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万买房2.2万卖出,逃离北上广深也千万别去错城市

3万买房2.2万卖出,逃离北上广深也千万别去错城市
2020年07月13日 22:01 智谷趋势

◎作者 | 子木

◎来源 | 子木聊房(zimuliaofang) 已获授权

近期,一篇《一个年轻人去鹤岗买了3万元房子,几个月后2.2万元卖了》的文章刷爆网络,引起一片喧嚣。

故事的主人公叫徐康,27岁的年轻人,在2019年年底于黑龙江鹤岗,花了3万买了一套二手房。47平方米,一室一厅,7楼,没电梯,房龄10年。

本来以为自己有了家,然而世事无常,徐康经历了「两地生活」和新冠疫情后,最后还是选择把房卖掉。

结果3万买的房子只卖到2.2万元,再次变身为“流浪的老哥”。

这篇文章成为爆款有很多因素,单看标题就很猎奇,“年轻人”,“3万房子”,“2.2万元卖掉”。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在当下贫困县房子单价都飙到上万元的年代,能在一个地级市买到几万元一套的房子,简直不可思议。

然而这就是赤裸裸的事实。

其实鹤岗在去年就被全国人民所熟知了,记得当初掀起一股热浪,全国「有志」年轻人奔走相告,组团去鹤岗买房,寻找梦的栖息地。

甚至还有人组团去炒房的,拦都拦不住。而今,鹤岗买房的贴吧、微信群再无当年热闹场景,只能用「渺无人烟」来形容。

曾经那批向往鹤岗的年轻人,也被迫辗转逃离了出来。

那么他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逃离,鹤岗背后又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今天我为大家揭晓真相,背后的真相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徐康说,当初选择去鹤岗,是为了安一个家。因为除了鹤岗以外,全国各地的房子都贵得离谱,根本买不起。

而鹤岗这个地方虽然很远,但起码是地级市,从网上查了一下,人口几十万,城镇化率相当高,达到81.5%。在这种条件下,房价竟然几万元一套,真让人匪夷所思。

于是他辗转几千公里,去鹤岗买了房,为此还背负了1万元的网贷。当他拿到红本后,非常开心。

(图为徐康和他的房产证,来源:中国青年报)

但随后就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如何生活。

徐康说,鹤岗作为一个几十万人口地级市,平均工资只有3000左右。

这个工资水平在当下的世道,什么都做不了,况且他还有一个成家的梦,于是他只能“背井离乡”去拉萨工作,5000元的火锅店工作可以他轻松一点。

在拉萨的日子里,徐康每天晚上,都会偷偷拿出红色房本偷笑,起码自己有了家。

然而讽刺的是,自己有了家却真的回不去。

去过鹤岗的人都知道,3000元一个月的工资是行情价,2000元左右的也不少。处于全国下游水平。

因为当地在煤炭经济倒塌后,产业一片狼藉。除了少数国企和政府单位能有一份像样的工作外,其他大部分都是饭店、理发店、洗衣店这种商户在托着经济。

年轻人没有平台也赚不到钱,只能背井离乡,外出寻找机会。

常年以往,当地的人口结构已经略显畸形,如果你去鹤岗餐厅吃饭,会发现服务员都是老大妈,公园里闲逛都是老大爷,剩下的就是成批父母外出打工没带走的娃娃们。

鹤岗市衰落并非偶然,纵使给金山银山和天大的政策激励,都无法泛起浪花。为什么?

因为最宝贵的年轻劳动力都不在了,这对于城市发展来说最为致命。

最后人们才发现,鹤岗这种城市只适合养老,因房价低而踏上这片土地的年轻人最终难逃被迫逃离的命运。

徐康说,疫情出现后,火锅店关门,自己失业身无分文,只能选择卖房,然而卖房路程并不顺利。

文章中讲到:

“徐康把刚入手几个月的房子挂出来,也有人陆续打电话询问,“价格能不能低点”“有没有房本”,最后的说法都是等疫情结束再看。”

“今年2月底,一个了解他经历的人出手买了他的房子。他的预期售价是3万元,后来变成“2.5万元一定能卖掉”,最终成交价却变成了2.2万元。”

虽然说徐康是因为疫情打击失业,身无分文才着急卖房。但半年时间,3万的房子2.2万出手,对于徐康来说真的是巨大的亏损。

前前后后房子价值净亏损为-26.67%。

但徐康没办法,鹤岗的房子真的是「有价无市」,因为当地人并不缺房子,家家户户2-3套,而且人口常年净流出,房子越来越多,外地人也不来鹤岗发展。

最重要的是,鹤岗的城镇化率相当高,这对于鹤岗楼市来说也是致命的,为什么?

按照官方解释,城镇化率是城市化的度量指标,一般采用人口统计学指标,即城镇人口占总人口(包括农业与非农业)的比重。

鹤岗过早的完成了城镇化建设,那么也证明鹤岗这座城市周边农民涌入城内的空间变得非常小。鹤岗唯一的人口来源渠道也被关闭了。

这座城市彻底进入衰退阶段,没有任何可能性。

徐康的故事被大家所听闻后,一个鹤岗的读者给我留言,也诉说了自己失败的购房经历,他的名字小吕。

小吕是鹤岗人,大学毕业后便在北京工作,工作几年攒了一些钱,想着未来会回家结婚,落叶归根,于是加上父母的支持,在2015年,40多万全款买了一套鹤岗中心区100多平米的婚房。

小吕说自己太后悔了。

因为5年时间,他的房子房价从3000元/平米涨到了3500元/平米,表面是上涨,但房子总价才涨了5万,相对于通胀来讲,其实是亏损的。最主要的是,现在的房子挂了半年依旧卖不出去。

而他的同事,2015年选择北京周边的北三县大厂买了房子,当时大厂的房价才6000元/平米,100平米的房子才60万元。然而5年后的今天,大厂房价已经飙升至1.5万/平米左右,足足翻了1.5倍。

我问小吕当初为什么不在北京附近买,40万做首付可以买一套很好的房子。

小吕给我的回复是,当初加了一个QQ群,叫“拒绝做房奴”,自己害怕压力,所以选择了逃避和敌视。

没错,又一个跟大趋势作对的人。

房奴,这个词很刺耳。很多人认为年轻就应该自由,不应该被房子捆住手脚。

这样,人没了精气神,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可惜,在某种意义上讲,自由的基础是财富。

当年追求自由的那批人,现在依然在为房子发愁;反而那些甘愿做房奴的人,坐在房价的财富列车上,完成了阶级的跃迁。

拒绝做房奴的人,需要思考一点,你要买的房子并非用来自住,它更多的是「投资」属性。

投资,就是反人性操作。我用我现在的所有筹码,博未来的预期。纵使我现在是房奴,扛着供房压力,日复一日。

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房子升值带来的财富效益足以覆盖你所有付出。

同时,你会发现,你的压力会随着时间轮转逐渐减淡。收入增速会帮你,货币通胀也会帮你。

2010年3000元的月供可以把一个城市小白领逼到死角,但到了2020年,3000元的月供并不多。

如果几年后感觉自己依然被房子压着,大可以把房子卖掉,游山玩水,享受投资带来的成果。经历过房价大周期的人自然懂得其中道理。

当然一切成立的前提是,选择一个好的城市。至于是哪些城市,徐康也给了我们答案。

那就是找一个你愿意在这里工作的城市,并且能得到期望的工作机会和收入,而不是单纯的居住。否则像徐康一样,千里迢迢两地生活,房子买来有什么意义。

其实鹤岗、徐康、小吕都不是单一个体,背后都代表着庞大的群体:

正在衰败的城市,被房价甩掉的年轻人,以及买错房子改变命运轨迹的购房者。

我们在同情他们经历的同时,一定要反推其中的风险,我把它总结为三句话,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1、审时度势,永远不要跟“势”作对。

去年去鹤岗炒房的,以及去丹东炒房的人都被套死了,这是我再三嘱咐过的。因为一个城市房价运行的规则,需要底层刚需基础,炒作只是空中绽放的一朵烟花,稍纵即逝。

而这些年,人口净流入、底子好的城市,房价一直处于「阶梯式」上涨周期,何时上车都不晚。

聪明人的会选择在“低点上车”,勇敢地做一名投资型房奴,而不是和大趋势作对,认为自由才是人生真谛。要记得,真正的自由是建立在财富基础上的。

做到审时度势并不难,需要花时间关注市场,每个月看看成交趋势和二手房中介店铺的客流量,一旦出现苗头抓紧上车。当然我的任务就是帮大家观测各个城市的「苗头」。

2、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小吕在最后跟我抱怨,相对那个同事,自己工作更努力,家庭条件也更好些,可无奈自己下错一步棋,选择鹤岗没有选择北京周边,彻底输了。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卖房不单要选对城市,还有地段、小区以及楼层产品等等。房价涨幅都不一样。

这跟人是一个道理,翻开所有名人的传记,你会发现,选择远比努力更重要。

那些身价亿万的顶级富豪,成功之路最终都可以用一句话解释:“打磨自己的「两把刷子」,在最好的城市投身于最赚钱的行业,接触到最有钱的人”。

3、机会和财富永远且必须只属于一小部分人。

这句话对于任何市场都适用。例如近期很多人都在讨论,股市大牛,是否应该把房子卖掉炒股,楼市怎么走?

我一直没有写的原因就是在等待时机。

这段时间,证券开户被挤爆,大爷大妈集体入场,昨天在电梯里,听到两个小姑娘聊得热火朝天。一个小姑娘说自己玩股票才不到半个月,就砸了10多万,股市行话说的一溜一溜的,真让我身边十几年的老股民朋友汗颜。

要知道当所有人都认为一个东西可以赚钱的时候,这个东西一定不会赚钱,这是死规律,因为中国股市的本质是一个“博傻的赌场”,庄家通吃韭菜无数。

所以这段时间,不懂股市的人,小炒可以,大炒谨慎,那些卖房炒股的选手真的是不怕镰刀宰割。

至于股市大牛,楼市怎么走?

多研究几波大周期你就会发现,那些炒股赚了钱的人,最后都不是兜兜转转又买了房子,多看看一线城市的楼市就知道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