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明诚发债还债,背后的“隐形富豪”在收麦子

当代明诚发债还债,背后的“隐形富豪”在收麦子
2019年11月15日 10:15 虎符财经

2015年,当代明诚通过收购强视传媒跨入影视行业,2016年收购双刃剑公司进军体育行业,2017年拿下新英体育继续跑马圈地。当“寒潮”来临,依靠“影视+体育”双轮驱动的当代明诚能否幸免?

近日,当代明诚(600136.SH)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规模不超过6亿元,所募集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

行业寒冬下,“缺钱”是公司的常态,当代明诚也不例外。

当代明诚发债偿债

2019年上半年,当代明诚实现营业总收入9.97亿,同比增长14.3%;实现归母净利润6.28亿,同比增长480.5%。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32.9%,同比降低5.3个百分点,净利率为50.4%,同比提高39.9个百分点。

大致看来,这是一份不错的业绩报告,但却掩盖不了公司现金流紧张的事实。

上半年,当代明诚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3.98亿元,同比减少221.99%;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23亿元,同比减少88.4%。

图片来源:当代明诚财报

对于此次发债,当代明诚的解释是“拓宽公司融资渠道”。如今结合其财务数据,融资问题确实是当务之急。

市场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今,当代明诚债务迅速膨胀。负债从2015年3.07亿元增加至2018年63.98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负债总额达61.64亿元,资产总额为106.6亿元,其中包括近33.82亿元商誉。

说到底,困境之下迫不得已的转型是缘由。

当代明诚的前身为道博股份,该公司1992年在武汉成立,先后运营过磷矿石贸易、地产开发及学生公寓管理。2004–2006年中期,道博股份持续亏损,公司面临退市危机,不得不考虑另谋他路。

恰逢文化产业在资本助推下葳蕤葱茏,于是,道博股份动灵机一动,开启了自己的“买买买”生涯。

2015年,道博股份通过收购强视传媒100%股权进入文化产业,并逐渐剥离此前不相关的业务。

2016年,道博股份收购体育营销公司双刃剑100%股权,正式进军体育行业。同年,道博股份更名为当代明诚,顺利搭上体育传媒概念“快车”。

2017年,当代明诚收购汉为体育、新英体育,进一步跑马圈地。

可问题来了,钱从哪儿来?

资本市场是个好东西,就像当代明诚公告说的,“公司充分发挥在资本整合、人才整合、 业务整合以及专业整合等方面的优势,努力实现文化产业战略目标和业务版图的不断扩大。”

而随着当代明诚故事越讲越高级,湖北资本市场举足轻重的“当代系”开始浮出水面。

“买出来”的当代系

2015年,武汉当代集团成为当代明诚(600136.SH)的第一大股东。所谓承继衣钵大概就是这样,母公司当代集团本就是一个热衷“买买买”的资本市场老手。

2010年,当代集团竞得安徽华茂集团36.77%的股份,间接持有其旗下上市公司华茂股份股权;2013年-2015年,通过资本市场的多次运作,当代集团先后控股或参股三特索道、当代明诚、光洋股份、天风证券等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9.26%、24.86%、8.63%、14.4%,资产体系由实业扩展至金融。

此外,当代集团还拥有杰士邦的生产厂家人福医药,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武汉大学珞珈学院等高等院校,业务涵盖医药、地产、金融、旅游、教育、文化、矿产等诸多领域,资产高达970多亿。

不过,在不断“买买买”的同时,也为公司埋下隐忧。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当代集团资产总计973亿元,其中因收购带来的商誉83亿元;负债62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达133亿元,但账面货币资金却仅有74.993亿元,可见其短期偿债压力还是很大。

报告期内,当代集团净利润大幅减少至18.83亿元,上年同期为22.98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额为-17.65亿元。

此外,当代集团主要子公司也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偿债压力。

虎符财经查阅其《2019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截至2019年1月,当代集团本部待偿直接债务融资余额为86亿元,子公司人福医药待偿直接债务融资余额为55亿元,孙公司当代明诚待偿直接债务融资余额为8.5亿元,全部为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合计149.5亿元。

庞大产业帝国背后,究竟是谁在长袖善舞?“资本忙人”、“隐形富豪”、慈善家,那个才是艾路明的真身份?

“隐形富豪”艾路明

股权穿透后,艾路明是当代集团的实控人,持股26.21%。

对于混迹资本市场人来说,艾路明并不陌生,他掌控的当代集团是湖北最大民营集团公司,旗下拥有一级控股子公司22家,二级控股子公司124家。

对于目前当代集团的现状,有人问艾路明,如何看待企业经营多元化的讨论。

“我觉得这种讨论没那么重要。”艾路明认为,中国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企业面临各种各样的机会,企业如果保持分享的文化,无论进入哪一领域,都有寻找到最好的可能。

目前看来,艾路明的当代集团难说已经寻找到最好的可能。

《2019 LEXUS雷克萨斯·胡润百富榜》,艾路明亿元财富位列第666位。

只不过,随着企业越做越往上,艾路明反而越来越下沉。

2019年秋收,阿拉善地头田间,艾路明弯下腰,手起刀落,谷子“刷刷刷”地倒在一旁。完成任务后,艾路明抱着一捆谷子,满脸洋溢着秋收的喜悦。

2019年初,《中国慈善家》评选出“2018年度十大社会推动者”,展现榜样的力量,其中包括艾路明。

2018年,一直以来对“善经济”青睐有加的艾路明正式“升官”,成为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七任会长。

的确,这就是艾路明现在的身份,慈善家、“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副会长、SEE基金会湖北项目中心主席”。

“将其80%的经历投入了慈善”,艾路明在接受采访时曾直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热衷慈善的人,却在30多年的时间内,建立起千亿的资本帝国,令人诧异。深挖其创业史,资本市场纵横史,却也情理之中。

众所周知,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扫地僧”是个深藏不露的顶尖高手。

艾路明,无疑是一个披着黄金袈裟大隐于世的“扫地僧”。

作者:虎符财经

END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