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入股拉高股价 妙可蓝多股东频频减持实控人质押超九成丨公司汇

蒙牛入股拉高股价 妙可蓝多股东频频减持实控人质押超九成丨公司汇
2020年01月21日 20:52 投资时报

虽然妙可蓝多营业收入一路从2016年的5.1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2.26亿元,但2016年至2018年,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只有3221.01万元、427.86万元、1064.06万元,不仅在2017年下降86.71%,2018年归母净利润也仅达2016年的1/3水平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最近上海妙可蓝多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妙可蓝多,600882.SH)的股价,那应该是“节节攀升”。

自1月6日公布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下称蒙牛乳业,02319.HK)子公司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内蒙蒙牛)入股以来,妙可蓝多股价已从当日的14.76元/股上涨至截至1月20日收盘的19.20元/股,涨幅达三成。

但与此同时,该公司高管近期亦频频减持。

1月17日,妙可蓝多发布减持公告称,该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王永香拟减持公司股份。这已经是自公布蒙牛乳业入股以来,该公司在一个月内第四次发布减持公告,目前,相关股东已完成减持及计划减持的股份累计已达27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63%。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蒙牛乳业入股之前,妙可蓝多亦被曝出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巨额资金的情况,据悉,相关款项用于供关联方和其亲属控股的企业偿还银行借款和支付相应利息。

蒙牛入股,股东减持

1月17日,妙可蓝多公告显示,该公司第四大股东王永香拟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不超过1227万股公司股份,即不超过总股本的3.00%。截至公告发布日,王永香持有妙可蓝多2880.56万股,占总股本的7.04%。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这已经是妙可蓝多短时间内第四次发布减持公告。

1月10日,妙可蓝多发布股东集中竞价减持进展,公司持股5%以上的第五大股东刘木栋在1月2日—1月10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204.50万股,共套现约3180.92万元。1月14日,妙可蓝多董事兼高级管理人员任松、白丽君和高级管理人员郭永来,拟减持合计不超过5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3%。1月16日,妙可蓝多又一次发布减持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沂源县东里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中心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227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00%。

以上四次已完成或计划中的减持股份数累计已达27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63%。至于减持原因,除刘木栋以外,其他三起减持均出于“自身资金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四次减持均发生在1月6日以后,当日妙可蓝多宣布拟引入内蒙蒙牛为公司及下属全资子公司的战略股东,并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相关协议显示,内蒙蒙牛拟以14元/股,总价约2.87亿元受让妙可蓝多约2046.79万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5.00%。同时,作为战略投资者,内蒙蒙牛还将以4.58亿元现金认购妙可蓝多全资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吉林科技)2.1亿元的新增注册资本,占吉林科技增资后注册资本的42.88%。此次交易总价约为7.45亿元。

据悉,吉林科技成立于2015年11月2日,法人为柴琇,主营乳制品研发及进出口贸易、乳制品销售和相关投资。

事实上,蒙牛乳业和妙可蓝多产生关联由来已久,早在2015年,蒙牛乳业就一度想要参与柴琇发起的定增募资,进而参股上市公司。而在过去的12个月,妙可蓝多子公司与内蒙蒙牛及其下属子公司开展了有关奶酪产品代工业务的合作,截至公告日,交易涉及的金额为1615.52万元。

对于本次合作,蒙牛乳业方面表示看好妙可蓝多奶酪市场的发展潜力,而妙可蓝多方面则认为,内蒙蒙牛的进入能够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增强营运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受此影响,妙可蓝多股价有所上浮。不过刚获大公司入股,即在股价上涨后发布多条减持计划,妙可蓝多如此减持时点颇耐人寻味。

麻烦缠身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妙可蓝多内控亦出现漏洞。

公开资料显示,妙可蓝多前身为上市公司山东华联矿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联矿业),2015年柴琇通过股份受让的方式获得华联矿业实控权。将矿业相关资产出售后,柴琇置入了两家其所掌控的乳品公司(广泽乳业有限公司和吉林市广泽乳品有限公司),从而使该公司的主营业务由矿业变为乳业。2019年3月,该公司更名为妙可蓝多。

2019年12月20日盘后,妙可蓝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柴琇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66%。据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迅速下发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柴琇及其关联方进一步核实并披露相关资金占用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不当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同时,需要上市公司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占用的具体发生过程、决策者及相关责任人。

妙可蓝多在相关回复中表示,2019年3—5月,在柴琇的授意下,吉林科技向关联方及第三方合计划转资金2.395亿元,相关款项供关联方偿还银行借款和支付相应利息,而上述关联方及第三方企业,分别是柴琇配偶崔民东及女儿崔薪瞳控股的企业。

回复函显示,截至2019年12月20日,资金占用方已向吉林科技归还全部占用资金,并向吉林科技支付了资金占用费合计990.99万元。同日,柴琇还发布了致歉函。

事实上,此次事件还影响了妙可蓝多2019年一季报、半年报和三季报中的相关财务数据,该公司就作了会计差错更正,但这也未能阻止外界对柴琇家族资金使用情况的质疑。

妙可蓝多近一年股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Wind

经营压力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妙可蓝多近几年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长期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其营业收入虽然一路从2016年的5.1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2.26亿元,但2016年至2018年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只有3221.01万元、427.86万元、1064.06万元,不仅在2017年下降86.71%,2018年归母净利润也仅达2016年的1/3水平。

此外,妙可蓝多的一大重要收入来源是政府补助,扣除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后,其仅在2017年实现过盈利,当年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11.40万元。

吉林科技的状况同样不乐观。据最新的2019年三季度审计报告显示,截至9月30日,吉林科技总资产为11.42亿元,总负债为8.58亿元,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0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16.57万元。

就在内蒙蒙牛增资吉林科技后,1月13日晚间,妙可蓝多发布公告表示,吉林科技于2019年2月1日申请的1年期4215万元借款即将到期,吉林科技拟在借款到期后继续向贷款方申请3190万元的一年期借款,用于补充其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妙可蓝多将为吉林科技提供担保,且无需反担保措施。妙可蓝多称,本次对吉林科技的担保有助于增加其流动资金,加快业务拓展,加速完成吉林科技的战略布局。

实际上,柴琇本人的持股质押率也较高。截至2019年12月24日,柴琇持有妙可蓝多7466.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24%,其中累计质押72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6.43%,占公司总股本的17.59%。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