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波,欧美第二波,第三波疫情最有可能在这里

中国第一波,欧美第二波,第三波疫情最有可能在这里
2020年03月26日 21:11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宇庭

各省的境外输入型病例,正在透露海外疫情的新动向。

最近半个月来,中国各省市本土病例基本都已清零,但境外输入型病例仍然在不断增加。

我翻了一下境外输入病例集中的几个城市和省份,从数据增加的时间线上来看,和海外疫情的发展线非常接近。

尤其是3月下旬,境外输入病例的来源数据,已经提前反映了海外部分国家的疫情发展路径。

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明确进入快速恶化阶段。

更严峻的是,一些发展中国家或许早已悄悄进入了大规模扩散阶段,只是并没有引起中国有关方面的注意。

刚刚,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带队前来中国考察的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很多人都在CCTV上见过他,在接受美国媒体电话采访时说:绝对有理由担心中国会发生第二波感染。

张文宏医生说:当前境外输入风险最大。

2月26日,中国出现首例境外输入型病例。

一位在伊朗从事翻译工作的23岁男青年,于2月19日从伊朗出发,辗转莫斯科、上海、兰州,历经4天时间,回到了家乡宁夏中卫市。

半个月之后的3月13日,中国新增境外输入病例超过本土的新增确诊数。

自首例境外输入病例出现一个月后,中国境外输入病例已经累计474例(截至3月24日),北京、上海、广东、甘肃和浙江成为病例最集中的五个区域。

这474位确诊病例,分别来自三十多个国家,除了疫情严重的伊朗、意大利、英国、美国、欧洲,还有一些一带一路国家。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而从各省的时间线和来源地数据来看,有些联系不得不说。

首先是输入病例来源最多的英国,他们国内的情况,可能会比现在更糟糕。

这周三,有关英国最大的消息,是威尔士亲王查尔斯王子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3月25日下午BBC报道)

查尔斯王子,英国女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王储。

从1952年至今,查尔斯王子已经等待了68年,结果新冠比王冠先来了。

抛去这些身份,他也是一位71岁高龄的老人,新冠肺炎高危患者,并且,身边聚集了英国王室一堆高危易感人群。

在病毒面前,任何铠甲都没有用了。

事实上,当我整理出北京、上海和广东最近一个月的境外输入病例时间线后,英国的数据最让人揪心。

这三个地方,有与海外航线联系最紧密的几大机场,此外海外归国人士此前还可以经香港和澳门两大机场入境广东。

截至3月24日,北上广(广东省)这三个地方的境外输入病例中,从英国回来的旅客人数最多。

北京143例,33.6%来自英国。

上海94例,36.2%来自英国。

广东81例,33.3%来自英国。

来自英国的境外输入型病例最多。英国的实际情况,可能比现在更严重。

这些英国回来的旅客,留学生和在英工作的占大头。

目前,每年在英国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数量超过12万人。过去五年来,这个数据增长了34%。英国也成为了继美国之外,最大的海外留学目的地。

当然,这还没算上在英国的小留学生们。

前段时间,1.5万小留学生滞留在英国,166个家庭给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写信,申请包机将未成年的孩子接回国。

英国是中国低龄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在疫情不断升级之后,英国已经于上周五关闭了学校。当地很多私立学校有大批英国、欧洲和非洲学生回家。即便是小朋友在英国有监护人,在这种危机时刻,也很难照顾得周到。

而国内的家长因为签证暂停、航班取消等多重障碍,也无法立即飞去英国照顾孩子。

希望他们在英国,能够平平安安。

单看这些确诊病例来源还不够,确诊的时间轴也是海外疫情发展的重要线索。

每一次来自单个国家的境外输入病例连续增加的时候,都是这个国家疫情大幅升级的时间点。

先看时间线发展比较单一的甘肃和浙江。

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所以甘肃的45位境外输入病例中,37例来自伊朗,4例来自沙特。

甘肃在3月5日报告了首例境外输入病例,当天一次性出现了11例,均为3月2日从伊朗出发包机返回的两批乘客。

到3月14日,这两批从伊朗返回的311名乘客中,累计确诊37例,此后再无增加。也不再有从伊朗返回的旅客。

注意,这批来自伊朗的乘客,是3月2日从当地出发。当时,正是伊朗疫情迅速扩散,开始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时间点。

我们在2月26日的文章里提到,伊朗当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5人,死亡16人,死亡率是武汉的四倍。后来的数据逐步公开,我们也明白,这95人远远不能代表2月底伊朗的实际情况。

3月14日之后,甘肃的新增境外输入病例就比较零散,分别来自沙特(4)、埃及(1)、柬埔寨(1)、泰国(1)、英国(1)。

再看浙江。

截至3月25日,浙江一共报告了26例境外输入型病例。其中14例来自意大利,5例来自西班牙,另外4例分别来自土耳其、瑞士、英国、法国;此外还有4例没有公布来源。

意大利的服装行业聚集了大量的浙江人,以丽水市青田县和湖州市德清县为主。

而浙江来自意大利的输入型病例,分为两个时间点。一个是在3月1日至4日,另一个在3月14日。

刨除掉这些确诊病例在旅途中的时间,核酸检测的等待时间,再往前推一周的时间,刚好与意大利的两个关键的疫情防控时间点也是基本吻合的。

2月23日,意大利宣布紧急封锁11个城镇。

3月10日,意大利宣布“封国”,全国实施戒严。

紧接着,我们再来观察一下前面提到的境外输入病例重点来源——英国。

转折点发生在3月16-17日。

目前从英国回来的旅客主要是从北京、上海、广东(广州和深圳)三地入境,其中北京最多,截至3月25日,已经有51例来自英国的旅客。我仔细跟踪了这三个地方的境外输入病例的时间线。

以北京为例。北京的第一例境外输入病例出现在2月29日,为两位从伊朗回国的旅客。直到3月7日,才有了第一例从英国回来的确诊病例。

但从3月16日开始,北京境外输入病例中,连续十天都有来自英国的乘客。

上海的数据也呈现出类似的时间线。

在3月17日之前,只有一位从英国返回上海的旅客确诊,来自意大利和伊朗的占大头。

此后,上海境外输入病例里,英国来客的数量不断攀升,只四天时间,就超过了一直打头阵的意大利(10例输入型病例),最终到3月25日,上海112位输入型病例中,从英国返回的一共有39位,成为最大的境外输入来源地。

广东的数据也是如此,从3月16日开始,来自英国的确诊病例数据每天都在增加,这是从其他国家返回的乘客里都未曾有的现象。

截至3月25日,广东一共有92位输入型病例,其中34位从英国返回。

那么,3月16日这个时间点的前几天,英国究竟经历了什么,让这么多在英国的人拼命往回奔?

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英国,就大概理解了。

当地时间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召开了“眼镜蛇”紧急会议,随后便有了让全世界震惊的“群体免疫”的说法,同时也宣布未来只重点监测症状严重的患者。

当时,英国累计确诊596人,10人死亡。而鲍里斯当天会议上给出的预计是:英国当时已经感染的人数预计在5000-10000人。

此后没几天,我们便看到了大量在英留学生和工作者回国。

3月下旬,英国的疫情和防控政策也进一步升级,封城手段逐步向中国靠拢。

目前,英国的学校已经全部停课,伦敦也开始封城,大量退休医疗人员被召回。

就在这几天,牛津大学的传染病研究团队的模型显示,截至3月19日,英国可能已经有36%-68%的民众感染新冠病毒。而感染人口达到60%,是此前英国提出“群体免疫”说法时的一个门槛线。

当人群中有足够的人获得免疫后,病毒的传播路径就会受阻,因为它的传播载体变少了。

如果真如牛津大学的模型预测那样,英国的感染人数就远远不止现在确诊的九千多例。

预计未来一周,境外输入病例里从英国返回的旅客数量还会持续增加。

现在英国是境外输入重点源头,那下一个呢?

不妨再回头去看看各地的数据。

未来这半个月里,美国、西班牙、法国,巴基斯坦,以及东南亚的几个国家值得重点关注。

尤其是巴基斯坦和东南亚等经济不发达区域。

目前上海的境外输入病例确诊之后都会收入院内治疗。截至3月25日,在院治疗确诊病例数量排前五的是英国、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其中,在3月下旬开始,从美国和西班牙返回后确诊的人数上升很快。

北京的情况也是这样。境外输入病例的来源里,前五位分别是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美国、法国。

其中除了意大利是集中在3月上旬,剩下的均在3月下旬出现。

从西班牙返回的乘客里,有44人确诊,仅次于英国的51人,而且是从3月14日开始密集连续增加,仅3月23日一天,北京就有14位从西班牙回来的旅客确诊。

广东的境外输入病例情况略有不同,来源地排名前五的是:英国(34)、菲律宾(15)、法国(10)、泰国(6)、美国(6)。

广东由于离东南亚更近,相比北京和上海,境外输入病例的主要来源里,多了菲律宾和泰国。

目前东南亚国家的确诊病例相比2月份大幅上升,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马来西亚都已经采取了封城或封国的措施。虽然前期东南亚国家病毒蔓延非常缓慢,但当海外一百多个国家都中招之后,东南亚也抵抗不住了。

最后再说一下被很多人忽视的巴基斯坦。

如果没有横向对比境外输入病例和海外的确诊数据,我也不会注意到伊朗旁边的巴基斯坦。

3月22日,北京出现了首例来自巴基斯坦的境外输入病例。广州23日、24日连增两天,累计有5位从巴基斯坦返回的旅客确诊。

巴基斯坦也是一个2亿人口大国,紧邻着伊朗。也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参与国家。一查确诊数据,巴基斯坦已经快要赶上日本了。

此前,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巴基斯坦拿出了全国医院库存的口罩捐赠给中国。他们的总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支援中国时,没想为自己留后路。

老铁的深情,着实让人感动。

好在,中国最近一周对巴基斯坦的援助物资也陆续到位,预计后面可以加快检测数据。但这也意味着,巴基斯坦的确诊数据会迅速上升。

在新冠病毒眼里,没有阶层之分,也没有贫富之分。各国的抗疫政策,也是在延缓疫情和降低经济损失之间不断权衡。

发达国家确诊数据多,未必是病毒传播更广,不发达国家确诊数据少,也并非是他们免疫力强。只是检测能力不同步罢了。

中国与世界的联系,除了几大发达国家的贸易、留学、旅游往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往来也非常密切。

从境外输入病例来看,也许,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在同步恶化中,只是数据看不到而已。

而这恰恰可能成为中国疫情防控的最大漏洞,因为中国国门检疫是根据各国公布的感染数据来确定疫情是否严重,及其入境时的检疫等级是普通还是高级。然而,发展中国家由于检疫能力和范围严重不足,其公布数字基本没有意义。

举个例子,中国边检的高等级防疫中包含日本、韩国,但迄今来自日韩两国的确诊病例极少,有更多病例来自“疫情看似不严重”的发展中国家。

世界卫生组织今天对中国提出的警示,恰恰重点提到了这一点。这恐怕是中国防境外输入需要特别警惕和改进的。

原创不易,感谢有你!

一起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市场留给我们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索罗斯的前顾问预测,如果经济增速继续放缓,美国可能会降息至零。他用脚投票买入大量美国国债。“不是因为我想赚钱,我只是不想在这种环境中投资。”

大佬们都慌了,担心未来收益不理想,迫切把钱放到固定收益类产品中。

中国实际利率更是一直在降,大家从银行理财的收益、余额宝的收益下降就能感受到。

优质的固收类产品必将会越来越稀缺!今年以来,智谷主编很有紧迫感地推荐了很多读者通过年金险锁利,教你终身避免遭遇利率下行的风险。

3月26号,主编将开展讲座来阐释年金险的不可替代性,不管对于高净值人士,还是工薪之家,都非常有必要留意。

错过这一次机会,可能要再等一个经济周期,你必须抓紧最后的锁利机会!

讲座限时免费,要上车的读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