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寒冬未过” 上海凤凰逆势推资产重组动机待解丨问询风云

共享单车“寒冬未过” 上海凤凰逆势推资产重组动机待解丨问询风云
2020年02月17日 14:12 投资时报

充分竞争的自行车行业,在共享单车退潮打击之下,短期还看不到行业的下一个爆发点在何处。目前,交易标的对价尚未公布,这场收购到底是否值得,也需要等待上海凤凰更详细的内容披露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在前两年共享经济的催生下,共享单车的火热也给自行车生产企业带来一个春天。但是由于单车大规模投放加上管理欠佳等因素,泡沫最终破裂,导致很多用户的押金至今无法退回,这无疑也影响到了自行车制造企业,后者的生产需求也显著降低。

在这种行业情况下,上海凤凰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凤凰,600679.SH)却在日前推出一份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打算一口气整合三家公司。

虽然本次标的资产的交易价格还未披露,将由交易各方进行协商后确定,但是上海凤凰“逆势”整合的行为仍然引起监管机构注意。

2月10日,上交所向上海凤凰下发问询函,要求该公司结合自行车行业整体竞争格局、发展趋势、公司业务开展及经营战略等,分析说明本次交易的原因及合理性,并充分提示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

资产重组疑点待解

作为一家1993年就登陆上交所的老牌上市公司,上海凤凰目前旗下有两块业务——凤凰自行车整车业务和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务。其中,更为人所知的是其自行车业务,该公司具有“上海凤凰”自行车的品牌管理、生产研发和产品销售体系。

此次上海凤凰的资产重组正是准备在自行车业务上持续发力。

根据披露的预案显示,该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天津爱赛克车业有限公司(下称爱赛克车业)100%股份、支付现金购买天津天任车料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天任)100%股份、发行股份购买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凤凰自行车)49%股份。

资料显示,凤凰自行车和爱赛克车业是自行车生产和销售企业,天津天任经营范围虽然涵盖自行车,但不从事具体的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为土地、厂房的租赁收入。

其中,凤凰自行车是上海凤凰的控股子公司,后者目前持有前者51%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后者将直接持有凤凰自行车100%股权。

不过,预案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凤凰自行车的近两年的业绩表现如坐过山车般波动巨大。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凤凰自行车分别实现净利润3668万元、-1368万元、1720万元。

相比于凤凰自行车,爱赛克车业的业绩表现相对稳定。预案中称,爱赛克车业是“日本中高端自行车领域重要的整车供应商”,主要依托天津的生产基地,将自行车整车销往日本。2018年、2019年,爱赛克车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4.37 亿元、4.75 亿元,实现净利润2544万元、4290万元。

虽然业绩表现较好,但爱赛克车业的财务数据却有些蹊跷。在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不到10%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增长近70%。与此同时,2019年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大幅减少,由2018年的1.12亿元降至5916万元。同时,爱赛克车业2018年的资产负债率为 59.27%,而2018年时,其资产负债率仅为20.4%。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上海凤凰结合爱赛克车业报告期内的经营状况,说明其2019年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具体原因,相关经营业绩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同时说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大幅下降,以及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原因。

如果说收购凤凰自行车和爱赛克车业是加码自行车业务,那么对天津天任的收购就无法用这个原因解释。预案显示,天津天任不从事具体的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为土地、厂房的租赁收入。

问询函对此也提出疑问,要求上海凤凰除了说明天津天任旗下土地、厂房的账面价值及实际使用情况之外,还要结合天津天任的设立目的、不从事具体生产和销售业务的情况,分析说明公司本次拟收购其100%股权的原因及主要考虑。

上海凤凰近一年股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Wind

逆势收购动机待解

前两年共享单车的火热,也让上海凤凰的业绩也迎来一个高峰。

财报显示,2017年上海凤凰的营业收入为14.28亿元,净利润为7682亿元,是该公司上市至今实现的净利润最高值。

但是,共享单车的投放高峰已过,并且随着曾经行业头部企业OFO遭遇资金危机,上海凤凰的业绩也走上下坡路。

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几近腰斩,仅为7.62亿元,净利润也下滑至2018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上海凤凰营业收入为6.86亿元,净利润为2377万元,距离2017年的业绩仍差距不小。

上海凤凰在2018年报中称,2016年、2017年迅速扩张的共享单车行业在 2018 年进入拐点,小型共享单车运营公司纷纷倒闭,现存的共享单车品牌已屈指可数。作为共享单车主要生产供给方的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因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拖欠货款,应收账款过高,而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2019年半年报中,上海凤凰的坏账准备高达5113万元,其中不乏OFO(HK)LIMITED和OFO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身影。

针对共享单车热度降低、生产需求显著降低这种行业状况之下的整合,上交所也在问询函提出疑问,要求上海凤凰结合自行车行业整体竞争格局、发展趋势、公司业务开展及经营战略等,分析说明本次交易的原因及合理性,并充分提示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并补充说明后续整合及相应的内部控制措施。

与此同时,上海凤凰所收购标的业务彼此也有交叉。凤凰自行车曾在2018年4月出资1140万元成立富凤(天津)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富凤),持股 30%。在当时公告中,上海凤凰表示,天津富凤的设立将有效增强公司中高端自行车产品的生产制造能力,满足公司未来对山地车、高端城市车等中高端产品的订单需求。

一年不到,上海凤凰又来收购同样为面向中高端自行车市场的爱赛克车业。对此,问询函要求该公司结合天津富凤的产品定位、实际经营情况等,说明其与爱赛克车业在产品定位的异同点,并分析说明两者是否存在可能产生竞争的情形。

面对行业和公司的双重下行压力,上海凤凰此时进行的资产重组更像逆势而行。作为充分竞争的自行车行业,在共享单车退潮的打击之下,短期还看不到行业的下一个爆发点在何处。目前,交易标的对价尚未公布,这场收购到底是否值得,也需要等待上海凤凰更详细的内容披露。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