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客机沦为政治牺牲品,176条人命可以终结美伊冲突吗?

民航客机沦为政治牺牲品,176条人命可以终结美伊冲突吗?
2020年01月10日 22:26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我们再次见证了一场权力游戏亲手酿造的人道灾难。

1月8日晚,176条鲜活的生命在德黑兰2400米的高空上陨落,他们沦为2020年美伊冲突的又一批政治牺牲品。

“起初是黎明前的黑暗,随后远处发出一连串刺眼的光芒,接着便是燃烧的残骸如风暴般散落。”纽约时报获取的最新监控视频显示,乌克兰失事客机在起飞之后受到撞击。

本周四(1月9日),美国官员、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首相鲍里斯、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都站出来表示,乌克兰失事客机是被伊朗错误击落。

一名美国官员援引卫星数据称,是伊朗空中防御系统SA-15发射的两枚导弹击落了该飞机,对此结论有“高度信心”。

SA-15是俄罗斯制造的中低空短程地对空导弹系统,中国人熟悉的俄罗斯名字叫“道尔”,最大射程12-19公里,可在高达10000米以内拦截飞机、巡航导弹等。

据路透,另一名美国官员也称,数据显示,这架波音737-800客机从德黑兰起飞后在空中飞行了两分钟,就探测到两枚地对空导弹的热信号。紧接着飞机附近发生了爆炸。之后热信号数据显示飞机起火并坠落。

从起飞到坠落,只有短短6分钟,它还没来得及发出求救的信号。

这是乌克兰国际航空遭遇的首次空难。

这架坠毁的波音737-800是2016年制造的,该机型飞机波音已经生产约5000架,拥有良好的安全记录,而失事飞机是乌克兰最新的飞机,而且起飞前两天乌航刚做过维护。

伊朗最初否认了“导弹击落飞机”的指控,称这是“心理战”、“谎言”。伊朗单方面发布报告称,是“技术故障”导致飞机失事。一般飞机失事都需要几个月时间的调查,能在24小时内发布初步报告是很罕见的。

但伊朗拒绝交出黑匣子给波音,并公开表示美国不得介入调查。按照航空专家说法,有能力分析黑匣子数据的国家不多,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

在登上这架死亡飞机之前,176条鲜活生命还在小心翼翼地期待着未来。

而几分钟之后,当乌克兰基辅鲍里斯波尔机场的大屏幕上出现“cancelled”的字样时,他们已经遭遇了不可想象的惨烈灾难,希望、未来已经无从谈起,只剩下亲人的悲痛。

乌克兰方面调查称,死者当中82人为伊朗人、63人为加拿大人、包括机组在内11人为乌克兰人、10人为瑞典人、4人为阿富汗人,英国和德国各有3人。

伊朗方面的统计略有差异,伊朗公民146人,阿富汗10人,加拿大5人,瑞典4人,乌克兰11人。差异是因为伊朗-加拿大双国籍公民入境伊朗时必须使用伊朗护照。

共有138名乘客原本准备在基辅中转飞往加拿大,其中三分之一遇难者是加拿大公民,且多数是伊朗裔。自打美国收紧签证之后,越来越多的伊朗人选择到加拿大留学。机上就有数十名是来自加拿大各地校园的教授和研究人员。

这起事故震惊了加拿大伊朗裔社区,整个加拿大学界也陷入悲痛之中,很多大学都降了半旗哀悼。

据《自然》杂志官网称,其中一个遇难家庭的夫妇俩都是阿尔伯塔大学工程系的教授,Pedram Mousavi和Mojgan Daneshmand。他们带着两个小女儿登上了这趟航班,准备回家。

他们在无线通信技术领域的地位举足轻重。据纽约华人资讯网,妻子Daneshmand和她的研究小组获得了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颁发的著名国际奖项:Lot Shafai职业中期杰出成就奖。这项荣誉表彰了她对微波和毫米波技术的开创性贡献,以及她在工程领域为女性树立的榜样。

Amir Saeedinia,来自阿尔伯塔大学先进材料设计中心,他踌躇满志,准备到加拿大开启他的博士生涯。他的导师说,Saeedinia非常努力才给自己争取到这次机会,这原本是他在加拿大的新征程。

还有一对新婚夫妇,阿尔伯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研究生Arash Pourzarabi和Pouneh Gorji,他们刚刚在伊朗举办完婚礼,准备回加拿大共筑新生活。幸福的婚姻都还没来得及眷顾他们。

年轻科学家ForoughKhadem,此行是回德黑兰探亲的。据纽约华人资讯网,她研究的是脊髓损伤和神经保护,在2016毕业那年,她入围加拿大广播公司马尼托巴省“未来40”决赛,这个奖项颁发给该省40岁以下的领导人和创新者。她的博士生导师Eftekhar Eftekharpour说,“Forough是我最好的博士生之一,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Delaram Dadashnejad,去年9月刚从温哥华的兰加拉学院毕业,她原本计划于12月17日乘飞机回家,但因为没有及时拿到学生签证,最后上了周三这班飞机。

据加拿大阿尔伯塔省长称,至少有30名阿尔伯塔居民在这起坠机事故当中丧生,这是阿尔伯塔历史上最惨重的飞机事故。包括阿尔伯塔大学教授,医学界人士和他们的家人,他们很多人前往伊朗,去参加阿尔伯塔大学研究生Arash Pourzarabi和Pouneh Gorji的婚礼。

而一次事故,让这些 “了不起的人”全都消失了,亲属们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家人。

在伊朗本土,平民们承受着战乱的威胁;

在伊朗上空,这些好不容易找到新生活的加拿大伊朗裔平民经历了空难;

而在阿拉伯海海域的阿曼湾,伊朗裔美国舰长主动请缨,指挥美国航空母舰“杜鲁门号”增援中东,威慑伊朗。

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族群。

但令人丧气的是,这场发生在最动荡中东上空的灾难,或许最终也会不了了之。

除了媒体,各方一直不愿意谴责谁该为这次飞机坠毁负责。

特朗普说,他对那架被击落的飞机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这是一个悲剧事件。但在另一边,有人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说:“我们掌握了多个来源的情报,包括我们的盟友和我们自己的。证据表明失事客机是被伊朗发射的地对空导弹击落的,”不过,“这很可能是意外。”

英国首相鲍里斯称:“有无数消息显示客机是被伊朗一个地空导弹击落的,这很有可能是无意的。”

澳大利亚总理也表示:“这不是一次有意的行为。”

民航客机遭遇地对空导弹击落的悲剧事件在近50年来有最严重的有三起,涉及的国家也是伊朗、乌克兰、美国。

第一起是1988年伊朗航空655号班机空难。29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罹难,这架客机因被误判为战斗机而遭美国驱逐舰击落。

第二起是1996年美国环球800航班空难。飞机在纽约长岛上空爆炸,机上230人全部遇难,美国出具的事故调查认为是机械故障导致,但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它是被美国海军导弹击落的。

第三起,则是马来西亚航空MH17班机空难。这架波音777是在乌克兰上空被俄罗斯的山毛榉导弹击落,机上298名乘客无一幸存。这次事件打破了1988年伊朗航空空难记录,是21世纪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

此次乌航客机失事后,国际反应过于“平淡”,和2014年马航空难事故发生后各方一片指责形成了强烈反差。

在1月8日的文章中,S博士已经用一句话总结了这次美伊冲突——口头上唯恐世界不知道自己发动了袭击,留下了一个虎头蛇尾却可能皆大欢喜的结局。

双方都在避免冲突扩大化,国际社会也希望控制事态,只是没有人想到,各国政府的庆幸中夹杂了这样一幕惨剧以及数百家庭的伤悲。

国际政治的博弈纵横捭阖,你从来都不会知道,这背后有多少道义可以用来交易。

平民,只能被迫卷入战乱,承受残酷疯狂的权力游戏,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一场高调开始、低调结束的战争,留下了一个用176位平民的生命做代价写成的悲剧性尾声。

而世界和平的梦想,似乎也正在加速远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