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农商行中间业务下滑 放贷偏好房地产引发连锁反应

广州农商行中间业务下滑 放贷偏好房地产引发连锁反应
2020年01月10日 12:01 投资时报

2016—2018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9.76亿元、22.91亿元和15.4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9.58%、16.99%、7.58%

去年是广州农商行(1551.HK)改制完成十周年。

身处经济发达地区,和很多同类型银行比起来,广州农商行所处位置可谓得天独厚,其改制十年发展的确迅速,2017年该行实现在香港上市,是广东省首家上市的地方性银行,也是全国第三家上市的农商银行。

盈利状况看起来尚可。广州农商行上半年集团实现营收108亿元,同比增长32.11%;净利润36.73亿元,同比增长 8.30%,2016年至2018年,广州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2.03亿、134.87亿、204.03亿,逐年增长。

但是近年来,广州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持续降低,在营业收入比重更是大幅下滑。2016—2018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29.76亿元、22.91亿元和15.4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9.58%、16.99%、7.58%;2019年1—6月,该行手续费及及佣金净收入为8.1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7.55%,占比继续下降。该项目的下降主要还是因为监管加强及资产新规影响,造成该行咨询顾问业务手续费收入、理财产品手续费及管理费收入以及代理及托管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的影响。

广州农商行放贷风格较为激进,后续带来不少问题和困扰,如不良攀升、催收案件高发、员工为了放贷不惜以身试法等。

房地产贷款占比最高

虽然是一家农商行,但其行事风格“很豪气”。

其放贷增速甚至高于本地区平均水平。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增速分别为20.08%、27.74%、18.68%,而广州市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年复合增长率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15.06%、19.37%,广州农商行发放贷款增速明显高于地区情况。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贷款投向方面,房地产贷款在广州农商行占比最高。根据招股书,广州农商行贷款主要投向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制造业四个行业,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8年、2017年、2016年,该行在前述四个行业的贷款总额合计占公司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7.89%、67.4%、65.93%和64.51%。而房地产贷款在这四个行业中占比又是最高的,2019年上半年公司贷款中的房地产贷款占比高达20.92%。同时还注意到,该公司股东中房地产类公司股东不少。

一家农商行将房地产业务作为主业是否合乎监管定位?截至发稿,广州农商行也未对《投资时报》的问询做出回应。

激进容易引发问题,去年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一则广州农商行员工违规放贷的案例。判决文书显示,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期间,广州农商行原奥园微小贷中心业务主管李晓明及其下属三名业务经理为完成银行放贷业务,共同违反《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及相关业务管理的规定,未对其所经办或审批贷款的借款人身份信息、借款用途、偿还能力、还款方式等情况进行严格审查,使190名借款人获得贷款近1.9亿元,但有1.3亿元逾期无法还款。后经终审裁定,三名被告人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分别被处以不同程度的有期徒刑及罚款。

激进放贷也给广州农商行带来了回收难题,为了催收,该行启动了大量诉讼和仲裁。截至2019年6月30日,广州农商行及其控股子公司存在单笔争议标的本金金额在1000万以上、作为原告且尚未了结的重大诉讼案件及作为申请人且尚未了结的重大仲裁案件共122件,诉讼金额(按本金计算)约81.16亿元。

此外,广州农商行2019年还经历了高管震荡。去年8月23日,广州市纪监委发布消息,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早在一个月前,该行就已公告称王继康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该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目前由副董事长兼行长易雪飞暂为履行董事长和授权代表职务。据悉,王继康自2009年担任广州农商行副董事长、行长,2013年出任董事长,管理该行超过十年。

重组贷款半年暴增78.65%

激进放贷也造成了广州农商行资产质量风险进一步加大,2019年上半年不良出现“双升”。

不良贷款率在经历了2017、2018年的短暂下降后,2019年上半年不良再次抬头。数据显示,2016、2017、2018、2019年6月30日,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1%、1.51%、1.27%、1.4%。

不良贷款余额2018年同比虽然也上升,但幅度没有2019年上半年大。2018年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同比上升7.95%,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大幅上升了30.26%。

对于不良“双升”,广州农商行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受潮州农商银行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

与此同时,广州农商行2019年上半年拨备覆盖率反而有所下滑。数据显示,其拨备覆盖率在经历了2017、2018年的短暂上升后又再次下滑,2016年至2018及2019年6月30日,广州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是178.58%、186.75%、276.64%、234.34%。

贷款方面,广州农商行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进一步升高,2019年上半年从前一年末的6.19%上升到6.36%,风险进一步加大。

贷款五级分类数据也不乐观。广州农商行关注类贷款、次级类贷款和可疑类贷款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均出现上行,关注类贷款增长了33.42%,次级类贷款增长了50.76%,可疑类贷款增长了22.49%。

逾期贷款方面,广州农商行中期贷款逾期增加较多。2019年上半年逾期90天至一年(含)的贷款较2018年末增长了59%,逾期1年至3年(含)增长了27.7%。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逾期贷款率分别为3.56%、2.03%、2.24%、2.16%,一直处于2%以上。对此,在证监会对广州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书中提出疑问:“是否存在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广州农商行自2018年起重组贷款增长加快。招股书显示,2018年该行重组贷款增长了15.25%,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又暴增78.65%。从具体三种重组方式来看,借新还旧2018年同比增长了3.68%,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激增86.61%;贷款展期2018年同比大增116%,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末有所下滑,但还是明显高于2016年、2017年;贷款重组2018年同比微增3.03%,但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飙升120.12%。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