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风暴中的百利科技!遭监管两次火速追击,巨亏主因触发连串疑虑丨公司汇

巨亏风暴中的百利科技!遭监管两次火速追击,巨亏主因触发连串疑虑丨公司汇
2020年03月27日 23:23 投资时报

百利科技连续被交易所两份问询函追击,巨亏两大主因——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标准前后是否一致成为焦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一个预亏业绩公告后,次日,即收到一封交易所问询函。

一个问询函回复公告后,第二天,又收到交易所问询函一封。

对于湖南百利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利科技,603959.SH)来说,最近一两年,最不缺的,或许就是监管部门对其的关注。

此前于1月22日披露的业绩预告中,百利科技将上市以来或现年度首亏的原因,归咎为对子公司山西潞宝兴海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潞宝兴海)的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亿元,对已逾期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5.5亿元左右。该公司预计2019年净利润亏损6.0亿元至7.2亿元,这一亏损金额,完全抵消了其2013年至2018年合计5.97亿元的总盈利。

两项如此巨额的减值计提,随即引发上交所在1月23日下发问询函质疑(详见《投资时报》2月3日相关报道《又一例“甩锅”操作?百利科技预亏六七亿遭监管质疑股价两跌停》)。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3月24日,百利科技的问询函回复公告时隔两月方才披露,但显然,此份回复并未解除交易所疑问。回复公告披露的同时,上交所二次问询函相伴而来。

梳理相关信息可见,百利科技提及的两大巨亏主因,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标准前后是否一致是问询焦点。而更令人关注的还有,十几天前,百利科技也曾因“不统一”的信批问题,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

利润预测下调96.09%

1月22日晚间,百利科技披露业绩预亏公告称,2019年实现净利润亏损6.0亿元至7.2亿元,主要原因一是预计对山西潞宝兴海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潞宝兴海)的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亿元;二是部分客户欠款时间较长且屡收未果,回款停滞且预计难以收回,导致已逾期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5.5亿元左右。

全年巨亏,相较于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盈利6487.46万元的数据,形成的巨大落差颇让市场惊讶,同时,也引发上交所在预亏公告披露后的第一时间下发问询函提出质疑。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百利科技对股权投资减值、应收账款坏账等进行详细说明,还特别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虚增利润、利润调节、资金占用、利益输送、信息披露违规等行为。

2月6日无法按要求回复之际,百利科技向交易所申请延后回复。只是这一延后时间颇长,直至3月24日晚间才得以披露,距离上交所问询已过去两个月。

而让市场感到更惊讶的是,与百利科技披露问询函回复公告同步,上交所火速下发针对百利科技业绩预亏的二次问询函,要求对近两年潞宝兴海股权估值差异较大、计提大额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标准前后不一等情况予以进一步核实并披露。

企查查显示,潞宝兴海成立于2012年3月8日,注册资本5.88亿元,是山西潞宝集团焦化有限公司(下称潞宝集团)下属煤化工产品深加工业务的主导平台。潞宝兴海主要产品为环己酮、己内酰胺、锦纶6有光切片、短纤维等化工产品,该系列产品定价核心是己内酰胺的价格。

根据2018年11月24日披露的公告,百利科技将对潞宝兴海5.23亿元债权中的4.70亿元应收款项权(应收账款2.70亿元、应收票据2.00亿元)向潞宝兴海出资,转为其15%股权,对应潞宝兴海股权全部权益评估值26.8亿元,增幅392.78%。潞宝集团持股由60%降为51%,仍然为控股股东;重庆兴海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从40%减至34%,保持二股东地位。

此次百利科技拟对潞宝兴海股权投资减值金额2亿元,意味着2018年11月投入金额的42.55%将“打了水漂”,百利科技对潞宝兴海两年间的估值发生极大变化。

3月24日的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2018年11月时对潞宝兴海债转股时的估值(下称前次估值)预测,与2019年拟对潞宝兴海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的估值(本次估值)预测的经营数据存在明显差异,尤其是对2020年的经营数据预测差异率比较大。

数据显示,本次估值预测的2020年营业收入、成本费用、利润总额比前次估值预测的分别下降了7.11亿元、2.89亿元、4.22亿元,差异率分别为-36.97%、-19.46%、-96.09%,均为下调。其中,利润总额数据差异最为惊人,前次估值预测潞宝兴海的2020年利润总额为4.39亿元,本次估值预测数仅1716.47万元,连前者的零头都不够。

百利科技称,前后两次估值差异的影响因素主要为前次估值基准日与本次估值基准日之间企业产业链的延伸,国内己内酰胺市场价格及市场需求已经多次震荡且未能达到以往年度及预期水平,以及受环保、间歇性限产导致产能利用率下降。

针对回复内容,在二次问询函中,上交所非常专业的指出,2018年年报出具日与2019年业绩预告日之间,己内酰胺价格虽有所下降,但仍在近年的波动区间内。百利科技以己内酰胺价格的短期变动作为计提股权减值依据,且计提减值比例接近50%,依据是否充分、合理?

此外,潞宝兴海2018年受环保政策开工负荷长期维持低位,2019年却受环保督查整改影响整体开工率未达预期和涉及产能,环保督查整改的条件是什么?2018年如何预测未来可以达到整改标准?

应收坏账计提标准是否一致?

除了上述问题,应收账款问题是另一个待解之谜。

三季报显示,截止2019年9月底,百利科技应收账款为10.19亿元,应收票据为9646.86万元,两者总额为11.16亿元,几乎等同于其同期的净资产(11.41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半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百利科技应收账款金额占比前三位的客户分别为潞宝兴海、辽宁缘泰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辽宁缘泰)、山东省滕州瑞达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滕州瑞达)。

2019年10月12日百利科技披露的半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上述三家公司2019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合计为7.07亿元,占比达到64.43%,坏账金额仅为 704.06万元,占三家公司当期应收账款的比例为1.00%。值得一提的是,百利科技当时强调,2019年上半年,潞宝兴海、辽宁缘泰、滕州瑞达三家单位坏账准备计提充分。

但在百利科技1月份的业绩预告中称,拟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约5.5亿元,占2019年三季度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总额为49.28%,接近一半。

对此,百利科技解释称,2019年,受传统石油化工行业持续低迷的影响,部分石油化工客户出现经营困难、现金流紧张等情况,导致部分应收账款逾期并出现明显违约迹象,存在一定回收风险;部分客户因其自身客户陷入资金困难或合同纠纷等原因,导致其对公司的账款难以支付。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坏账准备的大幅陡升,也成为上交所问询函的关注重点。

数据显示,2018年末,百利科技对潞宝兴海债权余额为2.94亿元;2019年底,百利科技对潞宝兴海应收债权余额为2.06亿元。

百利科技在3月24日的回复公告中称,2019年对璐宝兴海应收账款余额计提90%的坏账准备,预计信用减值损失1.68亿元,原因包括财务状况紧张、资金支付未达预期等。

但回复公告同时显示,2019年潞宝兴海回款8800万元,回款金额占期初余额29.89%,较2018年甚至增长了约7个百分点,可这个增长的数据却依然让2019年计提大额坏账准备。一个合理的疑问是,2018年与2019年应收账款计提标准是否存在不一致?

公开信息同时显示,百利科技对潞宝兴海应收账款的账龄1至2年为1.87亿元,2至3年为1901.57万元,90.78%应收账款账龄在两年以内,2019年回款也比2018年多,且潞宝兴海承诺2020年3月以后仍将还款1.36亿元,在此情形下,计提90%的坏账准备的依据和理由是否充分?

同样的情况,在辽宁缘泰、滕州瑞达两家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上也存在。百利科技对辽宁缘泰的应收账款的85%计提坏账准备,对滕州瑞达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更是100%全额,各自的依据和理由是否充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与股权投资减值准备合计计提约7.5亿元之后,按2019年三季度末的数据计算,百利科技还有4.69亿元的应收账款、2.83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和1.55亿元的商誉,减值风险,并未远去。

百利科技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选择性披露”被监管关注

《投资时报》研究员在梳理两次问询函及相关资料时留意到,上交所第二次问询函主要针对的是近两年潞宝兴海股权估值差异较大、百利科技2018年与2019年关于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的标准可能不统一的情形,“前后标准不统一”,成为关键词。

非常“巧合”的是,十几天前的3月中旬,百利科技也曾因“不统一”三个字,被监管关注。

因对属于自愿披露的同类对外投资事项在不同时点进行披露时,采取的披露标准不统一,百利科技违反了自愿披露一致性原则,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

企查查显示,百利科技2016年5月上市时,主业是提供工程咨询、设计及工程总承包等工程服务,上市仅5个月后便开始涉足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行业。目前主要服务于石油天然气、石油化工、现代煤化工行业和新能源材料尤其是锂离子电池正极、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等智能装备制造行业。

上交所查明,2019年12月6日,百利科技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控股子公司对外投资的议案》,公司子公司计划出资 1 亿元人民币成立百利坤艾氢能科技(青岛)有限公司(下称坤艾青岛),坤艾青岛主要从事能源科技、新材料科技等相关业务。

董事会召开当日,百利科技股价收涨 7.35%。对于上述对外投资事项,百利科技直至坤艾青岛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并取得营业执照后,于2019年12月13日才予以披露,披露公告当日股价涨幅1.63%。

上交所认为,百利科技此次投资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9.05%,属于公司自愿性信息披露事项。但公司披露自愿性信息,仍应符合相关规则的要求,及时予以披露。同时,在发生同类事件时,相关披露标准、披露时点应当遵循一致性原则,不得选择性披露。

而百利科技在董事会审议通过后,未及时披露此次投资事项。

值得重点关注的还有,另经上交所查明,百利科技前期于2019年4月26日披露的董事会审议以4500万元参与投资设立百利坤艾氢能膜材有限公司事项,与此次投资坤艾青岛一样,属同类自愿披露事项,但百利科技两次事项处理的结果,却完全不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