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最不可或缺的两个城市!除了上海,居然是它

长三角最不可或缺的两个城市!除了上海,居然是它
2020年04月02日 22:22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黄汉城

这几天,一位大人物来到宁波港视察。举目望去,集装箱密密麻麻,桥吊层峦叠嶂。

在这样一个历史性拐点上,宁波受到高层关注,是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的——

去年,宁波舟山港完成货物吞吐量11.2亿吨,连续11年位居世界第一,集装箱吞吐量2753万标箱,跃居全球第三。

这里,就是全球经济的晴雨表。宁波港的一举一动,对于中国的未来具有风向标的意义。

十年前,宁波就是因为惨遭美国金融危机所引爆的全球性萧条,导致外需萎靡,重化工过剩,连绵20多公里的临港工业带黯然失色。城市的命运由盛及衰。

而宁波人一直瞧不上的省会杭州,凭借数字经济冉冉升起,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之都。甚至连隔壁的小舟山,也连接获批国家级新区和自贸区,牵动高层视野。

宁波上上下下弥漫着一股失落感。外界说它陷入了“失去的十年”,学界说“临港工业附加值低不能再扩大了”,本地人则惊呼“宁波被中央抛弃了”……

不过,有心人会发现,这两年宁波似乎正在全面复苏。

前不久公布的数据显示,宁波常住人口新增34万人,仅次于杭州、深圳和广州,排名全国第四。可谓一雪往日之耻!

(只统计已公布城市)

要知道,2011-2016六年间,宁波平均每年仅扩张4.4万人。这座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令它人口大爆发?

而且,在宁波“起死回生”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节点上,一只叫疫情的黑天鹅迎面撞来。十年前的一幕会不会再次重现,把宁波打回原形?

这座东方大港的答案,其实也预示着国运的下一步走向。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长三角唯一不可或缺的两个城市,一个是上海,另一个就是宁波。

没有宁波作为原油、铁矿石、煤炭、液化石油气的仓储中转基地,我们很难想象长三角这台庞大复杂的机器,能够保持多年高速运转而不停滞。

原油方面。每天,有近百条超级油轮靠泊在大榭岛,把海外进口的原油卸下来,再通过全长666公里的输油管道,输送到长江中下游的上海石化、扬子石化、金陵石化等等,每年可达2200多万吨。从这些工厂炼化出来的成品油及石油衍生品,成为了长三角至关重要的“工业血液”。

上海石化

扬子石化

金陵石化

铁矿石方面。沿着长江,中国在两岸重点城市布局了宝钢、南钢、马钢、武钢诸多钢铁厂。它们所需的铁矿石,有很大一部分要从宁波港装卸倒运。大船转小船,小船转火炉,最后再千锤百炼,成为吉利汽车、特斯拉、江南造船厂身上的一部分,支撑起了中国制造的工业脊梁。

宝钢

南钢

马钢

武钢

如果说,上海是掌控了长三角工业下游产品的进出口渠道,宁波则是扼守了长三角工业上游产品的进出口命脉。

对于上海、江苏以及安徽几个省市来说,宁波特别重要。

虽然长江出海口高手如云,苏州、南京、杭州、无锡的实力都很强,但它们作为区域性经济中心,只是长三角多个生产节点当中的一个,并非不可替代。

唯有宁波,不可或缺。因为除了舟山之外,长三角其他城市都没有这样的深水良港——

这里的港口不冻不淤,周边又有群岛作为天然屏障,年可作业天数达350天左右。而且最关键的是,航道水深在30米至100 米,30万吨级巨轮可自由进出,40万吨级以上的巨轮可候潮进出。

停泊的巨轮越大,运输成本就会越低,从而帮助长三角的“中国制造”形成价格优势。

在极其激烈的全球竞争中,后发国家要构建出完整的工业体系,价格优势至关重要,甚至比“质量”更关乎生死。

很多人说,中国可能会是最后一个通过制造业摆脱贫困的大国。背后其实正是包括宁波港在内的港口体系发挥了巨大的基础性作用。

一方面,它帮助了沿海地区形成产业集群,进而稳扎稳打,一步步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另一方面,它平衡了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环保成本在后期的上升压力,形成综合性成本优势,避免发生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实体经济空心化。

一句话,在长三角成为世界工厂的历史性进程中,宁波港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不仅如此,宁波港的存在,也彻底重塑了浙江省的产业生态。

浙江是天然的资源贫瘠省,没有一块油田和煤田。但因为宁波港,宁波得以用最低的成本,在全世界进口原油和煤炭,滋养了两个中国前十的火力发电厂北仑电厂、宁海电厂,亚太十大炼油厂之一的镇海炼化,使得浙江一跃成为我国南方最大的火力发电基地和国内重要的石化基地。这些工厂,为浙江省供应了近70%的成品油、至少10%以上的全省统调电量,推动浙江的经济蒙眼狂奔。

一个宁波(舟山)港,撑起了长三角经济的半边天。

对于中国来说,宁波就是长三角的心脏,一个永不停息的起搏器。

宁波能有这样一个地位,其实也是中央布局和谋划的结果。

在整个80-90年代,宁波可以说是中央宠溺的儿子。1984年,它成为中国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1985年10月,国务院为了宁波这一个地方的经济开发,专门设立了协调小组,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1987年,宁波获批计划单列市,率先在经济上实现直辖,换句话说,宁波先于省会杭州成为副省级城市。

不仅如此,历史上邓小平还曾就宁波大学、北仑港、宁波机场等事项,先后做了六次指示。

在中央的厚爱下,央企们纷至沓来,原本冷清的海岸线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像中信集团就包了大榭岛的开发,这是中国第一个按照国际“自由岛”模式,由国有企业负责开发的国家级开发区。

有人说,宁波之所以能进入中央视野,是因为当时海外的“宁波帮”力量强大,比如实业巨子王宽诚、世界船王包玉刚、董浩云,影视大王邵逸夫……当时香港的十大富豪中,“宁波帮”曾占有三席。扶持宁波,有利于激活这些宝贵的资源。

在我看来,这样的解读还不够全面——

相比海外宁波帮,潮汕帮的数量显然更多,掌控的商业帝国也更大,但汕头可没有这样的礼遇。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广东这边的实际筹办者吴南生是汕头人,汕头甚至进不了经济特区行列。

中央大力开发宁波,主要还是因为这里有世所罕见的深水良港。它位于南北沿海和长江航道的黄金交汇点,又背靠长三角经济圈,只要港口建设跟上,对于中国融入世界产业链条具有全局性的意义。

宁波确实也不负所望,后来它成功晋升为华东地区最重要的大宗商品转运基地,撑起了长三角经济的半边天。

不过,这座因港而生的城市,其命运之起伏,也全然寄予一个港口之上。

21世纪初那叫一个风光。海内外对于重化工原材料需求很大,宁波乘风而上, GDP长期吊打武汉、成都、南京、长沙,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甩杭州好几条街。

美国次贷危机、欧洲危机爆发后,宁波外贸型经济受挫。借着四万亿的大放水还能喘一口气,之后在泡沫出清的阶段,就重化工过剩了。

宁波排名第一的企业镇海炼化,以及另外一个巨头大榭石化,均是在2011年达到营收顶峰,之后就开始下滑。

沉沉浮浮十年间,杭州变成了中国互联网之都,武汉等省会城市也借强省会趋势赶超上来。而宁波的排名始终在原地踏步。

甚至隔壁的小兄弟舟山,都频频获得中央大礼包。2011年,舟山成为中国第五个国家级新区,2013年又获批自贸区,宁波未能上榜。

一时间,“中央抛弃了宁波”的言论,甚嚣尘上。

宁波是一个生产资料型的城市,而不是消费资料型的城市。这一点,本身就让宁波具有“低调”的属性。

叠加上由盛及衰,宁波在全国的存在感越来越弱,以至于最近宁波公布数据称,其常住人口新增34万,跻身全国前四,都没有在舆论中翻起什么浪花。

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杭州新增人口首超深圳,成为全国第一。很多人没有注意到,其实近年来宁波的常住人口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爆发:

2011-2016六年间,宁波常住人口平均每年增加仅4.4万人。但2017年一下子增加13万,2018年又加码到19万,2019年更是高达34万!

过去十年,宁波的人口自然增长数也就一万人上下。所以,这大几十万的人口增量,基本上都是吸过来的,不是生出来的。

为什么宁波的人口吸引力这么强?

原因还要追溯到2016年。当年8月,宁波成为国内第一个获批“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开始积极转型升级,将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和高端装备作为战略型产业主攻方向。

如今的宁波,在稀土磁性材料、高端金属合金材料、石墨烯、专用装备、关键基础件、光学电子、集成电路、工业物联网等八大细分行业,表现都颇为亮眼。

比如说集成电路方面,据媒体报道,全球十大芯片代工巨头之一的中芯国际落户宁波,“由于宁波是大陆唯二的半导体特种化学品进口口岸,基于物流和本土加工基础考虑,中芯有意将宁波厂建成全大陆最大规模的半导体特种技术研发与制造产业基地”。

比如说石墨烯方面。这是被誉为“黑金”的新材料之王。任正非曾预言,未来10-20年内世界一定会爆发一场技术革命,最大的颠覆是石墨烯时代颠覆硅时代。而宁波就是国内最早产业化的地区之一。像宁波墨西科技就建成了万吨级石墨烯导电浆料生产线。

今天的宁波,已不仅仅是全国七大石化基地之一、全国四大家电基地之一,全国三大服装产业基地之一,它还是全国七大新材料产业基地之一,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

根据智谷趋势的统计,2018年宁波高端装备规上工业产值3723亿元,高于石化工业,排名全市第一。新材料、电子信息完成2033亿元和1706亿元,分列第三和第四,吊打传统的纺织和家电业。

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高质量就业岗位,帮助宁波从全国范围内虹吸人才。

宁波是一个有抱负的城市。

第一宁波帮是近代第一大商帮。有人说,上海的崛起和香港的繁华有一半要归功于宁波帮。

第二宁波是院士之乡,拥有上百位宁波籍院士,总数居全国各大城市之首。

这样的历史,宁波人特别骄傲,它足以证明,宁波人不是一个平庸的族群,宁波也不是一个只能依靠中央扶持发展的城市。因此,宁波不甘心于沉沦。

最近几年,宁波悄然膨胀。它在内陆江西、湖北、河南等省份设立15个“无水港”,通过海铁联运等方式,将港口腹地从300公里扩大至800-1000公里。

为了改变“酒肉穿肠过”,赚点辛苦装卸费的港口经济,宁波还试图提高服务附加值,从全球大小宗商品的生产及流转中心蜕变到全球创新资源的配置中心:成立全国第一家专业性航运保险公司东海保险,推出的海上丝路指数成功登陆波罗的海交易所官网……

(宁波每四人就有一人从事外贸相关的工作,出口依存度较高)

这些慢慢装备上的铠甲,或许都让宁波,有了更大底气来迎接新一轮的全球性萧条。

全球历史正在轮回重演,但今天的宁波已经不是昨天的宁波。

作为半个长三角的支点,宁波绝不可以垮。

巨变的序幕已然拉开。关于中国更多的城市分析,请购买我们智谷趋势出品的《中国城市大洗牌》,本书揭露了众多城市的发展逻辑,得到多位省市领导的关注。

一个月实现3次加印

复工防疫两不误,“大洗牌”帮你应对疫情焦虑,内含127张大数据图表,帮你剖析各城市的内在逻辑

当当限时最低5折促销

原价59元,现价仅需29.5元,一杯咖啡的钱,带你知晓未来三十年国人生存指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