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心资产大迁移!2021年,投资真王道在这里

中国核心资产大迁移!2021年,投资真王道在这里
2021年06月16日 21:57 智谷趋势

浏览前请确认已年满18周岁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用里尔克的诗句来形容眼下风起云涌的时局,恐怕再合适不过。

他还有一首更脍炙人口的诗:“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诗意之外,现实是美国继续放水,中国楼市横盘。全世界都陷入财富的焦虑中,仿佛曾经最坚固的投资逻辑,如今已全部烟消云散。

大棋行至中局,我们如何认识世界的变化?

面对剧变,个人如何应对,为财富选择最合适的流向?

饶有意味的,近日在中国经济中心,向世界开放的窗口上海,今年给高考语文卷出的作文题是——“时间沉淀下事物的价值”。

这不仅是给考生的作文题,更像是每个人的必答题。

万物皆有周期,时代演进也有其逻辑。中国财富潮水的起落,从来都与时代同频。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初期,潮头属于下海经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本世纪初,潮头属于房地产;

2008年后大基建升级,潮头属于房地产与互联网。

这几代中国人所经历的3个大周期,抓住其中任何一波,都能成为赢家。

不过眼下,中国已经酝酿着新的转向,于去年提出“内循环”的新概念。这意味着中国经济模式将重构,也意味着中国核心资产转移的开始。

之前的核心资产无疑是房地产,它是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引擎,也是承载中国人财富的最大蓄水池。

但现在,情况开始起变化。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正逐渐进入后房地产时代,相应的投资逻辑必然要随之调整。

《时间的玫瑰》作者但斌对茅台的笃信深入骨髓。这样的信条耦合了内循环大背景下内需重要性的上升,相应的消费类企业自然成了大牛股。但斌认为,中国消费的增长潜力巨大,从国内消费行业的盈利增长可见一斑。

不过,消费类企业不止抓住了内循环和内需的风口。更深层的逻辑是,这些满足人们生活所需的企业与品牌,本身就表现为某种长期主义,因此得以穿越周期。

《时间的玫瑰》一书写到投资的基本原则:“应当坚持正确的投资方法,选择具有长期成长性的行业,选择王冠上明珠一样的企业进行长期投资。”

不过在但斌看来,茅台股的一骑绝尘还隐藏有文化的逻辑:只要中国文化还在,作为白酒文化象征的茅台,就不缺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人类的文化有时候并无藩篱。无独有偶,西方也存在相对应的文化传承的符号——威士忌、红酒、手表、奢侈品等。

有意思的是,东西方不同的文化传承,却需要经过同样的长期主义,才能让文化焕发出更大的价值与意义。

这应了那句,世间投资的方向无非两种,一类是改变世界的,一类是世界改变不了的。

此外,与茅台等国内品牌略有不同,西方的威士忌、红酒、手表、奢侈品等还揭示了长期主义投资的另一重境界——收藏。

唯有长期的时间可以塑造价值,那么收藏理所当然会成为价值投资的代表。

投资界一般将各种金融产品视为传统投资,将酒、文玩、奢侈品等视为另类投资。在普通人眼里,什么名酒、名表属于价格很贵的奢侈品;在高净值人士看来:它们超越了奢侈品,更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文化资本。

不只是价格,更是价值,唯有价值才能收藏和战胜时间。

以收藏为投资是高净值人士的门槛,亦是日益庞大的中产阶级的必修课。这意味着投资方式的变化,更是投资理念的变革。

视野打开,让时间沉淀,一切将彻底不同。

投资像孤独的乌龟在与时间竞赛,胜利的关键在于坚持与信念。

业内资深投资专家认为:长期主义本身就是最大的红利。因为长期主义有很高的门槛,包括认知门槛、定力门槛、资源门槛等。

其实长期主义、价值投资,本质上并不玄乎,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字——慢。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经济社会的惊人进步,举世瞩目。但这也埋下了一个小Bug——那就是我们习惯了“快”,也过于迷信“快”。

“快”既是经济发展的速度证明,也成为中国人难以改变的投资逻辑。

急匆匆的劳作与追赶,让越来越多中国人富了起来。高净值人群和中产阶级日益壮大,很多国人因此有了出国门看世界的机会。当越来越多中国人乘坐豪华客机飞往国外,却发现了一个慢悠悠的欧美。

不可思议的是,欧洲的“慢”非常有价值,人家无论是酒庄还是奢侈品作坊都是经过几百年的传承,奢侈品是慢慢手工制作,威士忌更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陈酿。而且全世界的富人都愿意为这样的“慢”买单。

这背后的逻辑其实是:时间得以充分沉淀。随着时间沉淀,长期主义才能打磨成型。如此长期主义,最后让品牌独具魅力,品牌价值也更加深厚,获得真正得丰富与收获。

这就是时间的魔法,历经百年沉淀长期价值。

随着中国社会的成熟,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认可长期主义的“慢”,收获价值投资对的“丰”。这为未来的投资与收藏逻辑指明了方向。

国际知名的莱坊奢侈品投资指数(Knight Frank Luxury Index)去年10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威士忌价值近10年内涨幅达564%,为奢侈品中最高。

RARE WHSIKY 101报告显示,2019年威士忌成交数量较上年上涨33.37%,其中收藏级的单一麦芽成交总金额首次超过5770.7万英镑,涨幅高达41.54%。

这意味着自2015年以来,英国稀有威士忌拍卖市场的威士忌拍价在5年间增长达到6倍以上。

为什么?

决定价格与价值的最直观因素是供需关系。比如苏格登(The Singleton)在近期重磅推出的《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54年,以法国巴卡拉水晶瓶尊呈,全球限量235瓶。物以稀为贵,供给少,需求旺,升值便成了自然。

更深层的原因,还是因为酿造威士忌本身就是一门时间的艺术。

所有苏格兰威士忌都必须在橡木桶里至少窖藏3年,时间长的还有10年、12年、18年等,还有更长的甚至可以超过40年、50年。

通常来说,威士忌窖藏的时间越长,味道就会变得更独特和深厚,价格也会更高。除此之外,独特工艺、酒厂风格赋予的品鉴价值,也是某一款威士忌独特价值所在。这是威士忌和中国白酒类似的地方。

中国和苏格兰都有历史悠久的酒文化,都讲究历久弥香。彼此对时光的尊敬,在酒文化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且威士忌漫长且跌宕起伏的历史,不亚于白酒。

威士忌一词出现的1405年,正逢郑和下西洋。1494年,威士忌蒸馏事业在苏格兰全面铺开。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合并。1725年,英国新出台的麦芽税,导致大量酒厂转入地下,只能在夜间生产。这给威士忌带来一个浪漫的名字——月光(moonshine)。

穿越如此宏大的历史,本身不就是最好的长期主义,具有绝佳的投资与收藏价值吗?

慢慢酿造时光,自然能在最后绽放时间的玫瑰,回馈独一无二的价值。

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品牌中,全球知名酒业集团帝亚吉欧旗下的苏格登(The Singleton),坚持“慢品丰味”的品牌理念,更是将时间的魔力施展到极致,被称为“单一麦芽威士忌中的经典”。

世上最难的两件事,莫过于超越自己和打败时间。

2019年,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首款53年发布。凭借久远的年份、惊艳的口感,让业界为之眼前一亮。

近日,苏格登再度重磅推出源自于1966年窖藏《时光巅峰系列》54年,该系列不仅是苏格登最高年份,更打破了帝亚吉欧集团最高年份单一麦芽释出的纪录。

全球超50家国际媒体联合报道

苏格登一直追求的“慢品丰味”,在这款酒里形神合一。

苏格登54年标志着上世纪60年代的时代印记,为品牌历史进程中,开创三慢工艺的首批珍贵原酒,历经手工翻麦、长时间糖化、双倍酵酿时间,并燃煤直火进行小批次缓慢蒸馏的传统工艺。

系列选自苏格登高年份独立酒窖,由品牌首席调配大师莫琳·罗宾逊(Maureen Robinson)女士亲自掌舵。莫琳·罗宾逊女士表示:“苏格登54年杰出地呈现传统缓酿与当代桶陈技艺的交融,演绎了超高年份珍贵威士忌中罕有的丰富层次” 。

为彰显尊贵,苏格登54年尊呈于订制木质酒座,不仅以蓝绿色皮革点缀,更设计寓意苏格兰高地风土的54层等高线纹理。法国水晶臻艺的开创者巴卡拉(Baccarat)以苏格登经典壶型瓶身为灵感,特别手工匠制水晶瓶,并定制苏格登品牌标志性蓝绿色的水晶瓶头,封藏54年桶陈时光。英国皇家御用匠人Thomas Fattorini定制铜制瓶颈,刻印1966入桶年份的时代印记。

苏格登54年是帝亚吉欧集团呈献最高年份单一麦芽威士忌,标志着“时光巅峰系列”完整收官。

为共庆这支源自半个世纪以前的时光臻酿的正式发布,苏格登特别携手“世界时间的源点”英国皇家格林威治天文台进行全球首发。皇家格林威治天文台作为标准时间的“定义者”,以其在历史上引领人类社会理解时间的权威角色。

苏格登回溯“时间的源点”,于本初子午线首度开启品鉴,重新定义“时间巅峰”。

苏格登品牌拥有180多年的历史,源自苏格兰高地。自创立以来,苏格登不惜以牺牲产能为代价,坚持“慢糖化、慢发酵、慢蒸馏”的“三慢”工艺,专注探索和维护产品的品鉴价值。

如今,“三慢”工艺已深深刻入苏格登品牌的核心DNA。苏格登酿造时光,更希冀让这些“时光”发挥更大的价值,酿造出更丰富的风味深度和层次丰味。

苏格登的声声慢,时间得以充分沉淀,写下了自己的长期主义。在加深品牌价值的同时,还产生了3个奇妙的化学反应。

产品层面,苏格登坚守以品鉴体验为核心的百年探索,酿造了层次的丰富。既传承了威士忌的工艺与历史,又通过缓酿丰味工艺,加上调配大师用桶与选桶的高超技艺,赋予威士忌圆润口感、馥郁醇顺、且富有复杂度和层次感的风味。这一对酿造传统的传承与突破,使苏格登在重视味蕾体验的亚洲市场深受欢迎。

价值层面,呼应了威士忌正在成为中产和高净值人群的生活“陪伴”的同时,另一方面因其长期主义下的沉淀和坚守,跨界艺术、奢侈品等领域为产品赋予更多附加价值和故事性,其高年份收藏级产品已成为了奢华收藏品,不断拉高威士忌整个市场的投资价值。

潜移默化之间,苏格登用春风化雨的方式,让威士忌作为一种兼具享受与投资价值的多元生活方式,并深入人心。更宏大的意义上,这就是文化资本。

精神层面,苏格登的“慢品丰味”看似在对抗投资逻辑,尤其是短期投资逻辑。这种崇尚寻找自我节奏、不盲从的价值观,希望与更多当代消费者一起发现生活灵感和价值,启发投资者共同寻找长期价值沉淀。

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人们因为苏格登,挖掘出长期主义的价值,收到了价值投资的回报,渐渐成为一名信奉长期主义的投资者。

某种意义上,这不亚于一场财富的启蒙运动。

正如《时间的玫瑰》中说,真正的长期投资需要考虑的只有一个问题——这个企业(品牌)能为社会做些什么。现在太多人关注的是经营指标、K线图,很少关注企业所提供的产品能够给社会带来的变化。投资是从使用者内在的价值角度去考量所投资产品,如果只是激发大家一时的热情,它不会持久,如果能打动很多人的内心,并能够延续下去,才具有非常高的投资价值。

投资最高境界是,投资者的行为、选择的品牌、品牌的产品应该彻底贯通。而它们的交汇点,就是长期主义和时间本身。

苏格登这个品牌,足以让时光鞠躬致敬;苏格登54年这个产品,足以让威士忌源远流长;那么,你是那个通过长期主义与价值投资,让时间玫瑰绽放的人吗?

纵使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