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今后会怎么走?

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今后会怎么走?
2020年03月18日 19:01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大门未知子

如今,新冠肺炎已经感染了所有大洲。病毒之下,无人幸免。

目前,全球共确诊将近17万例新冠肺炎感染者,而且今天起海外确诊总人数首次超过中国。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中,中国总共确诊8.1万例,其次是意大利2.5万,伊朗的1.4万,韩国的8162例……之后依次顺延的清一色是欧美国家:

截至今日,新冠疫情已经导致7954人死亡,除中国之外,意大利2503人,伊朗988人,是疫情最严重的的两个国家,意大利的致死率达到7.3%,是WHO此前公布的中国的3.8%的近两倍。

就在全世界的疫情愈演愈烈的时候,日本首相安倍却在这个周末表示,即使两院已经通过了新冠疫情特别法案,但根据日本当下的疫情状况,不会宣布日本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不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意味着日本政府仍然不能强制日本人出行。在其他国家的疫情还在上升期的关键时刻,日本的疫情将何去何从?

先别笑话日本“佛系”抗疫

虽然,日本没有进入全国紧急事态,政府只能“拜托”人们不要聚会,“拜托”学校停课,但即便如此也不要轻易笑话日本。

从事情的发展趋势来看,日本的表现还不差。

截至当地时间18日19点,日本本土的38个都道府县累计确诊病例增加至876例,死亡人数为36人,病死率比欧美国家来得低,如今确诊最多的省份北海道只有154例。

日本的万人确诊率也是全世界确诊国家中,最低的。我们来看下面这个曲线图:

这是国外研究机构做的疫情发展以来,全球主要国家的确诊人数走势。其他国家的这条线都是呈现相似的路径,飞速突破1000,并往10000奔去,但最下面的黑线却走一条非常平缓的路线。

国外的疫情日益升级,日本民众也开始重视疫情的发展,但你现在去东京街头看看,人们的生活一切如常。

热门的餐厅照样需要排队,通勤的电车照样满员,主要街道旁的咖啡厅里照样人满为患,参加会议等人员比较多的活动,照样有人不戴口罩。

妙就妙在这“一切如常”,日本人照常生活,确诊人数还能这么低。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吐槽日本人不防护的也懒得再吐槽,一来说了也不会听,再者其实没有防护,日本好像也没出现什么大爆发。根据厚生劳动省发布的集团感染事件统计,最大的爆发在大阪府,目前确诊的感染人数超过50人但未到100人。

要知道,日本是全球最先出现本国病例的海外国家。1月27日,奈良县一位搭载过湖北旅游园的巴士司机被确诊;它又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三成,高危人群很多。但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确诊人数却持续保持低位。

日本现在的防疫措施是轻症居家隔离,重症才就医治疗。这一决策一出台就被很多人吐槽“佛系”:不检测,轻症拖到重症怎么办?

它的防治目标是通过一定的措施(包括叫停超过100人以上的活动、学校停课等),推迟延缓疫情的发展。

日本专家认为,只要延缓疫情发展,避免出现感染者急剧增加的情况,就目前日本的死亡率数据来看,在不超出日本医疗系统能承载的范围内,把死亡人数压到一个低水平,是可能的。

日本非常在乎死亡人数,在极力降低死亡率。其核心就是此前NHK的纪录片中,日本著名防疫专家、曾在WHO参与指挥封锁SARS的东北大学大学院教授押谷仁所言:

我们人类不是单纯的一个数字。就算这个病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致死率,就算说致死率低,对于去世的人来说,也不能成为什么安慰,于事无补。

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在去世。不要光用数字去衡量这些。应该要正视,实际上众多的人的生命逝去了这一点。要把会有人死不瞑目这件事,也考虑进去。

所以,轻易别笑话日本的防疫措施,他们背后是沉重的救人使命。

孙正义的“不正确”,英国也“佛系”

前段时间,孙正义孙总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称,因为觉得那些做不了PCR测试的人太多很可怜,愿意自掏腰包捐赠100万个PCR测试盒,用民间力量加大检测力度。

但这个提议没过几个小时,就被他自己否掉了,原因无他,正是日本人自己反对。

我记得当时看留言,就觉很神奇。日本人特别有趣,政府发布PCR测试人数没上1000,第一个跑来反对的是他们,但在有机会更多人接受测试时,居然那么多人都突然不愿意了。中国网络上也马上出现了“日本人就是自生的韭菜,天生要被政府收割”这样的言论。

不过冷静读一读这些反对的声音,却有它的道理。

“我是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的医师。如果检查结果为阳性,轻症患者会涌向医院,日本的医疗会像意大利那样崩溃。绝对别这样做。是否要检查由医师来判断,请你撤回。”

“绝对绝对不要这样做。现在的意大利和韩国是这样的:轻症阳性者来医院→医院成为集团感染的震源地;轻症阳性者住院→病床不够造成重症者大量死亡。也就是说,非要找出轻症阳性者会导致医疗崩溃。”

绝大多数反对的留言,其实都是在重复押谷仁教授的最大担忧,“即使是像武汉这样医疗资源充足的地方,也拯救不了一些患者的生命,死亡不可避免,但是我们从武汉的例子上也要学习到,就是不能让医疗现场出现混乱。

其中一则留言让我意识到,除了做检测PCR以外,日本医院在其他方面做足了功夫:因为核酸试剂盒的检测精度不高(精确度在40%-60%,很可能出现伪阴性。此前武汉方舱医院一个出院病患,在做过两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后批准出院,但出院不过5天因为新冠肺炎去世。据后面医生说,PCR检测结果是错的,这个病人其实并没有康复。),所以日本医生更注重对有症状者做胸部CT检查,在检查有症状之后,再进一步进行核酸检查。

虽然日本的PCR数量有限,但是平均每一万人的CT数,在全世界排名数一数二。

一位在放射科工作的日本医生如是说,“所有医院都很警惕,新冠患者随时会来医院。专门医对稍有怀疑的患者,都会做胸部CT检查。在日本,随时可以做CT检查,而且自己只要支付(核酸检测价格的)3成,所以不到1万日元就可以做,这样的国家只有日本。”

就在日本因为佛系抗疫而被网友骂的时候,欧洲的疫情爆发了。而有些国家对疫情的处理方式却像极了日本。

简单说说英国。英国是现代公共卫生的发祥地,在它的土壤上爆发过非常多流行病,最终都被克服了。

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与英格兰首席医务官、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共同出席了记者会,呼吁出现咳嗽与发热症状的人们居家自我隔离一周时间,普通公众自我克制最好不要前往国外修学旅行,患有慢性基础疾患者不要参加任何游轮旅游等。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朗斯分析认为,想要彻底扼杀病毒的传播已经不可能,只有缓慢地通过自然感染令英国国民获得群体免疫才可能最终真正解决这个疫情。

相比于日本,英国的表述更赤裸裸:就让他感染,当咱们获得免疫就不会再得了。鲍里斯在记者会上说出了那句本次疫情中首脑会谈中最著名的言论,“我必须对大家实话实说。更多家庭可能会过早地失去挚爱的人”。

英国政府的坦率让人难以置信,这个表达在“以死为大”的东方文化中基本上是不敢想的。

但日本和英国的防疫政策很类似,都是岛国,而且中央政府都受到地方权力的掣肘,不能像中国这样干脆利落地进行全体人员的隔离,所以,他们都选择了:拖。

当你看到英国也是同样的策略之后,你如果还觉得日本政府“刻意压制检测量”,是为了奥运会在隐瞒,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之前采访过一位在北海道大学新闻传媒系的中国教授,她曾斩钉截铁地跟我说,日本媒体不会受到政府左右,他们想写什么就能写什么。

这可是个允许言论自由表达的国度,媒体都曾大胆公开安倍的妻子用特权的丑事,跟一个都批评不了的政府比起来,你说日本媒体会允许政府“故意隐瞒”吗?

这在日本发生的概率,可比另一边低太多了。

跟欧洲比起来,为啥日本没有大爆发

明明是第一个爆出传染疫情的国家,为什么欧洲国家集体大爆发,日本能“拖”这么久,而不出现超百人的大规模感染?

我们除了去质疑确诊人数的准确性以外,其实日本能有这个数字,的确有它的合理性。而这个原因,跟日本人日常的几个习惯息息相关。

第一, 日本人没有握手、互亲脸颊的习惯。这个习惯在欧美国家是非常常见的,为了表现亲昵,第一时间就要握手要拥抱。握手的习俗从西方传来中国,中国谈商务也变得喜欢握手。但是日本却没有这个习俗,取代握手的是鞠躬,这就减少了人与人的接触。

第二, 日本人爱干净。去过日本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受,这个国家真干净!走在马路上基本看不到垃圾,普通的居民区更是如此,干净到雨天中路沿边的积水都可以是清澈的。日本的超市、日系便利店里都常年出售消毒液。我记得之前去日本寄宿的一家人,房东太太是个非常爱干净的家庭主妇。每天从外面回家,就一定要喷杀菌喷雾。家里还有各种杀菌消毒喷剂,对付客厅、厨房、餐厅、卫生间和卧室全方位不同的真菌病毒……

第三, 日本还是口罩大国。欧美人观念里觉得戴了口罩就是不健康,但日本人一年四季戴口罩的都大有人在。特别在花粉流感的季节,为了不给人添麻烦戴口罩,其实就最大限度地隔绝了病毒的传染。

第四, 日本的电车静悄悄。这个部分其实很有意思,都说担心满员电车会加剧病毒的传播,但至今为止,日本确实没出现过因为满员电车而出现的集体感染事件(或者只是单纯的一对一感染都没有)。这里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它的“电车礼仪”。电车上,人们不讲话,有电话打进来都可能被摁掉。就是因为不说话,减少了飞沫传播的感染。

第五, 日本人不像欧美人那样爱去酒吧。虽然日本也有居酒屋,但一般情况下会保持一定的距离,跟欧美人那样在酒吧里热舞,近距离接触的情况比较少见。这也减少了集团感染的可能。

自律深植于日本人的国民性格中,不给别人添麻烦。这一点放在日常生活中会让外来人感到压力,但其实划清楚了各自的界限之后,你反而是自在的。而且,有了纪律也就逐渐构建起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你做好你的本分,我做好我的本分。

这样的国民对政府颁布的规章服从性高,如果真的有了症状,大部分人会选择自我观察一段时间,不去给医院添麻烦。这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医院的资源能用在刀刃上。

新冠肺炎疫情到现在还远未结束,我也不敢说日本之后能一直保持下去,毕竟对于边境的管控,日本现在还是比较“佛系”的。

但是,到目前来看,东亚国家的整体疫情控制得比欧美国家要好,治愈率也更高,这或许就说明了东亚文化中这些细小的习惯,为防止疫情扩散起到了作用。

原创不易,感谢有你!

一起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