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版权优势不再?成本用户压力下,Q2业绩超预期的腾讯音乐隐忧犹存丨财报AlphaGo

独家版权优势不再?成本用户压力下,Q2业绩超预期的腾讯音乐隐忧犹存丨财报AlphaGo
2020年08月14日 15:44 投资时报

得益于内容运营战略部署的进一步深入,腾讯音乐2020年二季度业绩有所回温。然而,其月活用户增速趋缓及持续上涨的营业成本,愈发成为其业绩增长路上的阻碍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随着物质生活愈发富裕,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有了更高追求。在知识付费领域,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了高质量课程买单。同样,在网络音乐市场,为正版音乐付费的人数也日益见长。这让腾讯阿里网易等长期布局数字音乐领域的互联网巨头,看到了依靠音乐市场助推公司业绩增长的潜力。

为打击音乐版权侵权行为,几年前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此举让“获取音乐播放独家版权”成为网络音乐市场的竞争门槛。

在多年来的“版权大战”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NYSE:TME)无疑走在前列,2017年其就高价集齐了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索尼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这意味着腾讯音乐就此占据了全球录制音乐曲库版权数量的89.1%。

然而,在与腾讯音乐签了三年的独家版权后,2020年8月11日,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宣布与杭州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分别达成战略合作,两家公司均可获得其曲库的授权。自此,持续多年的数字音乐独家版权时代宣告结束,网络音乐市场再度陷入格局未定的局面。

同日上午,腾讯音乐公布截至6月30日的2020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总体上看,腾讯音乐二季度总营收及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暂且缓和了其一季度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局面。

二季度业绩回温

据腾讯音乐日前公布的2020财年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音乐二季度总营收达到69.3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的59.0亿元增加10.3亿元,增幅达17.5%。超出了此前华尔街14名分析人士对其营收68.6亿元的平均预期。

其中,社交娱乐服务仍然占据腾讯音乐总营收的主导地位,该板块营收从去年同期的43.4亿元增至47.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67.97%;同时在线音乐服务板块较上一年同期的增幅也达到42.20%,从15.60亿元增长到22.20亿元。

对于相关业绩,腾讯音乐在财报中称,主要归功于其音乐订阅收入强劲增长的带动,该部分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64.70%,达到13.10亿元。

此外,腾讯音乐二季度归属于公司权益持有人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也有1.29%的小幅增长,为9.39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投资时报》研究员回顾腾讯音乐2019财年一季度至2020财年二季度业绩发现,其各年各季度的营收分别为57.4亿元、59亿元、65.10亿元、72.90亿元、63.10亿元和69.30亿元;而净利润分别为9.87亿元、9.27亿元、10.30亿元、10.40亿元、8.87亿元和9.39亿元,营收总体走高而净利润总体下滑。并且,2020财年一季度,腾讯音乐的净利润在遭遇疫情后仅实现8.87亿元,同比下滑10.14%,不及华尔街预期,创下了近5个季度以来的新低。

对于腾讯音乐一季度净利润不增反降的情形,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其增收不增利的背后,一部分原因系其获客成本的增加所致。2020年一季度,腾讯音乐运营支出高达11.60亿元,同比增长11.80%,占总收入比重较上一年同期也增加了0.30%,为18.40%;与此同时,其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上升了10.10%,达4.81亿元。

可见,进入二季度腾讯音乐通过一系列恢复调整,暂且缓和了一季度因疫情冲击造成的净利润下滑局面,不过其今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增速仍较上一年的2.50%有所放缓。

腾讯音乐2019年Q1至2020年Q2各季度营业收入及同比增速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市场竞争越发激烈

受到疫情冲击的腾讯音乐,进入2020年二季度,加强了对内容运营的战略部署,此举也使其该季度净利润勉强重回持续增长的轨道。

首先,在财报发布之日,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续签了数年期版权授权战略合作协议,协议显示,双方将成立合资音乐厂牌,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其次,腾讯音乐引入了新的交互式功能,为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服务进行产品升级。再次,腾讯音乐进一步丰富了长格式音频内容产品,还推出长格式音频订阅包,探索其中的获利机会。

不过,变化总是不期而至。随着日前环球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战略合作的同时展开,在数字音乐版权市场上,腾讯音乐一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其靠长期以来拥有的 “独家版权”优势所积聚的核心竞争力也随之被大幅削弱。

此外,自2019年开始,阿里、网易等其他音乐巨头围绕主力用户群体95后的兴趣,将发力点瞄准了“玩音乐”赛道,在K歌领域和音乐社区进行布局。网易云音乐所打造的产品音街,定位于年轻人喜爱的K歌社区,网易CEO丁磊在刚入驻并且没发任何作品的情况下,就已拥有1万粉丝;而另一边,阿里开发的国内首款弹唱APP唱鸭,截至2020年6月初,用户量就已破千万。

在“独家版权”被打破和音乐从“听”到“玩”转型,其他音乐巨头先行入局新赛道的双重打击下,腾讯音乐未来所面临的市场竞争压力或将急剧升高。

月活用户增速趋缓

虽然,腾讯音乐二季度的营收及净利润均实现了增长,但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流量遭遇天花板的事实并未得到改善,即使是对于数字音乐领域巨头腾讯音乐而言,也难逃流量越来越难获取的局面。

近年来,从腾讯音乐始终发力不足、增速放缓的月活用户便可看出,其在获取更多流量方面伤透了脑筋,而这也愈发成为其业绩增长路上的一大隐忧。

据腾讯音乐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与同年一季度数据相比,其第二季度在线音乐的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仅有6.51亿人,与上年同期的6.52亿人相比下降了0.2%;社交娱乐服务的月活用户为2.36亿人,与上年同期的2.42亿人相比下降了2.5%。

尽管,腾讯音乐二季度社交娱乐服务板块的付费用户数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1.60%,为1250万人,其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也同比增长了51.90%,达到4710万人,但其同季度社交娱乐服务的月度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仅有人民币125.6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29.0元相比下降了2.6%。

还需要注意的是,为了打造优质内容,腾讯音乐居高不下、持续增长的营业成本,一定程度上也对其业绩增长造成了阻碍。前文提到其与环球音乐的进一步合作、为音乐家举办线上演唱会等一系列举措,均增加了其二季度的营业成本支出,高达47.6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0.30%,甚至超过了其同季度营收的增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