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夕大客户转投他人怀抱 控制人对赌凯龙高科IPO压力陡增 | IPO棱镜

上市前夕大客户转投他人怀抱 控制人对赌凯龙高科IPO压力陡增 | IPO棱镜
2019年07月30日 13:34 投资时报

凯龙高科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达到七成以上。但2018年下半年,第一大客户开发了其他供应商,对其采购份额大幅下降

《投资时报》记者  王宏

你今天扔的是什么垃圾?干垃圾、湿垃圾还是有害垃圾?

这已成为上海居民的每日必答题。

如火如荼的垃圾分类活动,已开展至全国更多城市,人们纷纷加入到垃圾分类的环保行动中来。事实上,随着近年来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环保企业也开始走进大众视野。专注于汽车尾气治理的环保设备供应商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龙高科),就是其中之一。

近日,凯龙高科递交了上市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内燃机尾气污染治理、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环保设备供应商。此次凯龙高科拟发行新股2800万股,拟募集的4.6亿元资金将用于公司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发动机尾气后处理系统扩能项目。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内(下称报告期内),凯龙高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1亿元、11.19亿元和11.61亿元,同期内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73亿元以及0.75亿元。

根据凯龙高科此前在2017年递交的招股书,2014年和2015年内,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3亿元、4.67亿元,同时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5亿元、-0.26亿元,这意味着该公司经营状况并不稳定,特别是2015年营收和净利分别进入低谷期。

招股书也提示,公司业绩面临不能持续增长或者下滑的风险。而该公司第一大客户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已开发其他供应商,对凯龙高科的采购份额大幅下降。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凯龙高科过于依赖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总收入的比重超过了七成。此外,2016年以及2017年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75.45%以及71.47%。

就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沟通提纲至凯龙高科董秘办,该公司表示,其已与主要客户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将在提高现有客户服务水平的同时,开发新的优质客户,拓展产品销售渠道,提高盈利能力。

负债高企对赌解渴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招股书中,凯龙高科向潜在投资者提示了公司存在偿债风险。实际上,与同业公司相比,凯龙高科的资产负债率确实偏高,偿债能力指标也不占优势。

报告期内,凯龙高科流动比率分别为0.83、0.96和1.42;速动比率分别为0.59、0.7和1.13;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45%、71.47%和49.58%。同期内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2.43%、68.19%和55.81%。

同时,该公司报告期内银行借款全部为短期借款。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高达1.19亿元。报告期内,凯龙高科资产负债率偏高,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较低。

2018年,凯龙高科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至49.58%,不过这并不是凭借自身业务有起色“输血”实现,而是通过股权融资改善了负债结构。

2018年9月,7名机构股东以19.88元/股的价格认购该公司新增股份749.52万股;2018年10月,常州厚生以19.88元/股的价格认购公司新增股份100.61万股。两次增资凯龙高科共计融资1.69亿元。

在引入股东的同时,凯龙高科及实际控制人臧志成同时签订了含对赌条款的《增资扩股补充协议》,对赌条款涉及公司在签署之日起一年半内未能上报IPO申报材料等,将触发控股股东回购股份条款等内容。

从持股结构来看,凯龙高科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臧志成,其女臧梦蝶以及其同胞姐妹臧雨芬、臧小妹、臧雨妹系一致行动人。上述五人共计持有凯龙高科的股份达到59.4%。

由于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必须清晰稳定,对赌协议也成了公司上市的禁区,上市前清理对赌协议成了IPO企业的“常规动作”。提交IPO后,凯龙股份及控制人臧志成在2019年5月与机构股东签署了对赌条款附条件终止履行的补充协议。自公司提交IPO申报材料之日起,对赌协议无条件自动终止。

但附加条件同时指出,如果公司IPO申请未能通过证监会审核,自相关审核结果公告之日起,对赌协议将恢复执行。

这意味着,如果凯龙高科上市失败,实际控制人将面临必须巨资回购公司股份的风险。

事实上,资本市场上不乏对赌失败的惨痛案例。曾制作出《武林外传》等口碑影视作品的小马奔腾,因未能如期上市,遭股东起诉要求控制人回购股份。巨额回购款加上控制人的意外离世,曾经影视业的“黑马”也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不过,针对于此,凯龙高科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与相关投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已经在招股书中作了披露。根据对赌协议,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臧志成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依赖前五大客户

凯龙高科主营业务毛利率主要来自于自主品牌内燃机尾气后处理系统。报告期内,公司自主品牌SCR系统的单位售价和成本均下滑,且单位售价幅度下滑较大,影响了公司整体毛利率表现。

报告期内,凯龙高科SCR产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8.47%、34.87%和34.17%,三年内下降近4个百分点。整体来看,报告期内凯龙高科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3.62%、29.41%和28.12%,三年内下降了5个百分点。

凯龙高科主要从事内燃机尾气处理设备的生产,其主要客户也均为整车制造工厂。其中,公司核心客户包括潍柴动力、上柴股份、东风朝柴等主机厂或整车厂。

不过,该公司收入来源十分集中,前五大客户营收占比达到70%以上。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了77.66%、79.11%和76.29%。

如果主要客户生产经营、或其采购政策、采购量、采购价格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事实上,自2018年下半年始,凯龙高科的第一大客户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下称上汽红岩)开始开发其他供应商,对公司的采购份额大幅下降。2017年公司来自于上汽红岩的收入达到3.5亿元。

除此之外,凯龙高科应收账款也高企。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99亿元、4.17亿元和3.48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达到43.02%、50.53%和45.87%。如果应收账款不能按期回收或者发生坏账,将对公司现金流、资产周转产生负面影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