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力主“取消住房公积金”,是错误时间给出的错误建议

黄奇帆力主“取消住房公积金”,是错误时间给出的错误建议
2020年02月12日 22:10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黄狮虎

开门见山。

我要旗帜鲜明地反对黄奇帆先生提出的“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

黄先生曾担任重庆市市长,主政期间住房改革颇有建树,也是很有见识,学者型的高级官员。

最近,他开出几条药方,应对疫情给经济造成的负面冲击,尤其是对制造业的冲击。

其中一条就是: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

“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 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黄奇帆

作为一个普通的员工,我每个月都缴纳公积金,也曾经使用过公积金贷款。

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建议不靠谱。

错在哪儿?我仔细给你分析一下。

首先,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运转了近30年,2018年的累计缴存总额达14.6万亿,涉及职工超过1.4亿人。

1991年,上海借鉴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试行住房公积金制度。

1994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公积金制度开始全国推广。

这是一个涉及面非常广,涉及天量资金,稳定实施多年的制度。

因此,不管是否取消公积金制度,都不应该放在疫情冲击的背景下,作为临时的、仓促的动议来讨论,服务于短期的功利性政策目标。

如果是善制,不管有无疫情,都该坚持;如果是恶制,不管有无疫情,都该废止。

所以,黄奇帆先生以应对疫情为目标,提出取消公积金制度的建议,就很容易跑偏。

他陈述的理由之一,“取消(公积金)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真的是这样吗?

漏洞很明显。

现行的公积金制度,一般来说个人和单位的缴存比例是1:1,协商决定,双方的缴纳比例都在5%-12%之间。

一般来说,各交8%比较常见,企业倾向于少交,从5%-8%不等。个人倾向于多交,因为这部分收入可以免税。

问题就是,这些钱缴存之后,都是属于员工的,跟企业再没有一毛钱关系。

企业只负责缴纳,员工才是受益者,不管是取出来买房、装修、租房,还是在此基础上去申请公积金贷款。

甚至在这次疫情中,国家还出台了方案,允许个人提取公积金用于治病。

实际上,现在提取住房公积金的用途已经越来越广泛。

2018年,住房公积金用于偿还购房贷款、购买和修葺房屋,加起来占72.7%,其他超过1/4是用来租房、消费等,比如租房就占了约5%。

所以,取消住房公积金,首先肯定是员工受损。

比如,2018年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额,大约是2.1万亿,我们假设按企业和个人1:1的比例计算,企业大约缴存了1.05万亿。

如果取消公积金,那么一年下来,虽然企业是少交了一万亿,但员工的荷包也瘪下去整整一万亿。

给企业减负了,员工却要“变相降薪”!甚至还损失了纳税、贷款等福利。

这不是典型的“慷他人之慨”吗?

可能有人会说,让企业把缴纳的部分,直接发给员工行不行?

这就回到最初的问题了,疫情冲击之下,如果不能给企业减负,取消公积金有什么意义?

其实,取消公积金制度的呼声,不是这一次才有,已经讨论了好些年。

就在黄奇帆先生提出建议后,新京报网也发了一篇财经评论,《我国住房公积金制度确实到该废除的时候了》。

我是乐于见到制度改正、纠偏、进步的人,但我全部看完之后,真觉得理由不够充分。

诟病公积金制度的人,有几个常见的理由。

一是“不公平”,有钱单位多提多缴,肥瘦不均,成了变相增加福利收入。公务员、国企交得多,民企给员工交得少,很多中小企业想方设法不交、少交。

我们要先分清一点,用收入差别来谈公平,是要回到吃大锅饭的年代吗?

不同的单位、不同职业,收入本来就不同,单位的分配机制也不同,为什么公积金非要一样?

按照规则,公积金的缴存基数,都是个人前一年收入(含年终奖)的月均水平。

规则对所有人是公平的。

比如,隔壁老王本来总收入就比你高得多,你以为取消公积金,差距就真的会缩小吗?

其实,公积金就是变相收入,是收入的一部分。只要收入差距还在,公积金差距就会存在。

不同类型的社会组织、单位之间的收入差距,是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结构问题,不是公积金制度的问题。讨论问题,不能舍本逐末。

二是所谓的“劫贫济富”,拉大收入差距。

有人说,住房公积金,是“买不起房子的群体”帮“买得起房子的群体”买房。

“穷人本来就买不起房子,还要扣公积金,缴纳的公积金又贷款给富人,让富人拿去买了房。”

真有意思,富人除了公积金贷款,就贷不到款了?银行里的钱,就没有穷人存进去的?

再说了,穷人今天买不起房子,是不是明天一定买不起?未来一定买不起?

只要有一天能买,能用上,这笔公积金贷款就是比银行利率低。

更何况,即使真的买不起房,这些钱还是可以取出来的,用来交房租也不亏吧?现在连用来治疗新冠肺炎都允许了。

还是那句话,如果规则是公平的,大家都可以从中受益。

其实,住房公积金是在当今中国,穷人一生中唯一可获得的长期性“低利息”贷款的机会了。

对穷人,真的不要奢谈风月,踏实一点才是真。

我举个栗子,你就明白了。

每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个人,从公积金中心能贷款的总额是有限制的。比如在广州,哪怕富人的收入再高,最多只能贷款50万元。

这笔钱的利率是很低的,20年贷款的年利率仅3.25%。但富人只能享受50万总额,对于买豪宅是杯水车薪。

穷人就不一样了。哪怕收入低,根据还款能力,也能贷款20W-30W,利率优惠就能“解渴”。

以30W额度算吧,20年下来,利息大约能减少8万多元。

如果是夫妻,能贷款的额度就更高,比如佛山最高能到100万。

现在,每年缴存的公积金,大约有70%都会被提取,缴存余额也大部分都变成了公积金贷款。

2018年,个人公积金贷款余额大约是5万亿,结余资金大约是8千亿。

有人说,因为公积金贷款批复周期长,很多开发商不愿意给你用,这是真的。如果一定要用,开发商的折扣会少一点,因为回款慢。

但在购买二手房时,限制会减少很多。

还没有使用公积金贷款的话,抓住机会,赶紧用,趁现在还没“被取消”。

关于住房公积金,还有一些小抱怨。比如买房后才能用啊(现在租房也可以用了),比如半年才能提取一次,等等。

适当的延迟满足,我觉得不是问题。

还有人看不惯公积金中心,觉得既不是国家机构,又不是企业,建议改革成为住房贷款政策银行。

这就更让我感到奇怪了。变成银行,放贷的资金从哪里来?让央行定向放水么。

公积金制度的根本,就在于它强制吸纳了“储蓄”,才能以低息供应住房贷款,部分解决购房的资金问题。

黄奇帆先生的建议,提到“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

这个说法就明显忽略了利率问题。

由于资金成本,没有任何一家商业银行,能够提供公积金贷款这样的低息。

目前,全国商业贷款给首套房的利率普遍是上浮10%,大约在5.39%左右,而公积金依旧维持在3.25%的水平,只有前者的60%左右。

所以,真心要照顾穷人,千万别说,“何不食肉糜”?

最后,我也谈一谈住房公积金制度的问题,因为确实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比如服务问题。用过都知道,公积金贷款的放款是真的慢,大约比商业银行要慢一个月,碰上额度紧张,排队时间更长。

这客观上跟资金池容量有关,但也和资金管理能力、服务意识不无关系。

随着居民收入整体水平的提升,公积金贷款的限额,也应该同步调整。

还有公积金管理的透明度,监管问题。

各地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官员,往往是贪腐发生的“重灾区”。尤其是发达地区,天量的公积金缴存款项,存到哪个银行,如何打理,有不小的灰色空间。

因此,提高公积金管理的使用效率,更好地服务民生,才是改革的题中之意。

住房是民生大事,公积金制度仍需不断改进,才能满足人们对美好居住的向往。

拭目以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