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问询!业绩疲软,昔日酱油第一股加加食品信披存疑再遭质疑

又被问询!业绩疲软,昔日酱油第一股加加食品信披存疑再遭质疑
2020年01月15日 12:52 投资时报

营收盈利停滞多年的加加食品早已失去昔日光环。大股东股份冻结、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叠加行政处罚、高管集中变动状况频出。如今,又因投资收益信披存疑遭到问询再陷尴尬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曾被冠以“酱油第一股”名号的加加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加加食品,002650.SZ),正在逐渐挥别2012年上市之时的“辉煌”。7年业绩停滞,令加加食品早被同行业后来者超越。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加加食品多年数据及信息后注意到,2012年加加食品营收16.57亿元,净利润1.76亿元;海天味业2012年营收为70.70亿元。经过7年厮杀,至2018年,加加食品营收仅增长7.91%,净利润甚至下降34.66%,而海天味业营收及净利分别增长高达140.93%、261.34%。

由于长期不专注主业、不用心打造主业核心竞争力,加加食品错失行业发展机会,并热衷通过并购和投资来寻求盈利增长出路。但从目前的结果看,不仅其营收净利连续多年未有起色,还陷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大股东股份冻结、高管集中离职等诸多窘况之中。

最新的消息显示,加加食品1月10日再收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其持有99.995%份额的合兴(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合兴基金),此前的投资及退出投资项目具体情况、收益分配以及是否违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是否披露不及时等问题。

把一手好牌打乱了的加加食品,是否还能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信披不充分再遭问询

加加食品1月2日《关于获得投资收益的公告》(下称《收益公告》)称,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使用自有资金2亿元入伙合兴(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兴基金),在2019年12月11日对部分投资项目退出所得的本金和收益进行了分配。由此,加加食品已收回投资本金及收益共计1.78亿元,其中本金为9404万元,收益为8418.50万元。经初步测算,预计会增加加加食品2019年税前利润8418.50万元。

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加加食品实现营收14.74亿元,同比增长12.36%;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增长1.47%。此次合兴基金带来的税前利润8418.50万元占比高达80.17%,对今年经营业绩无疑产生了较大影响。

然而,《收益公告》的情况说明中,只有简单的目前收回本金和收益的总计数据,合兴基金此次退出投资项目的交易概述、交易对方、交易标的、交易协议的主要内容、目的与影响等具体信息,均未有任何披露。

合兴基金成立至今的投资及退出项目的具体情况如何?深交所不仅在问询函中予以关切,更具体要求加加食品需对照上市公司收购、出售资产公告格式,补充披露更多详细信息。

企查查显示,合兴基金经营范围为从事对未上市企业的投资,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以及相关咨询服务。加加食品于2014年8月出资2亿元,占合兴基金认缴出资总额的99.9950%,加华裕丰(天津)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1万元,占比0.0050%。

过往公告显示,根据合伙协议约定,加加食品作为合兴基金有限合伙人,不参与管理或控制有限合伙的投资业务及其他以有限合伙名义进行的活动、交易和业务;同时,被投资单位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总数为4名,加加食品推荐代表2名,加加食品可以通过两位推荐代表共同控制合兴基金。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合兴基金对部分投资项目退出所得本金和收益进行分配是在2019年12月11日,加加食品对此的公告披露时间却是在2020年1月2日,中间相隔了15个工作日。

此次获得投资收益事项对业绩将产生重大影响,加加食品的披露是否存在不及时等问题?

信披违规被处罚影响并购

事实上,此前加加食品就曾因信息披露涉嫌违法违规而遭到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

2019年6月5日,加加食品以及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卓越)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9月,根据湖南证监局确认,加加食品及其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投资有限公司存在三大违规事宜:未及时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与控股股东关联方交易情况、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情况,涉及金额合计达10.678亿元。湖南证监局对加加食品行政处罚40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加加食品及控股股东被立案调查,以及被行政处罚,对其一项重大并购产生了极大影响。

2018年7月,加加食品公告称拟收购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下称金枪鱼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47.1亿元。2017年底,加加食品总资产、净资产分别为28.79亿元、20.59亿元,这意味着,交易金额大幅超过总资产和净资产。

不过,这场“蛇吞象”式并购,过程十分波折。

2019年6月21日晚间,加加食品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表示,由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中介机构的自身原因,公司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向证监会报送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材料。截至目前,相关中介机构自身原因已经消除,但标的公司评估报告及审计报告均已过期。

而根据2019年9月17日加加食品《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告,此次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导致正在推进中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金枪鱼公司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存在不确定性。

在证监会对加加食品及控股股东立案调查后,加加食品一直未能报送此次交易相关材料,不得不在2019年12月7日将2018年12月18日审议通过的有关收购金枪鱼公司的决议及授权有效期延长一年。

目前,这项交易价格为47.1亿元的并购处于暂且搁置状态中。

加加食品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业绩长期低迷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5年始,加加食品就开始寻求多元化。

2015年5月,加加食品向云厨电商增资5000万元获得其51%股权,但以鲜肉、冷却肉配送和零售日用品为主业的云厨电商一直不能扭转亏损窘况,2017年12月,加加食品以0元价格将云厨电商51%股权转让。

2016年12月,1亿元购买创新科存储技术(深圳)有限公司4.16667%的股权,最终无疾而终。

2017年4月,加加食品拟收购辣妹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但经过半年谈判,因相关各方利益诉求不尽相同而终止。

拟47.1亿元收购金枪鱼公司100%股权的交易,目前亦是前途未卜。

寄望通过并购来使业绩增长,加加食品初衷或并无不妥,然而,这些并购案大都事与愿违。除收购四川王中王食品有限公司带来些许收益外,加加食品的收购计划,大多不是并购失败就是效益不明显。

从对外并购视线收回,《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从内部发展角度看,近年来加加食品的经营情况同样不甚乐观。

加加食品2012年上市,是国内第一家A股上市的酱油企业,但其业绩增长几乎停滞不前,年度营收增长率均只有个位数,净利润更是不进而退。

数据显示,2012年加加食品营收16.57亿元,净利润1.76亿元;至2018年,营收仅增长至17.88亿元,7年时间增长7.91%,净利润甚至降至1.15亿元,7年下降了34.66%,减少了三分之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投资时报》研究员进一步对比加加食品同行业公司发现,目前已是行业龙头的海天味业年报数据显示,2012年营收70.70亿元,净利润12.08亿元,经过7年连续增长,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70.34亿元、43.65亿元,分别增长140.93%、261.34%。

对照来看,过去7年时间里,加加食品没有很好把握市场的发展机遇,把一手好牌打乱,营收净利等经营数据与海天味业距离已越来越大。

梳理近期加加食品的公告可以进一步看到,加加食品除了业绩几无增长、信披违规被处罚之外,大股东股份冻结、高管集中离职等状况频现。

2019年11月15日,加加食品公告称,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投资有限公司(持有2.16亿股,占总股本18.79%)及实际控制人杨振(持有1.18亿股,占总股本10.22%)、杨子江(持有8244万股,占总股本7.16%)、肖赛平(持有7056万股,占总股本6.13%)所持公司股份再次遭遇司法轮候冻结。由此,加加食品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所持有的全部加加食品股份100%处于冻结状态。

继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所持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后,加加食品与众不同的高管变动让市场琢磨不透,备受关注。

2019年12月31日,加加食品同时收到三份辞职报告。一份是董事长兼总经理杨旭东辞去总经理后改任副总经理,而上任常务副总经理仅一个月的李红霞则升任总经理一职。由此,出现了董事长兼副总经理的怪异管理和治理架构。

另两份是来自独立董事王远明、何进日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值得玩味的是,王远明、何进日均是在辞职两个月前的2019年11月2日,书面同意出任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也就是说,两位独董就任两个月后均告辞职。

业绩数据和并购轨迹相对应可以看出,近几年加加食品发展重心没有放在主业上,也错过了行业大发展的机遇。市场是否能看到加加食品变革、突围的转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