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汤敏:用创新应对老龄化社会问题

【洞见】汤敏:用创新应对老龄化社会问题
2020年10月29日 17:00 盘古智库

2020年10月24、25日,盘古智库、老龄社会30人论坛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成功举办了“老龄时代 · 中国探索 首届中国老龄社会峰会”。峰会邀请了国家有关部门领导、专家学者、媒体及相关企业,聚焦“老龄时代·中国探索”主题进行了探讨交流,共同发掘中国老龄社会的市场创新、社会创新和政务创新,推动具有中国特色的老龄社会认知体系和行动方略,为世界输入老龄社会的中国探索。

本文系盘古智库顾问、国务院参事、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老龄社会30人论坛成员汤敏为“老龄时代 · 中国探索 2020首届中国老龄社会峰会”闭幕致辞。

这是首届中国老龄社会峰会,这两天据说有200多万人在线上参会,这反映出中国社会对老龄社会问题前所未有地关注。

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叫:“老龄时代,中国探索”。对于“老龄时代”,大家很清楚,我们已经进入了老龄时代,而且还在不断地深化。不但中国进入老龄时代,全世界未来都要进入老龄时代。因此,这四个字不需要太多的解释。但是后头的四个字:“中国探索”,这里的文章就大了。在会议的短短两天里,大家从涉及老龄化的各个角度,各个领域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刚才原教授已经做了很好的总结,我在这里不再赘述。在闭幕式的致辞中,我主要谈三点。

第一,应对老龄化问题能不能上升成为一个基本国策。这是昨天原新老师提出的观点。好好琢磨了一下,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进一步探索。

第二个,我们现在需要寻找应对老龄化问题的一个突破口,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

第三个,怎么样在应对老龄化行动中找出一批早期收获项目。

下面,我就这三个问题谈一谈我的看法。

第一个,能不能让应对老龄化上升成为一个基本国策?什么叫基本国策,我刚才在百度百科上专门查了一下。基本国策指的是国家要赖以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和保障。到目前为止我国有哪些基本国策呢?大家比较熟悉的是“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除此之外的基本国策,大家可能还不熟悉。我还是在百度百科上查出来的,不知准不准确。除计划生育外,还有保护环境、对外开放、节约资源、保护耕地、男女平等、水土保持。如果有这么多基本国策,那么,应对老龄化的问题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基本国策呢?老龄化问题现在已经涉及到近3亿人,而且日趋严重,很快变4亿人5亿人6亿人。如果加上他们的家属,这就涉及到十四亿人的家家户户。这样大的问题需要制定出应对它的基本准则来,需要国家、社会、家庭的保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同意要把应对老龄化上升作为一个基本国策。一旦进入基本国策,我们就需要顶层设计,需要高层次、多领域、多部门的高度协调。而目前现在基本上是部门各自为战,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是一种碎片化的部门化的管理模式。能不能把应对老龄化问题作为一个重要议题,列入到“十四五”规划里?对老龄化这个全新的领域里,我们政府既要倡导,定政策,也要小心监管,谨慎监管。

第二个大问题,是现在急需要寻找老龄化问题的突破口。老龄化问题在学界已经谈了十来年了。各种各样的老年协会、研究中心已经很多了,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老龄化问题还是处在比较边缘化的领域呢?怎么样才进入主流,得到政府和社会各方面的真正关注呢?

突破口选择非常重要。我觉得这个突破口的选择要跟国家大战略和大需求结合起来。目前我国正在推动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大战略。核心还是要扩大内需。如果老龄化问题能在扩大内需和内循环中贡献一份力量,就会得到各种投资者、企业家、政府的极度关注。

在扩大内需方面我想谈几个建议。一是对家庭、市场、社会总体要进行适老化“改造”。目前市场上的产品、服务大部分是为中年人、年轻人、孩子们设计的。适老化的改造不仅是把房子装修一下,也不仅是多办几个养老院,我们整个社会,教育、文化、科学等等,要有新的产品、新的服务专门为这3亿老人服务。不仅是政府、家庭要做适老化改造,市场也要做适老化“改造”。

要在老龄化市场中创新。一个新的理念“市场开拓性创新”正在逐渐被人们所接受。过去一谈创新都指的是高科技。市场开拓性创新就是把原本复杂昂贵的产品让更多的人买得起的创新,实现了产品与服务的平民化,扩大了市场。对于老龄化领域来说,市场开拓式创新就是要把那些为中年人、年轻人,孩子们设计的产品和服务进行改造,减去那些过度化的性能,像智能手机越来越复杂,大部分功能老年人并不需要。但是同时一定要加上老人刚需的部分,让这些产品能够解决老年人特殊的需求。使用起来要方便,特别是要便宜,卖出白菜价。这就要靠科学技术的进步,把大数据、互联网,各种成熟的新技术加进去。用市场开拓性创新,为老年人定制一批一批适应于他们的新产品和新服务。

要发挥老年人的财富作用。一谈财富想的就是想掏老年人口袋里的钱。老人们的财富不仅是金钱,更重要地是他的人力资源。随着医学的进步,现在考虑百岁人生,甚至120岁的人生。60岁退休后面的这40年,甚至60年,如何过,如何发挥他们的作用,也是一篇大文章。60岁就是老人吗,大家去看看跳广场舞的,看看在全国全世界各地旅游的这些退休人员。他们有很多的经验,有很多的人脉,有很多的创新想法。怎么样才能发挥他们的作用。

我们友成基金会在十年前启动的常青义教项目,把退休老师动员起来到农村薄弱学校去支教,就起到很大的作用。现在,教育部的银发教学计划,每年都招募好几万城市退休老师到乡村学校去支教,效果非常好。如果退休教师可以去支教,为什么退休的医生、护士、会计、工程师,等等不行?

对于开拓老年人市场,在投资上也要创新。在应对老龄化这个领域,我们需要一大批社会价值型投资。投资的目的不但要得到财务回报,更重要地是追求社会价值的回报。目前,国内外都有一批投资者或机构在做社会价值投资。在这一领域,政府的政策引导,政府基金的资金引导能起很大的作用。

最后一点谈早期收获问题。老龄社会30人论坛应该推动和倡导一批早期收获项目。应对老龄化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但要争取在短期内出一批成果,让它得到社会关注,得到投资,率先发展起来。我们能不能从社会中选出一批好的项目来,由老龄社会30人论坛进行倡导,给他们认证,帮他们寻找更多的投资。

老龄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很快就要变成全世界的问题了。中国在这个领域里有可能能走到世界前列。让我们大家一起努力,让中国的老人成为世界上最获幸福感,也最能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一批人。谢谢大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