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如何富起来,决定了中国未来的走向

中国农民如何富起来,决定了中国未来的走向
2021年10月18日 23:45 智谷趋势

随着贵州省最后9个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中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创下了人类史上的脱贫奇迹。

而历史往往证明,跨越贫富鸿沟往往不止是一代人、而是几代人的事情。

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及如今共同富裕的进程里,最艰巨和复杂的任务仍然在农村。

三农问题任何时候,都是关乎国计民生和社会稳定的优先问题。

全面乡村振兴,让农民成为一种有尊严的身份,让乡村面貌和这个大时代相称,让种地的人能够致富。

如何让人留在土地上,成为当下的一门大学问。

湖南湘阴县的一份公告,撕下了农村婚姻问题的一块遮羞布。

多年来,网络上都流传着中国有3000万光棍的数据。2020年的七普统计,并没有直接给出适龄未婚人口数,但公布了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约3500万的现状。

这3500万男性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未成年、高龄的非适婚人群,但加上全国因为各种主客观原因“剩下”的男男女女,适婚单身人群有3000万的推测也有其合理性。

3000万人是什么概念呢,放到世界上比澳大利亚的全国总人口还多。

这意味着,过去属于个人的婚恋问题,已经放大为一个社会性问题。

农村男性处于婚恋市场的底部。细究起来,彩礼、买房、买车是农民结婚的三座大山。

彩礼动辄上十万,村里盖小楼就想娶媳妇现在是很难过关的,至少要县城买房,最好是城市。

2020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131元,城乡收入差距达3倍。几笔巨款加起来,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为结婚背上了高额负债,甚至上代人也要积攒大半辈子为下一代娶媳妇努力。

2019年,彩礼问题第一次被写进了中央一号文件,到今天这2年多时间里也屡屡出台规则治理彩礼问题。

农村剩男、城市剩女,在金字塔结构中上下错配,这是一个大家默认的事实。

但正如湘阴公文所说,光棍问题在变为一个“影响农村社会稳定、制约农村经济发展,进而影响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谐社会建设”的大问题。

光棍问题,其实掩盖了真正的冰山之下——城乡差距、三农问题、上升通道。

这些话题一点都不“性感”,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也是我们常说的改革的深水区。

但对老百姓来说,这才是关于生活的头等大事。

中国几十年的发展,经济狂飙的同时,有三个“剪刀差”出现:

一,工农产品的剪刀差,产品价值不等价交换,完成了工业化的原始积累;

二,城乡收入的剪刀差,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形成了低成本的人口红利;

三,土地价格的剪刀差,工业用地价格与住宅用地价格出现显著差异,溢价推动了城市化进程。

从长远来看,全面乡村振兴、提升农民收入、推动人才下乡才是治根之策。

过去四十年里,中国的乡村振兴经历了三个阶段:

1、依靠捐款和慈善的输血式公益扶贫;

2、依靠基础建设、产业扶植的造血式乡村振兴;

3、依靠教育普及、新技术下沉的自主式脱贫致富。

从2004年中国就推动了“村村通”工程,所谓要致富,先修路,到2020年9月全国农村公路总里程已达420万公里,基本实现了乡镇和建制村都通上硬化道路。

通上公路之后,偏远地区的农产品能够直达城市居民的餐桌,来自城市的游客、产业园和创业者,也将城市经验更快带到乡间。

只有实现了连接,资源能够汇集和高效交换,地方经济的活力得以涌现。

乡村振兴的落地形式,主要是新型城镇化。高层曾经指出,新型城镇化是要在产业支撑、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生活方式等方面实现由“乡”到“城”的转变。

这个“新”是指观念更新、体制革新、技术创新和文化复新,是新型工业化、区域城镇化、社会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的生态发育过程。

数字经济时代,信息的连接就是资源的连接。

5G、光纤、信号基站、大数据中心、云服务等新基建和产业逐渐从大城市向外扩散。企业将一部分数字产业,如客服、服务器、维护等,有意识地向偏远地区迁移。

你不要小看了这些产业,他们需要用到大量人力、技术和电力,对于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等企业来说,能够综合降低运营的成本。而这些大厂的产业外溢,也很适合偏远地区从零基础开始,从无到有发展数字产业。

这些子公司、地方分部的员工,能够获得超过地方平均水平的收入,并转型为程序员、工程师、运营人员、供应链管理者……接触到原先只聚焦在一二线城市的资源,成为日后当地高端项目引进、人才蓄水池、孵化创业项目的基础。

随着中国消费市场的持续下沉,城市的风潮呼啸着吹向五环之外的中国。

网红水果的持续火爆,就是一次城市消费和农产品上行的共同狂欢。

今年最火爆的特色水果,可能就是广东潮汕出产的油柑、黄皮。随着奈雪、喜茶等几家新茶饮公司的油柑饮品一炮而红,一时间,大城市里的年轻人都以喝上一瓶玻璃樽的玉油柑为社交货币,在微博、小红书、美团等打卡不断。

结果就是,大供货商全部跑到广东、福建等少数几个油柑产区去拿货,以往常常贱卖的油柑,今年的收购价在几个月的时间上涨了近百倍。

据广东省农科院数据,中国油柑种植面积约30万亩,主要分布在揭阳、汕尾、汕头等地,以农民散户种植的形态为主。

得到市场青睐和资本加持后,一些嗅到商机的种植户,迅速成立专业的合作社、开始整合大规模种植油柑。广东大量农村本来面临空心化,青壮劳动力都外出去打工了,被闲置的果山如今被承包下来种植高单价的经济作物,建立农产基地,很快吸引了农民的回流。

如果在老家上班,就能比去城里挣得还要多,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呢?

这样的故事,在柠檬、芒果、甜橙、酥梨、百香果等超级水果上都出现过,在中国大地上创造了很多新一代的水果之乡,并在电商供应链中继续实现农产品上行。

农业经营迅速现代化的背后,也是农业科技的共同进步。油柑品种众多,大部分都是酸涩,现在流行的回甘甜味的甜种油柑也是近十年培育的新品种。

随着育种科技、生物技术的运用,优质的农产品种不断诞生。对于农户来说,这些优化品种能对应卖出更高的价格,或是有更高的单位亩产。以中国农业的庞大基数计算,进步哪怕1%,都会是价值百亿的技术。

有朝一日,中国的农民也能运用大型农械、无人机来管理上千亩田地,依靠人工智能辅助指导作物生长,靠着技术的一点点进步,过上不再为柴米油盐、安家娶妻而辛劳一生的生活。

密集的政策扶持和产业扶植,固然能让一个地方在很短的时间里,闯关脱贫。但从百年大计的眼光去看,教育才是改革中的短板。

高层在中学考察时,曾特别指出:扶贫要同扶智、扶志结合起来。智和志就是内力、内因。

怎么理解这句话?

扶志,是为了化去贫困自卑的意识,让人看到世界天地;

扶智,是为了获得安身立命的本事,让人能够自强不息。

一切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根本都是发展教育。就像张桂梅说的,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生来就是人杰,而非草芥。

杨淞宇是云南省保山市昌宁思源实验学校的学生,他平时最大的爱好是钻研数学,梦想就是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但这个梦想只能藏在心里,因为靠偏远山区的教育水平是做不到的。

公路的畅通和地方财政的扶持,让乡村里来了大学生的老师。近年来,随着技术手段不断更新,以及新基建的全面铺开,让“科技+教育”来弥补鸿沟的方式有了物质基础。

杨淞宇的学校后来引进了智慧课堂的教育产品,能够联网获取发达地区的教育资源,这让杨淞宇才觉得自己多了几分考入心仪大学的底气。

随着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的全力加码,更多学生要真正学到有实用价值的一技之长,而不是等到在社会大学里受了挫折而一再蹉跎。

这些技能培训只是一个开始,随着产业、培训、就业、创业的相互依托,更多人能在家乡从事其餐饮、民宿服务、外卖运营、乡村旅游、直播营销等产业,走出不一样的乡村转型之路。

一代人的素质与认知的提升,切断代际贫困的传递,要靠教育扶贫和技术下乡。也只有站在智慧和科技的肩膀上,才有几分改变命运的希望。

幸运的是,和几十年前相比,中国已经不再积贫积弱,现在人均GDP迈过了1万美元的大关,拥有了上百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和能排进世界前十、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公司,我们的目光都探向广大的乡土中国。

在检验城乡差距是否缩小时,一个关键指标是,今天有多少人愿意回到乡村。

人民自然会回到养育他们的土地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