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扶贫为慈善捐赠重点方向 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年增长近10亿

教育扶贫为慈善捐赠重点方向 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年增长近10亿
2020年01月15日 12:26 投资时报

中国慈善事业蕴藏巨大的发展潜力,数字化技术的迅速发展也渗透到公益慈善行业,这很可能将成为高净值人群未来实现慈善捐赠的重要途径

《投资时报》研究员 苏慧

对于财富创造者而言,慈善捐赠是其体现社会责任的重要途径,而近年来,财富创造者们对慈善事业的关注度及投入度持续提升。

近日,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系统梳理了来自胡润研究院、贝恩公司、凯捷公司、瑞银集团、普华永道、波士顿咨询、建设银行中信银行招商银行、建信信托、五矿信托、平安银行私人银行、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全球联合之路、福布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等数家第三方咨询机构及财富管理平台调研报告及相关资讯,最终研究整理出《2020中国新贵阶层投资报告》。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9)》显示,在社会捐赠方面,根据已公布的统计数据和测算数据,2018年中国社会捐赠总量预估约为1128亿元,这一数据较上一年度的1526亿元下滑26%。不过从整体来看,2018年由社会捐赠总量、全国志愿服务贡献价值和彩票公益金三者之和构成的全核算社会公益总价值预计达3265.2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

在超高净值人群慈善领域,来自福布斯和胡润研究院的相关调研则更趋细化。《福布斯2019中国慈善榜》数据显示,上榜的100位企业家(企业)2018年现金捐赠总额为191.77亿元,与上一年度的173.1亿元相比,上涨10.79%。而《2019胡润慈善榜》则按其统计口径,将114位年度慈善捐赠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绝大多数为企业家)纳入榜单。数据显示,前述114名上榜慈善家总捐赠额达到224.56亿元。

从慈善捐赠的方式及潜力来看,来自贝恩公司及全球联合之路(NGO组织)的《中国互联网慈善:激发个人捐赠热情》报告显示,中国慈善事业蕴藏巨大的发展潜力,数字化技术的迅速发展也渗透到公益慈善行业,这无疑成为慈善组织发展的大好良机,也很可能成为未来实现慈善捐赠的重要途径。

此外,在过去的一年中,慈善信托的发展也承载了来自家族传承和社会公益两方面的良好愿景。

教育、扶贫为慈善捐赠重点方向

尽管捐赠数额有所差异,但来自福布斯及胡润研究院的两份报告均显示,教育和扶贫为高净值人群的主要捐赠方向。

《福布斯2019中国慈善榜》显示,教育方向的捐赠几乎占据了半数份额,达到48.57%,绝大多数企业家乐于向母校捐赠现金或设立专项教育基金。

相关榜单显示,2018年国内各高校共计受捐43.6亿元,前十名受捐大学分别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福州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武汉大学、西湖大学、中山大学、杭州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南开大学。而位列前三名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福州大学受捐赠金额占比近半。

《2019胡润慈善榜》亦显示,向教育领域投入捐赠的人数仍然最多,占比35%,主要包括投向校园建设、捐资或成立各类助学基金会、帮助困难学生等。

而捐赠方向最多的仍然为母校捐赠,年度受捐过亿元的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深圳大学、中国科大、武汉大学、福州大学、南开大学、武科大和西安交大。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捐赠方向就是扶贫,尤以精准扶贫为重点关注方向。这其中,来自房地产行业的企业家们投入颇多。

福布斯榜单显示,来自于房地产行业的捐赠企业数量为46家,捐赠金额高达129.2亿元,同比增加40%;捐赠额占整体比例从上一年度的53%提高至67%。从行业来看,位列二、三名的是互联网和制造业,现金捐赠合计为30.3亿元,占比近16%。未来针对扶贫方向的慈善捐赠或将进一步增长。

慈善信托与家族信托紧密融合

随着财富的逐渐提升,大量中国高净值人群面临着为家族财富进行资产配置与传承规划的问题。在财富保护与传承规划整体架构中,如何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地嫁接慈善基因,从而提升家族传承的精神文化内涵,已成为高净值人群的主要诉求。

胡润研究院此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六成受访人群认为家族慈善的最佳模式是“慈善信托+公益基金会”的双驱动架构,其中接近两成的人选择“慈善信托”,一成半选择了“家族公益基金会”。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慈善信托”的概念是由2016年9月1日生效的《慈善法》所确定,此前则是《信托法》下的“公益信托”模式。在公益信托阶段,利用信托工具来做慈善已经能够实现“保值增值”和“慈善心愿”两个目的,而“慈善信托”模式的亮点,就是除了信托公司慈善组织也可以成为受托人。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截至2020年1月5日,“慈善中国”网站共备案274条慈善信托数据,财产总规模共计29.25亿元。而截至2019年1月29日则为19.33亿元,这表明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增长接近10亿元。

整体来看,慈善组织在其中43单慈善信托中担任受托人,其中32单与信托公司担任“双受托人”。在“双受托人”架构中,信托公司承担资金管理(让信托资产保值增值)的职责,慈善组织则扮演慈善项目实际执行人的角色。

事实上,慈善信托与家族信托已呈现紧密融合趋势。《2019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在以委托人需求为导向的家族慈善信托业务中,出现了“先行信托+慈善信托”、股权家族慈善信托等模式,这些创新将使高净值客户的财富及所体现的社会责任实现更高层次的追求。

互联网慈善渐获青睐

近几年来,通过线上平台或者软件参与互联网慈善的做法逐渐流行。调研显示,相当一部分高净值人群表示愿意选择互联网进行公益活动,他们认为互联网提高了公益行为的便捷性、高效性和公开透明度。

来自贝恩公司及全球联合之路的《中国互联网慈善:激发个人捐赠热情》报告则关注到,在当前互联网筹款领域,阿里巴巴腾讯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占据了主导地位,但随着更多平台进入互联网获取募捐资格,竞争格局将发生进一步变化。到目前为止,互联网项目的资金分布呈现二八分化,前20%项目吸引了大多数的募集资金。

事实上,据此前民政部公布的互联网慈善年度成绩单数据显示,2018年,由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为贫困民众募集超过31.7亿元善款。不过,互联网捐赠在个人捐赠中的占比仍然偏低,因此互联网筹款有相当大的增长潜力。

但不容忽视的是,平台的可靠性是高净值人群选择互联网公益募捐的首要因素,如何通过提高运营效率和制定规范、透明的报告标准,来获取并维护公众的信任等仍值得认真思考。

在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看来,如何将传统慈善转变为现代慈善,最关键因素是形成系统性的、具备真正实践价值的工作体系。其一,要发挥科学精神,识别慈善需要解决的真正问题;其二,要寻求创新,不仅要提供资金,支持新技术,还要建立一整套生态体系来系统性解决问题,实现“模式创新”;其三,要通过传播和倡导建立有利的政策环境和认知共识,推动形成倡导慈善理念的舆论环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