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瑞科技IPO:供应商集中应收账款走高 短期偿债能力低于同行 | IPO棱镜

灿瑞科技IPO:供应商集中应收账款走高 短期偿债能力低于同行 | IPO棱镜
2022年01月17日 16:39 投资时报

在主营业务成本中,原材料和委托加工服务的成本占比居高不下,这对灿瑞科技成本控制能力提出考验

《投资时报》研究员  董琳

随着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及平板电脑等3C产品的升级换代,以及物联网、智能驾驶、智能安防、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等应用场景的不断丰富,国内集成电路行业的技术水平和业务规模一直保持着快速发展,受益于此,国内集成电路企业亦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日,一家专业从事高性能数模混合集成电路及模拟集成电路研发设计、封装测试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上海灿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瑞科技)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

此次IPO,灿瑞科技拟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不超过1927.68万股,计划募集资金15.5亿元,将分别投用于高性能传感器研发及产业化项目、电源管理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专用集成电路封装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招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灿瑞科技在经营业绩虽保持平稳增长,但供应商较为集中。另外,该公司还存在应收账款逐年上涨、短期偿债能力下降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询问灿瑞科技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尚未收到该公司回复。

前五大供应商比例超过60%

招股书显示,灿瑞科技创立于2005年,主要产品及服务包括智能传感器芯片、电源管理芯片和封装测试服务。

目前,该公司产品覆盖了包括格力、美的、海尔等智能家居品牌,漫步者、JBL等可穿戴设备品牌,小米、传音、OPPO、VIVO等行业知名手机品牌以及闻泰、龙旗、华勤、中诺等智能硬件ODM企业。

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灿瑞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1.99亿元、2.9亿元及2.27亿元,2019年、2020年公司营收增幅分别为69.64%、45.85%;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631.91万元、2285.31万元、4365.25万元、4480.9万元,2019年、2020年净利润增幅分别为461.65%、91.01%。可以看到,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已出现放缓。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灿瑞科技采用“Fabless+封装测试”的经营模式,晶圆制造由上游代工厂完成,封装测试环节虽具备一定的自主生产能力,但每年仍有较多芯片产品需要委外封测。公司主要原材料供应商包括华润微电子、力晶积成、华天科技等上游晶圆和封测服务企业。

据招股书数据披露,报告期内,灿瑞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公司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61.99%、66.64%、63.03%和64.34%,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均超过60%,供应商较为集中。

如果未来有供应商发生重大自然灾害等突发事件,或因集成电路市场需求旺盛出现产能排期紧张、交期延迟等因素,部分供应商产能可能无法满足该公司需求,将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另外,灿瑞科技主要采购的原材料包括晶圆、框架和树脂,并且委托封装测试厂进行芯片封测。报告期内,该公司芯片产品成本中晶圆成本和封装测试成本占比均在99%以上,封装测试服务业务中原材料占比分别为32.31%、38.54%、47.40%、34.34%,可见主营业务成本中,原材料和委托加工服务的成本占比始终居高不下。

招股书中该公司坦言,近年来晶圆和封装测试服务产能较为紧张,由于所属行业资本密集型的属性,晶圆厂和外部封装测试厂商产能短缺的局面预计短时间内不会有较大改善。如果代工厂在产能紧张时优先将产能调配到其他产品,或者优先供应自身或其他规模更大的客户,将不利于公司的供货稳定,从而对公司的业务拓展和持续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短期偿债能力低于同行

同时《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由于销售规模不断扩大,该公司应收账款整体呈上升趋势。报告期各期末,灿瑞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499.21万元、9239.13万元、12138.24万元和12118.70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3.87%、26.02%、24.53%和23.53%;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依次为38.43%、46.51%、41.90%和53.34%。可以看到,该公司2021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大幅上升。

并且,灿瑞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报告期内,该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1、3.24、3.11、2.08,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则分别为27.29、17.84、17.13、9.04。

对此,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艾为电子,主要原因是由于艾为电子给予客户的账期总体较短;低于明微电子和圣邦股份,主要原因是产品应用领域不同。

但《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剔除掉艾为电子、明微电子和圣邦股份后,灿瑞科技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仍低于其他三家可比公司均值。

由于应收账款挤占大量流动资金,加之公司快速扩张和市场开拓需求等原因,今年上半年以来灿瑞科技的短期借款大幅上升。仅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短期借款为2740.56万元,较2020年全年的1863.31万元增长近50%,与此同时,该公司此次募集资金还计划将4.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外,从数据指标上看,灿瑞科技的短期偿债能力有待提高。报告期内,该公司的流动比率分别为2.94、2.46、2.05及2.41;速动比率分别为2.12、2.07、1.72及1.85,同行业可比公司流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3.37、4.04、5.77、4.65,速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2.53、3.35、5.10、4.14,灿瑞科技两个指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

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40.20%、37.44%及31.01%,虽呈逐年下降的趋势,但整体仍在同行业均值之上,同期可比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31%、26.56%、29.47%。

另据招股书披露,目前罗立权与罗杰为灿瑞科技的共同实际控制人,二人为父子关系。罗立权直接持有灿瑞科技3.46%的股份;同时,景阳投资直接持有灿瑞科技60.33%的股份,罗立权与罗杰合计直接持有景阳投资99%的股份,对景阳投资拥有控制权;上海骁微和上海群微分别直接持有灿瑞科技8.65%的股份,罗立权为上海骁微和上海群微执行事务合伙人,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事务。因此,罗立权和罗杰合计控制灿瑞科技股份表决权总数的81.09%。

虽然在上市之前,该公司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治理结构,能保证财务的独立性和内部控制制度的有效实行,但共同实控人对公司重大经营决策仍具有实质性影响。若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股地位,对公司经营决策、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进行干预,将可能损害该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

灿瑞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同业公司比较情况(次)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