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 | 中国光伏企业消亡2744家,平均寿命2.5年!谁之过?

震惊 | 中国光伏企业消亡2744家,平均寿命2.5年!谁之过?
2018年12月03日 09:46 华夏能源网

随着我国光伏产业的爆发式增长,不少民营资本嗅到了血腥味,一边快速成立公司进入市场,一边紧锣密鼓地寻找合适项目,准备在产业大潮下“大捞一把”。

然而,进入2018年,特别是在531新政之后,中国光伏产业进入急速变革的新时期,在产能过剩、补贴退坡、融资困难、规模调控等系列现实的重压下,企业面临的风险和问题集中爆发。

在这一过程中,既有勇扛“降本增效”重任的绿色先锋,也有挣扎在没落边缘的衰败者。

据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统计,截止目前,我国已注销光伏企业达2744家,平均寿命2.6年。虽然大批企业消亡,但是我国光伏产业发展迅速,已占全球超70%,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国家名片”,其中,光伏企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目前,面临国际、国内光伏市场发展的新形势,光伏企业走进新的发展阶段,须调整发展思路,在这一过程中,国家层面带来的信心尤为珍贵,政府应该更加关注光伏企业的发展问题,推出更深层次的产业政策来扶持国内光伏产业渡过难关,维护光伏产业健康发展。

据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统计,13省消亡企业超百家,包括湖南省、河北省、新疆、陕西省、湖北省、江西省、内蒙古、安徽省、江苏省、河南省、浙江省、广东省、山东省,13省共计消亡1866家,占比高达68%。

消亡重灾区:山东省、广东省、浙江省光伏企业消亡数量位居前三,成为消亡重灾区。

光伏新政之后消亡重灾区:截至目前,2018年6月以后注销光伏企业已达638家,其中,浙江省、山东省、河南省注销企业位居前三,成为新政发布之后的消亡重灾区。531新政后,光伏企业资金压力更为严峻,一般能获得银行贷款的民营光伏电站投资企业都必须是上市公司,贷款利率需在基准上浮15-30%,可能要达到8-10%,甚至10%以上的水平。在资本寒冬的重重困难中,明星光伏企业能够通过抵押、售股、发行债券等方式获得融资,进行大规模产能扩张。但是,极高的负债率和高昂的资金成本给中小型光伏企业蒙上了阴霾。

2015年和2016年是“初创潮”,2017年和2018年是“破产潮”:我国注销光伏企业多成立于2015年和2016年。然而,2017年之后,却进入密集消亡期,注销光伏企业数量骤增,由2016年的405家增至2017年的906家、2018年11月的1154家。2016年之后,仅仅不到两年时间,消亡2060家企业,占比高达75%。

消亡企业多处于光伏产业链下游:查阅已消亡的光伏企业经营范围发现,2017年、2018年集中注销的光伏企业多以太阳能光伏电站的开发、建设及运营管理,光伏系统应用及系统开发,光伏系统工程施工及集成,光伏设备、光伏产品销售等业务为主,即多处于光伏产业链下游,相较于上游硅片、硅料以及中游电池片、电池组件技术研发环节而言,下游进入门槛较低,造成了大量小型光伏企业涌入,其中不乏存在一些想赚“快钱”、空手套白狼的“掮客”公司、空壳公司,这些企业陷入“破产危机”也是必然。

存活时间超过全国平均寿命(3年)的注销企业数量有582家:我国民营企业不仅数量众多,其生命周期大多比较短暂。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长张茅曾表示,比起美国、日本而言,我国民营企业生命周期差距很大、比较短,我国小微企业平均生命周期仅有三年。经过统计发现,注销企业中,熬过艰难的3年存活“门槛儿”的企业有582家,占比21%。

分省份详情分析:

广东省

广东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78家,通过分析各企业的存活时间发现,广东省注销光伏企业存活时间大多比较短暂,存活时间多数在两年以内,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08家,占比超60%;存活时间超5年的企业数量只有29家,占比16%;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更是凤毛麟角,只有7家,占比约4%。

其中,存活一年以内的注销企业数量有60家,占比高达33.7%;存活时间为1-2年的企业有48家,占比为27%;存活时间为2-3年的企业有22家,占比为12.4%。存活一年以内“短命”企业多在2018年注销,存活八年以上“长寿”企业注销时间多集中于2016年和2017年。

2015年之后,随着广州、佛山和东莞等地方陆续出台光伏补贴政策,以及分布式光伏配套政策、补贴拨付的及时落实,依托繁荣发展的工业、制造业,以及雄厚的经济基础,广东省注册光伏企业数量骤增。

此外,光伏企业注销时间多集中于2014年至2018年,各年注销企业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注销企业数量分别为12家、15家、34家、51家、66家。各年注销企业的平均存活时间比较集中,为2-3年。注销企业既有吴川瑞恒光伏电力有限公司、阳江鸿丰中成光伏有限公司等“成立即死亡”的企业,也有广州桑高太阳能技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创益太阳能建材有限公司、仁化县华奥太阳能、深圳市君启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等存活时间超8年的“长寿”企业。

广东省是发展分布式光伏的重点地区,但是,2017年,当各光伏开发公司准备在广东大展拳脚的时候,由于贫困人口不多的广东省宣布2017年光伏电站开发指标全部用于光伏扶贫,这对各商业地面电站开发商打击不小,很多企业由于传统粗放的开发模式而发展受挫,这一年,光伏企业注销数量同比增长高达50%。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是广东省注销企业数量最多的一年,尤其是受到531光伏新政的影响,截至目前,2018年6月以后注销企业数量已达32家,几乎与2016年全年注销数量相当。

广西省

广西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61家,通过分析各企业的存活时间发现,广西注销光伏企业存活时间大多比较短暂,存活时间多数在两年以内,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38家,占比超62%;存活时间超5年的企业数量只有8家,占比13%;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2家,占比约3.3%。其中,存活一年以内的注销企业数量有17家,占比27.9%;存活时间为1-2年的企业有21家,占比为34.4%;存活时间为2-3年的企业有8家,占比为13.1%。存活一年以内“短命”企业多在2017年注销,存活八年以上“长寿”企业注销时间多集中于2018年。

2014年、2015年之后,随着广西光伏电站建设实施方案逐渐明晰,广西已经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成立于2014年之后。2015年之后,光伏市场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每年注销光伏企业数量比较平稳,多在10家左右。但是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广西光伏企业注销数量骤增,较2017年全年增长了近两倍,而且,受新政影响,今年注销光伏企业多为平均存活年数稍久的企业,平均存活年数为3年,其中,宾阳县义发太阳能服务中心寿命为6.1年。

海南省

海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29家,通过分析各企业的存活时间发现,海南省注销光伏企业存活时间比较短暂,平均存活时间为2.7年。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7家,占比超58%;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4家,占比13%;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3.4%。

2013、2014两年,国家能源局批复各省建立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30个,但海南省却一个也没有。2014年《海南省2014—2015年节能减排低碳发展行动方案》指出,加大对光伏、光热应用扶持力度,研究出台光伏发电管理办法,鼓励市县对光伏、光热应用(包括家庭光伏屋顶)进行扶持,此后,海南省光伏企业逐渐增加,已经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成立于2015年之后。

近年来,海南省每年注销光伏企业数量比较均衡。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海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骤增,2018年6月以后注销企业数量已经与2017年全年数量相当,而且,受新政影响,今年注销光伏企业多为平均存活年数较短的企业,这些企业尚未形成规模效应,抗风险能力较弱,平均存活年数为1.6年,其中,儋州鹏杨光伏农业有限公司只存活0.8年。

河南省

河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67家,存活时间比较短暂,平均寿命为2.4年。通过分析各企业的存活时间发现,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09家,占比超6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22家,占比13%;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3家,占比约1.8%。

2015年下半年以来,河南省光伏发电项目建设积极性高涨,光伏发电项目备案规模迅速增加,目前已经注销的光伏企业也大多集中注册于2015年、2016年、2017年。

近年来,河南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逐年递增。尤其是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河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骤增,今年6月以后注销企业数量为40家,比2015年和2016年两年之和还要多,其中,成立11年之久的河南国光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这一“长寿”企业在这轮政策调整中也轰然倒塌。

湖北省

湖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28家,存活时间短暂,平均寿命为2年。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85家,占比超66%;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8家,占比6%;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3家,占比约2.3%。

2015年以来,湖北省光伏发电项目备案规模迅速增加,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5年、2016年、2017年这三年。

此外,近年来,湖北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逐年递增。尤其是2017年之后,注销数量增长迅速。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注销企业数量已达28家,已超今年上半年数量,其中,成立13.6年之久的武汉天力太阳能配套工程有限公司这一“长寿”企业也在这轮政策调整中消失。

湖南省

湖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02家,存活时间短暂,平均寿命为2.1年。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67家,占比超6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10家,占比9%;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2家,占比约2%。

目前湖南省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4年之后,此外,2017年之后,湖南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骤增。

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注销企业数量已达32家,已超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湖南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多是成立时间在2年以内的“年轻”企业,平均寿命为1.6年,存活最长的企业也只有3.9年。

重庆

重庆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0家,平均寿命为4.5年。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5家,占比50%;不存在成立5-10年的企业;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10%。

通过上表发现,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3年。此外,2014年之后,重庆每年注销光伏企业数量非常少,并且比较均衡。

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已有3家企业注销,是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的3倍。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重庆注销的光伏企业多是成立时间在3年以内的企业,平均寿命为2.7年,存活最长的企业也只有4.1年。

四川省

四川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53家,平均寿命为3.3年。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36家,占比68%;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9家,占比17%;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1.9%。

通过上表发现,四川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4年之后。此外,2017年之后,四川省每年注销光伏企业开始增多。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4家企业注销,已经超过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四川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3.9年,成立15年之久的四川省澳链光伏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也受新政影响而注销。

贵州省

贵州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24家,平均寿命为2.1年。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7家,占比超7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2家,占比8%;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4.2%。

贵州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4年和2017年。此外,2017年之后,贵州省每年注销光伏企业开始增多。

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7家企业注销,几乎等于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的2倍,相当于2017年全年的注销数量。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贵州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只有0.8年,成立最长时间的企业寿命也只有1.1年,可见,由于这些公司规模效应和技术优势欠佳,抵抗政策波动风险的能力较差。

云南省

云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96家,平均寿命为4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4年以内。 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66家,占比超68%;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13家,占比13.5%;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4家,占比约4.2%。

通过上表发现,云南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5年和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云南省每年注销光伏企业开始增多。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6家企业注销,等于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云南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只有2.8年,成立18年之久的玉溪市杰洋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西藏

西藏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31家,平均寿命为4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7家,占比超5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6家,占比25.8%;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4家,占比约12.9%。

通过上表发现,西藏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5年和2016年。此外,2018年之后,云南省注销光伏企业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1家企业注销,是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的两倍。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西藏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4.2年,成立长达14.8年之久的拉萨力诺光伏高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陕西省

陕西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26家,平均寿命为2.3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72家,占比超57%;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12家,占比9.5%;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2家,占比约1.6%。

通过上表发现,陕西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5年和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陕西省注销光伏企业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7家企业注销,是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的两倍多。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陕西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5年,成立长达7.4年之久的西安狮雄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甘肃省

甘肃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55家,平均寿命为2.8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3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36家,占比65.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4家,占比7.3%;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1.8%。

通过上表发现,甘肃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集中注册于2013年-2015年。此外,2016年之后,甘肃省注销光伏企业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5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甘肃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1年,其中,成立成时间最久的永靖县正辉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也只存活2.9年。

青海省

青海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30家,平均寿命为2.9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6家,占比超5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7家,占比23.3%;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约3.3%。

通过上表发现,青海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1年之后。此外,青海每年注销光伏企业数量较少,都在10家以内。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只有1家企业注销,为存活时间1.4年的都兰昌东新能源光伏发电有限公司。

宁夏

宁夏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65家,平均寿命为2.9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34家,占比超5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6家,占比9.2%;没有存活时间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宁夏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5年和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宁夏每年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8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宁夏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3.2年,成立长达6.8年之久的宁夏顺捷太阳能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新疆

新疆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21家,平均寿命为2.4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3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94家,占比超77%;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4家,占比3.3%;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0.8%。

通过上表发现,新疆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4年和2015年。此外,2017年之后,新疆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7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新疆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3.7年,成立长达10.4年之久的新疆绿能阳光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安徽省

安徽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45家,平均寿命为1.8年,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07家,占比超70%;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7家,占比4.8%;不存在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安徽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4年-2017年。此外,2017年之后,安徽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2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安徽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8年,成立长达6.7年之久的安徽润福太阳能产品制造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福建省

福建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63家,平均寿命为1.9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41家,占比超6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3家,占比4%;不存在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福建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5年左右。此外,2017年之后,福建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9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福建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2年,成立长达7.2年之久的南平南极光太阳能有限责任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江西省

江西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42家,平均寿命为2.5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79家,占比超5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17家,占比12%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0.7%。

通过上表发现,江西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4年之后。此外,2016年之后,江西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3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江西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3.2年,成立长达8.4年之久的江西中呈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思漳太阳能发电分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山东省

山东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79家,平均寿命为1.9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17家,占比超6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7家,占比3.9%;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3家,占比1.7%。

通过上表发现,山东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4年-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山东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47家企业注销,已超过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山东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9年,成立长达10.1年之久的山东帅克新能源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北京市

北京市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21家,数量比较少,平均寿命为5.7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呈现两极分化的现象。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10家,占比约47%;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10家,占比47%;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4家,占比19%。

通过上表发现,北京市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0年、2015、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北京市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加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4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北京市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5.3年,成立长达11.6年之久的北京市聚日升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天津市

天津市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38家,数量比较少,平均寿命为1.8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27家,占比超71%;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1家,占比2.6%;不存在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天津市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6年。此外,虽然天津市每年注销企业数量绝对值不多,但是,2017年之后,天津市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9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天津市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4年,成立长达7.2年之久的天津恒源晟辉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在这次新政风波中注销。

河北省

河北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04家,平均寿命为2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3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91家,占比超81%;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4家,占比3.8%;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1%。

通过上表发现,河北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4年-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河北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23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河北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7年,多为成立时间比较短的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弱。

山西省

山西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33家,平均寿命为2.2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3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28家,占比超84%;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3家,占比9%;不存在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山西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5年-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山西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8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山西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3.4年,成立6.5年之久的山西太阳能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在此次政策风波中注销。

内蒙古

内蒙古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144家,平均寿命为1.9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3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有124家,占比超86%;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有6家,占比1.4%;不存在存活十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内蒙古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5年-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内蒙古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29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内蒙古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6年,成立8.1年之久的鄂尔多斯市嘎尔特太阳能光电有限公司在此次政策风波中注销。

辽宁省

辽宁省光伏企业注销数量一共77家,平均寿命为1.7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57家,占比超74%;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4家,占比5.2%;存活10年以上的企业只有1家,占比1.3%。

通过上表发现,辽宁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6年左右。此外,2017年之后,辽宁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24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辽宁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6年,成立6.8年之久的锦州阳光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在此次政策风波中注销。

吉林省

吉林省注销光伏企业一共50家,平均寿命为1.8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全部集中在5年以内,不存在存活5年以上的企业。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35家,占比70%。

通过上表发现,吉林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6年左右。此外,2017年之后,吉林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12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吉林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5年,注销企业寿命较短。

黑龙江省

黑龙江省注销光伏企业一共99家,平均寿命为1.5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82家,占比82%;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4家,占比4%;不存在存活10年以上的企业。

通过上表发现,黑龙江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6年左右。此外,2017年之后,黑龙江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0家企业注销,是今年上半年注销数量的两倍。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黑龙江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2年,成立5.9年之久的绥滨昱辉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也在这轮政策调整中消失。

上海市

上海市注销光伏企业一共43家,平均寿命为4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集中在4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28家,占比65%;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数量只有11家,占比25%;存活10年以上的企业有3家,占比7%。

通过上表发现,上海市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1年和2014年。此外,2017年之后,上海市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上海市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4.6年,成立10年之久的上海天甘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这一“长寿”企业也在这轮政策调整中消失。

江苏省

江苏省注销光伏企业一共155家,平均寿命为3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为2年以内和3-4年。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74家,占比47%;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有25家,占比16%;存活10年以上的企业有2家,占比1.3%。

通过上表发现,江苏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1年和2016年。此外,2017年之后,江苏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30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江苏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2.7年,成立11.9年之久的江苏鑫和泰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这一“长寿”企业也在这轮政策调整中消失。

浙江省

浙江省注销光伏企业一共175家,平均寿命为2年,注销企业的存活时间多为2年以内。其中,存活时间2年以内的企业有133家,占比76%;存活时间5年以上的企业有14家,占比8%;存活10年以上的企业只有2家,占比1.1%。

通过上表发现,浙江省目前已注销的光伏企业大多注册于2016年和2017年。此外,2017年之后,浙江省注销光伏企业数量增幅较为明显。2018年光伏新政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65家企业注销。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后,浙江省注销的光伏企业平均寿命为1.8年,成立16.9年之久的浙江诚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这一“长寿”企业也在这轮政策调整中消失。

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认为,光伏产业新一轮洗牌加剧,想要快进快出赚“快钱”的企业最终将被淘汰出局,而单纯为了扩大业务规模融资,欠缺成熟商业模式也将会由盛而衰;虽然处于低谷期,但是我国光伏产业已经获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速度和巨大成就,光伏发电有望成为我国未来份额最大的主导能源之一,光伏产业正在由一个野蛮、无序生长的状态进入到新的规则和法制秩序的状态,在这一背景下,面对光伏行业平价上网的新周期,光伏企业在紧急自救的同时,应避开非理性竞争,坚持创新,重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走出民营经济新困境的可行尝试,迎接光伏春天的到来。

此时,光伏产业面临平价上网的最后阶段,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也呼吁国家相关政策制定部门,能充分考虑光伏产业的发展现状和全球形势,能够出台实质性的产业政策,降低光伏产业的非技术成本,制定合理的发展规划,呵护光伏产业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促进平价时代的快速到来,推动光伏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文章经: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授权转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