过复星投资与豫园商城第一大股东签署了控股权转让、托管协议,复星投资成为豫园商城新的第一大股东。这被看作是复星系通过资本链条进行产业扩张的一个典型。

集复星系众多产业于一身的复星国际,业务庞大而繁复,外界很难看明白,郭广昌将这些业务分成了三大板块:健康、快乐、富足。

2019年,复星国际营业收入为1429.82亿元,快乐板块贡献最大,营收占比超47%。而快乐板块又分为旅游及休闲(包括三亚亚特兰蒂斯、Club Med等)、时尚、体验式产品及服务(包括豫园股份、青岛啤酒、百合佳缘、狼队等)三个子版块。

豫园股份不仅是其所在子板块的重心,也是整个快乐板块甚至整个复星系的重心。

2019年,复星国际的前五大产业公司收入占比为81%。其中,豫园股份排在第一,收入占比为30%;排在第二的是复星医药,占比为20%;之后,才是复星葡萄牙保险、复星旅文……

其实,这也反映出复星近几年的转型思路。如今,郭广昌给复星的定位不再是多元化的投资企业,他一再强调,复星是创新驱动的家庭消费产业集团。

在复星系,豫园股份的定位是“快乐产业旗舰平台”。通过内生式增长、外延式扩张等产业运营思路,其已经形成了珠宝时尚、文化餐饮、食品饮料、酒业、中医健康、美容美妆、宠物健康、国民腕表、度假村、房地产等多个产业集群。

白酒是豫园股份2020年的重大布局。截至2020年11月,豫园股份已拥有国内17个中华老字号,而金徽酒便是第17个。此次拿下舍得酒业后,沱牌将是其拥有的第18个老字号。

豫园股份旗下老字号品牌

但是,最近这两次“豪饮”的背后,也存在一定问题。在豫园股份控制了金徽酒和舍得酒业后,由于二者主营业务均为白酒的生产及销售,且销售区域存在一定交叉,因此产生了同业竞争的问题。

这方面有案例可循。因为与贵州茅台同属于茅台集团,涉及同业竞争,2019年10月,习酒叫停了IPO计划。

不过,有相关律师表示:“如果两家公司产品的定位、目标销售群体、销售地区等不同的话,有构不成实质竞争的可能。但如果构成同业竞争,复星系就要想办法予以消除。”

金徽酒与舍得酒业所在地不同。目前来看,各自重点覆盖区域也有一定差异。金徽酒业务以甘肃为主(销售占比90%以上);舍得酒业业务主要集中于四川、山东、河南、河北等省份及东北、华东地区,这些区域合计销售占比70%以上。

因此,豫园股份解释称,导致两家公司在各自产品的优势地区相互间竞争程度不大,不会对金徽酒及舍得酒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此外,将确保不干涉两家公司的自主经营,制定相应发展战略,争取实现两家公司在不进行实质性同业竞争的环境差异化发展。

但是,白酒行业的发展方向,就是要走出固有市场,开拓更大的市场,且产品要向高端化迈进。豫园股份称,如最终无法实现上述目标,将制定相应操作方案,消除潜在同业竞争。

在构建复星系的过程中,郭广昌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比如“中国巴菲特”“聪明的投机者”“资深太极追随者”等。但是,郭广昌对自己的评价却很简单:一个哲学系毕业的企业家。

本文来源:市界

作者:雷彦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