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90、00后担不起大梁?他们一个人就能掌控三个国家的市场!

谁说90、00后担不起大梁?他们一个人就能掌控三个国家的市场!
2021年12月15日 13:13 智谷趋势

在被几乎所有人看衰的时候,中国意外杀出一记回马枪——

刚过去的11月,中国出口总值同比增长了16.6%,只用了11个月,进出口总值就超过2020年全年。

靓丽的宏观数据之下,人们的悲欢却不同。有人意气风发,有人如履薄冰。

有半年多时间,深圳最贵楼盘的交易信息在中介们之中刷了屏,跨境电商意外成了主角。

深圳湾一号的单位动辄大几千万。在这里拥有一套房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能买豪宅的是极少数,接着便是5万中国商家亚马逊店铺被封,损失超千亿的消息,再然后就是美国传统“黑五”的喜忧参半。

无论喜或悲其实说的是一码事,跨境电商的新赛道很热闹,而且这条赛道的确比传统赛道境遇好一些,即使是在所有人都很难的时候。

套用狄更斯的一句话,这是跨境电商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坏的时候。

新旧赛道最显著的差别有两个:

1,新赛道上的不想走前辈的老路——用1亿件衬衣才能换人家一架飞机,吃最多的苦,赚最卑微的钱——他们要吃甘蔗最甜的部分。

2,新赛道上的中国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或曰微型跨国企业。

他们的底气哪里来?来自产业要素齐聚的中国,新赛道无比完备的软硬件基础设施以及后发优势。

更为重要的是,这条赛道隐隐点明百年大变局下的破局之路。当人们还在为内循环还是外循环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们两个都要”——中国新生代的崛起给了中国极大的回旋余地。

突然发现,最稳的居然是外贸

上周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会上首提“三大压力”,重提“六保六稳”,显示2022年的经济情况并不乐观。

风向真的变了。中国早在疫情之前为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似乎可以派上用场了。

2020年7月的政治局会议提出“双循环”,为中国中长期发展战略定调。“以内循环为主”凸显了高层对局势演变之不乐观。

逆全球化的进程早就开始了。国际上常用进口占GDP的比重,来观测全球化的程度。如下图,2008年是全球化的巅峰,此后整体上就是在走下坡路。

然而,从提出双循环的当月开始,中国出口却走出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曲线,成绩亮眼。

疫情改变了趋势。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贸易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全年进出口、出口规模均创历史新高,势头一直延续至今。

但与此同时,曾被寄予厚望的消费,也就是内循环的主要动力却在减速。

消费,2018年以前在中国GDP的构成中曾占比高达78.5%,而今年上半年这一指标下滑到63.4%。

当三驾马车中消费、投资占比都在下降,还要稳增长,出口这匹马还带动吗?

看一下中国疫情期间的外贸数据,德勤《科技赋能亚太数字贸易》2021年度报告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

第一,跨境电商迅速成长为主力。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前三季度进出口增长20%,而去年其规模就达到1.7万亿元,其中三分之二为出口,增速高达40%。

第二,参与外贸的企业数量惊人。中国有进出口实绩的外贸企业超过50万家,仍在快速增长中。

第三,微型跨国企业崛起。85%的跨境电商都是规模不到100人的小微型企业,但是它们的业绩却占了小一半,而且增速更快。

事实上,德勤的报告已经认定中小跨境电商将成为全球数字贸易的主角。

德勤认为,随着RCEP在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RCEP将从消除关税壁垒、建立灵活的原产地规则、促进电子商务、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重视中小企业和技术合作等五大方面促进区域数字贸易。

技术红利叠加政策红利,未来三年亚洲“微型跨国企业”,尤其是中国的微型跨国企业将迎来属于自己的关键一跃。

事实上,无论是亚马逊,还是天猫淘宝海外分销平台,中国商家这两年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

和传统外贸相比,外贸新势力的内驱力完全不同。它们无所不在,不只在繁华的闹市,也可能是不知名的十八线小城,或黄土纵横的沟壑。他们喜欢把方块字书写在产品最醒目的部分;他们擅于从全球社交网络上发现消费需求,更能充分借助“中国制造”……

最重要,他们要把最丰厚的利润攥在自己手中。

每一个新企业都是跨国企业

现在美国的小哥哥、小姐姐在TikTok,Instagram上晒的最多的中国制造是什么?

不再是用了都不知道哪国产的高仿或代工,而是最酷炫、最时尚的潮货,不再是因为便宜的价格,甚至它们的客单价会惊掉老外贸人的下巴,超高性价比,更重要的是国外没有。

好些出海品牌,上书大写的“Made in China”,甚至获得远超国内的名声。

深圳的SHEIN、EXWAY……就是众多国外年轻人的心头好。

SHEIN在很多国家击败了亚马逊和ZARA,它在海外社交平台上的粉丝数超过3个亿,是全球60个国家排名第一的IOS购物小程序,连续八年营收增长超过100%。

EXWAY品牌的电动滑板价格高的很多中国人都难以想象,它96%的销量都在海外。

疫情以来,是谁在满足全球买家层出不穷的新需求?

不是传统的外贸企业,而是外贸新势力。

新势力在中国出口遭遇重大挑战的时候,横空杀出创造了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成为外循环的新动力。

“速溶于水的环保狗狗粪便袋,我们卖到了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还有美国”;

“我们绕地球一圈后发现,发现最喜欢为乌龟定制毛衣的,还是日本和法国白领。”;

“我们在TikTok上粉丝过亿,矩阵有几百个账号,产品除了欧美日还有东南亚……”

说这些话的不是传统国企、大型民企的CEO,而是一批稚气未消的90后。

能想象到吗?中国每年跨境电商高达70%增速的出口,越来越多是由一些白手起家毛头青年实现的。

他们体量大多不大,大多数没有专门的办公室,更加没有自己的工厂……

但年轻人跟得上时代,跟得上变化,跟得上节奏,他们懂各种社交平台,能一个人跟踪好几个国家市场偏好,他们也更能理解年轻人奇怪的想法。

比如,疫情带火了居家办公的Zoom视频会议App,又因为视频会议带火了电脑支架,带火了美颜灯。

电脑支架,一般人都能理解,但是美颜灯是什么鬼?又因何而火?只是因为视频会议上白领们需要保持好形象、体现好品味,而美颜灯能让脸部在电脑屏幕上呈现更立体、肤色更漂亮。

家住杭州的孙东琪的团队员工不足10人,仅美颜灯一个单品一个月就能卖出上万台。

东琪的团队可不是只卖美颜灯,他们根据客户不同场景定制产品,为日本宅男在浙江安吉定制了榻榻米式的游戏椅、为美国奶爸带娃提供卡通的猫头鹰门档、为法国喜欢宠物乌龟定制冬眠毛衣,买家甚至需要自己量好背甲、腹甲尺寸才能下单……

结果这些看起来毫不关联的产品,只要出现在网站的货架上就会被疯抢一空,单品的日销售额常常在10万以上。

正是他们把超出外国人想象的中国货卖到了全世界。

老一辈外贸人是先有商品再卖,货品单几年都更新不了一遍,而新势力则是在全世界发掘需求,再寻找商品,找不到就自己设计定制下单。

至于深圳的戈锐科技,2020年一入行就开启了自己的爆款之旅。赶上绿色低碳之风,欧美家庭急需环保型宠物便便袋,CEO丁超和他的12人团队,找到用聚乙烯醇做的“铲屎袋”一分钟内即可溶解于水,扔进马桶走下水道也不污染环境,一年时间就把产品卖到欧美6个国家。

新势力追求产品设计和理念上领先,要的就是自己的品牌,很少想着要去模仿。

丁超的宠物环保便便袋,从设计、研发、生产全产业链都依托国内,串起了众多的材料、制造企业。

这还不算神奇,你想知道一顶全球追捧、打败韩国日本品牌的假发是如何从陕北的窑洞走进好莱坞梦工厂的吗?

它的大致流程是这样的:在陕西宜君窑洞完成手钩片,在河南许昌流水线上出成品,运到广州外贸商家仓库,通过茵薇歌、德昊等网店在线销售,7天左右便可抵达好莱坞。没有任何境外中间商赚差价,

图说:中国假发买爆好莱坞的背后,运营的都是员工不过百人的“微型跨国企业”。

中国品牌平均每2秒就卖出一顶,而且一顶起步价就是200-300美元。

日本、韩国品牌大卖大赚,一顶要卖到1000-2000美元,中国代工只赚个辛苦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新势力特别适应数字化的时代。

疫情这一年半,电商经济在全球快速崛起,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短短两个月时间就赶上以往10年的增幅,网上购物成为不可逆的潮流。

伴随着平台种类越来越多,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海外消费者更倾向于更高效便捷的细分品类、精选型平台。

这对于擅长玩流量,应对多元化需求,多平台运营的中国新势力,提供了快速成长的机会。

何为中国外贸新势力?

员工不足100人,善用数字平台,小团队却能高效搞定复杂的外贸流程;他们平均运营3.56个海外站点,这意味着大多数公司服务3个甚至多个海外市场;还有,它们成长性惊人,即使在疫情和贸易战的双重挑战下,他们依然实现了130%的销售增长。

图说:中国假发买爆好莱坞的背后,运营的都是员工不过百人的“微型跨国企业”。

中国的微型跨国企业军团,来了。

零基础也能全球化,中国新势力凭什么?

凭什么?

简单说就是三个:

1、领先的数字基础设施;

2、世界工厂的生产能力;

3、前两者相结合的柔性供应链和全流程无缝对接能力。

中国拥有全球领先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和世界工厂的产业配套能力,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前者使得中国新势力能够更快一步掌握流量时代的贸易模式;后者则是中国制造能够响应世界任何新需求的基础。

因为疫情,当其他国家的消费者和中小企业主快速进入数字世界,一方面,无限制的交易、无差别的服务、无疆界的市场打开了人们无限的想象力;另一方面,陌生的场景、陌生的技术、陌生的交互方式,也让他们需要时间去适应。

而中国新势力对数字经济早已是驾轻就熟。

更何况,中国数字外贸强力增长的背后,还有国家政策支持。

2020年4月,国务院出台政策扩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2020年8月,国务院进一步稳外贸、稳外资,帮助出口企业对接更多海外买家;2020年11月,国务院发表《意见》支持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建设和海外仓发展。

而且,中国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极具拓展性和前瞻性。

比如速卖通在全世界建成的海外仓体系。

它本质上是把跨境贸易本地化,从而能大大降低物流成本、加快物流时效、提高产品曝光、提升购物体验。

最最令人心动的则是外汇交易第三方支付系统。过去完成一笔交易,收到货款需要3到4个月,现在则只需要7天左右。

更神奇的是蚂蚁集团旗下的WorldFirst “万里汇”,收款已可以做到秒级到账,而且费率0.3%全市场最低,更贴心的是,WorldFirst还能搞定欧洲多国市场的消费税缴纳,还能提款至支付宝,方便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们可直接去国内最大的内贸批发平台1688上再进货。

而且,它支持任何时间、任何国家、几乎所有通行货币的收付款。

最最需要强调的就是柔性供应链。在数字平台的加持下,它把世界工厂的优势放大到了竞争对手难以企及的高度。

那些想和中国竞争的国家,它们很快就会发现,人工成本不再占据主导优势,随着电商世界范围的崛起,面对个性化的需求,速度和灵活性才是核心优势。

Shein追赶Zara的案例就很典型。

米兰时装周的新款一出,全球配置产业链的Zara要14天才能上架销售,而仅仅依靠中国产业链的SHEIN却只需要7天。

在电商平台上,很多爆款产品的黄金销售窗口期可能只有3-10天,能不能在这段的时间里找到产品上架至关重要。

SHEIN却可以做到每天上新6000件。

除了被数字化加持过的世界工厂中国,还有哪个国家有这样的反应能力?

在疫情期间,因为缺少中国原料,越南、印度工厂开工不足的情况比比皆是。而就是在疫情期间,丁超的团队找到最合适的上游造纸厂完成了环保宠物便便袋的新品研发制造,孙东琪的团队在全国范围寻找符合自己想象的商品。

即便是新玩家,也能迅速完成选品、采购、销售、物流、报关、收款、结汇退税等过去大企业才能搞定的复杂生意。

前述三个优势,缺一不可。

事实上,未来可能不仅仅是越过沃尔玛的问题,还有可能越过亚马逊。据德勤《科技赋能亚太数字贸易》2021年度报告显示,相比以前得依赖亚马逊等大平台,现在三成企业已建好了自己专属的独立外贸网站,还有七成企业也希望能自建独立站。

亚马逊封店风波前后,还有亚马逊下架新疆棉事件,中国新势力已经开始大规模自建“独立国际站”,对于他们来说,亚马逊只是他们尝试开拓国际电商平台的试验田,亚马逊15%的抽成依然是不能容忍的。

比如前文所提的孙东琪、丁超都有自己的国际站,而每一个国际站都是中国外贸面向世界的窗口。

它们的底气,源于他们锻炼出来“小而美”的精准选品能力,源于中国智造“秒速出样、快速出货、小规模定制”柔性供应链的响应能力,更源于数字工具的普及对“微型跨国企业”生意的远航保障。

结语

随着全球疫情逐渐常态化,中国面临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

这里面既有境外生产恢复,中国外贸可能承受的巨大压力,也有其它随时可能出现的的政治、经济事件的影响。

而中国外贸新势力的崛起,则让我们对未来更多的一份信心。

这些微型跨国企业和中国小商人,简直无所不能。

他们往往一个人平均对接几个国家,运营超过3个平台,管理着数十万的流量,他们可以同时处理淘宝、TikTok、Facebook、Insgram……的评论、客户反馈和需求信息,帮助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找到他刚刚产生兴趣的商品,生产厂家,然后下单……

只有大时代,才会有如此多的意想不到。新的需求、新的出口、新的渠道、新的供应模式、新的支付手段……

更为重要的是,它能超越很多的人为的阻碍,告诉你“人类的悲欢也可以十分相通”。

中世纪之前,中国一匹绸缎运到君士坦丁堡,价格可能加了5倍,运到罗马再加了3倍,运到西班牙又加了1倍,运到英国的时候再加1倍,一路加上去,中间商、强盗、意外以及不讲规则的政府剥削了不少。

之后,人类努力建立规则实现秩序,让贸易能够更快、更便捷、更顺畅。

现在,我们或许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无限接近这一类理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