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实现全球定价权的关键节点

碳中和:实现全球定价权的关键节点
2021年09月14日 15:55 陆家嘴金融网

当代世界经济的竞争,实际上是科技创新背景下全球定价权的争夺。

中国在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过程,在国际贸易上的博弈过程就是在定价权上竞争过程。按劳动价值论分析,国际定价权由价值生产权、价值实现权和价值分配权等组合而成。中国经济发展了四十多年,老百姓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发展成果,国内市场没有发育成与世界经济排名第二地位对应,原因之一是国际垄断资本对中国剩余价值的转移。因为,中国唯有在对外贸易中掌握定价权的优势,剩余价值通过国际贸易转移到国内,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才能提高,共同富裕更有保障。

首先,从价值生产视角看,科技创新不及欧美,剩余价值被动转移出去。美国(包括欧洲、日本等)就是因为占据科技创新高地,因此通过科技创新实现更高生产效率,即其生产时间低于全球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生产成本低于全球生产成本,占据了价值生产的定价优势,通过与中国贸易得到大量的“国际贸易福利”,中国出口欧美等国的大量物美价廉的日用消费品,让欧美广大消费者得到了消费者剩余的实惠,仅2004年就为美国百姓节省了将近1000亿美元。比如,美国的批发-零售商,不仅通过销售中国的产品赚取了巨额的利润, 据报道,2004年美国公司从中国制造的产品中获得的利润近600亿美元。。2019年以来,美国对中国比较具有优势的出口领域通过提高关税进行进口限制;又对中国没有优势的进口和技术知识领域进行出口限制。美国对中国科技进口之遏制,亦是为了保持其科技创新之龙头地位,方便其更好地转移中国的剩余价值。中国要从欧美科技封锁中破茧而出,必须集聚举国优势+市场力量,在科技创新关键节点(如芯片等)上进行突破,在全球必要劳动时间以下进行价值创造,从而在价值创造上具有定价权,这是掌握全球定价权的必要条件。

其次,从价值实现视角看,国内市场发育不足,欧美等占据了定价权。由于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了剩余价值的国际转移,欧美国家将转移来的部分剩余价值以工资、消费福利等形式对其本国劳动者进行“收买”,从而形成全球主要消费市场;中国劳动者收入相对于欧美国家劳动者在二次分配中过低,国内市场因此相对而言购买力不足;在美国发起贸易摩擦时,从价值实现视角看,由于出口受到遏制,原先以出口即外循环为导向的产能出现过剩。因此,中国为此提出几大战略:一是高质量发展,以内循环为主,双循环发展战略,是为对冲国际市场的反作用,即一方面通过科技创新、提高 生产率,提高国产产品品质;二是打好脱贫攻坚战,全面实现小康水平,在此基础上全面推行乡村振兴战略,通过消灭城乡三大差别,重构国内乡村亿万级市场,抵消对外循环的过度依赖;三是协调好国内各利益主体的一、二、三次分配,提升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加大国内城市亿万级市场的培育。

第三,从价值分配视角看,美元霸权地位快速转移全球剩余价值。美国通过“国际金融交易”,利用美元全球货币霸主地位,通过大量放水贬值政策,再次实现剩余价值从全球向美国国内转移。在金本位崩溃后,美国通过控制石油和粮食,使美元获得国际通货地位,进一步获得国际商品和金融产品的定价权,可以轻易地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获得美元的“国际贸易福利”,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美元作为生息资本,本身不生产价值,但凭借美国的科技力量、科技力量支撑的智能制造力量,智能制造支持的军事力量,军事力量投放形成的对能源等控制力量,能源等控制力量等组合成了美元的全球货币霸主地位。美元的全球货币霸主地位,成就了美国通过放水,实现了出口的是美元,进口的是实物财富,并将货币贬值引发的通货膨胀向全球转移,实现了剩余价值向美国转移的战略。

中国要走强国之路,必须扭转在国际贸易(科技、商品和金融)中的现实局面,清洁新能源发展的蓝海战略,是新强国之路的必然选择。我们不仅要在石油发展战略上与美国形成不同的思维,还要从新能源战略上形成强国战略,即通过科技创新,充分利用中国的光热资源、风能资源、生物质资源、地热资源、潮汐资源,走新能源中国特色发展之路。中国提出的碳达峰(2030)与碳中和(2060)时间窗口,亦是中国科技创新的时间窗口,亦是碳金融全面发展的时间窗口,更是新能源战略实施的时间窗口。

新能源强国之路,我们必须在产业发展中形成可控制的产业链,包括新能源的资源、新能源储备设备制造要自控,同时,推行鼓励使用新能源的制度、机制、税收和其它优惠政策,即新能源发展的公司和新能源使用的单位,都有要有相应的优惠政策,先将产业做大,形成规模,成为能源产业的核心部分,国家的强大和安全才有保障。这样国内经济发展也不会受国际油价“绑架”,国家经济安全也会得到保障。随着生态文明建设在中国全面铺开,随着绿色高质量发展深入人心,随着2021年夏季碳排放权全国市场的正式启动,碳债权、碳股权和碳期权(期货)等金融产品的开发将陆续涌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亦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即碳债权交易市场,随着上市企业ESG相关指标考核引入,特别是碳股相关指数的开发,未来碳期权(期货)交易将成为引导中国科技创新的指挥棒。

在重化工业时代,如果说石油和粮食是国际经济椭圆运行的两个焦点,这两个商品不仅关系到国家安全,更是强国的必然选择;那么在后工业化时代,新能源和粮食安全之发展水平、发展宽度将决定一国在全球定价权的排名。全球定价权决定了一国剩余价值是被动转移出去还是主动转移进来的关键力量。碳中和,指明了中国科技创新的方向,亦是中国成为全球定价权的关键节点。

中国传统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比大,在数字经济时代,唯有围绕碳达峰与碳中和的要求,进行脱胎换骨式的自我创新升级,才能在低于全球必要劳动时间基础上进行价值创造,才有可能通过转移全球剩余价值并为共同富裕出更多的力;唯有在科技创新推动更高效率更高质量基础上推进公平事业、实现共同富裕,才有可能培育亿万级的国内大市场,才能在高质量发展下,内循环顺利进行。

能源是现代经济发展的血液,碳中和引导的新能源发展将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持。围绕新能源的发展,中国必然以科技强国和经济安全为战略考量;大力发展新能源,必须大力发展无处不在的新能源储备,才能为生产和生活提高持续不断的新能源;只有新能源储备上的科技创新实现突破,中国的能源安全才有保障,中国的经济命脉中国人才能自己真正掌握。因此,碳中和推动的新能源和产业发展战略不仅是国家的意志,也将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意志,这种意志已经在产业政策上充分体现,还会在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继续表现,因为掌握全球定价权的强国之路任重而道远。

(文/李毓桔,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