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全基金公募规模增长 管理费缩水业绩承压

兴全基金公募规模增长 管理费缩水业绩承压
2019年09月27日 18:50 投资时报

兴全基金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59 亿元,净利润 3.56 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缩水 26.61%、26.90%

《投资时报》记者 齐文健

频频曝光的企业债务危机让相关金融机构如履薄冰。

近期,备受关注的兴全基金踩雷“16神雾债”事件继续发酵。判决书显示,兴全基金此前通过其管理的“兴全-银河金汇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神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雾集团)在上交所发行的16神雾债,面值为1500万元,但自2018年1月28日起的利息及全部本金,在该债券到期日2019年1月28日并未能如期兑付,法院判决兴全基金胜诉。

这并非兴全基金首次因债券违约与企业对簿公堂,该公司曾与金龙机电(300032.SZ)因可交换公司债券违约产生纠纷。此外其还因踩雷三安光电(600703.SH)等股票损失惨重。

除了多次卷入踩雷风波,2019年上半年兴全基金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也双双下滑。根据兴业证券(601377.SH)2019年半年报,其子公司兴全基金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59 亿元,净利润 3.56 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缩水26.61%、26.90%。

业绩不佳的背后是投研人才流失和基金经理“青黄不接”。随着杨东、傅鹏博、吴圣涛等大将离开,兴全基金目前20位基金经理中任职年限不足3年的有8位,年轻基金经理尚未经历完整的牛熊转换。

就频繁踩雷、业绩下滑等问题,《投资时报》向兴全基金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雷声不断引质疑

一纸判决书将兴全基金推到聚光灯前。

这份名为《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吴道洪等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在本判决生效7日之内神雾集团向兴业基金支付债券本金1500万元及利息(以1500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28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7.9%为标准计算,并支付律师费用12万元、财产保全责任保险费37500元,吴道洪(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兴全基金与神雾集团之间的纠葛可追溯到2016年。当年1月28日,神雾集团在上交所发行16神雾债,发行总额5亿元,期限三年,每年付息一次,起息日为2016年1月28日,神雾集团实际控制人吴道洪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该公司通过其管理的“兴全-银河金汇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面值1500万元的16神雾债。

虽然2017年3月9日,神雾集团因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名称变更为神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过16神雾债的简称和代码不变,神雾集团仍依法履行按期兑付、信息披露等义务。

2017年和2018年,神雾集团如期支付了兴全基金第一期、第二期的利息,不过自2018年1月28日起的利息及全部本金其并未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兴全基金还曾踩雷康得新(002450.SZ)、黄河旋风(600172.SH)、领益智造(002600.SZ)、东江环保(002672.SZ)、三安光电等上市公司,上述个股股价均遭遇暴跌。

这让兴全基金的投研和内控能力遭受外界质疑。《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投研人才持续流失,自掌舵13年之久的原总经理杨东离开后,原副总经理徐天舒、杜昌勇,以及明星基金经理吴圣涛、傅鹏博等也相继离开。

Wind数据显示,目前兴全基金旗下共有20位基金经理,任职年限平均为3.87年,尽管有董承非、谢治宇等明星基金经理,不过任职年限不足1年的基金经理有5位,任职年限低于3年(不包括不足1年)的基金经理有3位,接近半数基金经理从业经验尚不够丰富。

管理费缩水业绩不佳

兴全基金成立于2003年9月30日,股东为兴业证券(601377.SH)和全球人寿保险国际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兴全基金公募管理规模为2474.5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20.88亿元。

然而,在规模增长的同时,该公司的业绩状况却并不理想。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59 亿元,净利润 3.56 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缩水 26.61%、26.90%。

对此,兴业证券半年报中给出解释是产品业绩报酬收入同比下降。

事实上,公募基金公司收入主要来自管理费用。2019年上半年,兴全基金旗下24只基金的管理费用合计为7.84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缩水1.03亿元。其中,兴全新视野管理费用大幅减少1.53亿元,在公司旗下所有基金中排名第一,但是该基金管理规模却增加9.67亿元。

同时,兴全基金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亦明显下滑。若将时间拉长来看,2016年年中、2017年年中、2018年年中,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2.5亿元、-4900.73万元、1661.99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