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急!江西保卫战打响,或将决定今年抗洪走向

告急!江西保卫战打响,或将决定今年抗洪走向
2020年07月13日 22:01 智谷趋势

江西!告急!

7月8日晚,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江西昌江水位迅猛上涨,最终导致鄱阳县问桂道圩堤发生漫决,决口长达120米,多少人一夜难眠。

一想到当时决口的场面,当地村民惊魂未定:“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灾难带来的绝望还没有结束。

当时一位52岁村民黄中发向澎湃新闻记者直呼:“98年大洪水(圩堤)都没倒过!”

想不到几天之后,比98年更甚的大洪水汹汹袭来。

7月12日0时,鄱阳湖星子水文站水位突破22.53米,较1998年8月2日创造的历史最高水位22.52米高0.01米,这标志着我国最大淡水湖水位超过1998年,突破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江西水文局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称7月14日8时鄱阳湖湖区将发生超警戒3.85米左右的洪水。

图片来源:国家卫星气象中心

卫星遥感监测显示,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为近10年最大。

据江西日报报道,7月6日至7月11日17时,洪涝已经导致南昌、景德镇、九江、上饶等10市98县共521.3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43.2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55.7千公顷,绝收75千公顷,倒塌房屋403户988间,严重损坏房屋783户1940间,直接经济损失64.9亿元。

由于人手不足,7月10日,九江市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公开信,呼吁乡亲回家抗洪。短短两天,已有1500名在外工作的江洲人回乡支援。

同一天,九江将防汛应急响应等级提升为Ⅰ级。除防汛人员外,江洲镇其他人员全部转移。

江西这一次被洪水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江西抗洪保卫战的成败,将直接决定今年抗洪大局的走向。

与1998年不同的是,人们都盼着三峡工程能发挥削峰的威力。

三峡工程屹立在长江上游最重要的防洪节点上。不过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行洪泄洪蓄洪的责任,更多落在江汉平原水系以及洞庭湖、鄱阳湖的肩上。

简单来说,三峡工程与洞庭湖、鄱阳湖一起组成贯穿长江上中下游的防洪体系。

因此,江西很低调,却又很重要。面对洪水时,愈发如此。

来源:地球知识局

在江西,长江上中游来水与鄱阳湖水系相互作用:上游来水过大时,江水会倒灌进鄱阳湖,从而减小湖口以下的下游水量。

今年特别反常的一点在于:由于长江上中游来水已经偏大,碰上鄱阳湖水系暴涨,导致湖水无法即时排出,发生倒灌,最终淹没了周边地区。

图片来源:中国气象爱好者

鄱阳湖水位和水量超限,就无法再承担为长江分洪的功能,大量洪水将直接扑向安徽,安徽省内最重要的皖江经济带悉数分布在长江沿岸。

当前洪水的压力已经传导到下游,安徽大通水文站最大流量已达84600立方米/秒,超过1998年,仅次于1954年。

每秒8.46万立方米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3分钟灌满杭州西湖,25分钟灌满武汉东湖,15小时灌满中国第3大淡水湖的太湖。

根据历史经验,安徽大通出现大流量后,南京水位将上涨。一旦洪水冲过安徽,多米诺骨牌会倒向后面的南京。

江西防洪保卫战,同样影响着上中游的命运。

中下游泛滥怎么影响上中游呢?

长江离开上游,进入中游荆江段开始,由于落差变缓、水流变慢。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按照当前鄱阳湖水位极值22.53米,仅比武汉当前水位28.38米,低了不到6米。

鄱阳湖水位保持高位,会形成托举效应,导致武汉的洪水无法快速泄到下游,防汛更是难上加难。

如果江西有失,武汉、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将持续承压,这无疑会让长江防汛战局变得极其困难。

在灾害面前,历史有时真的会踏入同一条河流。

今年7月2日,长江一号洪水形成。巧合的是,1998年的一号洪峰也在这一天通过宜昌。

但1998年悲剧的伏笔,早在一号洪峰来临前就已经在江西酝酿。

那年从6月开始,鄂湘赣三省暴雨倾盆。赣江还未到秋水,就已经共长天一色。在鄱阳湖平静的表面之下,湖水正以每秒32000立方米的速度冲入长江。

6月13日,鹰厦铁路被暴雨袭击中断。仅13天后,景德镇变成泽国。

1998年的悲怆故事太多,而这些发生在江西的伏笔与细节,很容易被淡忘。

98年抗洪最壮烈的一笔依旧写在江西。

8月7日13时,九江大堤决口,洪水以每秒400立方速度冲向九江市区。

人们将卡车推下决口,旋即被洪水冲走。无数渣土编织袋投下去,最后连九江市委大院的土都用完了,只能换大米和煤代替。

千钧一发之际,是那些十八九岁的少年将士用人墙来挡住骇人的洪水。

朱镕基紧急飞赴九江,他毫不留情地怒斥负责人:“你们不是说固若金汤吗?谁知堤内是豆腐渣!这样的工程要从根查起,对负责设计、施工、监理的人员都要追查。人命关天,百年大计,千秋大业,竟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了得?历史是不容欺骗的!”

8月12日,决口复堵。期间有一个细节,前线记者许多系着钢牌,上面刻着姓名和身份证号,以备不测。

此后江西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继续鏖战近一个月。终于战得洪魔随大江东去。

9月4日,时任国家领导人来到九江,宣布抗洪抢险斗争已经取得决定性的伟大胜利。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该图片获中国新闻奖

完成抗洪任务后,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南京军区驻九江抗洪前线总指挥董万瑞中将,在车站含泪挥别抗洪将士的画面,感动了全国。

但这样感人的画面,我们谁都不希望再看到。

今年灾情虽紧急,但江西也不是1998年的江西。

据统计,1998年江西全省拥有水库9672座,堤防6405.04千米。

2020年江西全省拥有水库1.08万座,水电站3846座,堤防1.3万公里。

长年累月的防汛基础设施建设,正是为了防范如今的险恶洪峰。

浙江大学水利工程学系主任许月萍教授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提到:长江、黄河等大江大河水利工程设施日趋完善,再加上有效的非工程措施,譬如水文预报较为及时准确,长江即便发生1998年规模的洪水,也不会造成当年那么大的影响。“但中小河流防洪标准较低,再加上流域汇流时间较短,洪水预报、预测难度较大,造成中小河流防汛形势严峻,这在今年南方洪涝中体现较为明显。

一个好消息是,由于前几天四川、重庆没有降雨,为三峡腾出部分库容,泄洪量下调至24000立方米,减小了中下游的行洪压力。

气象专家预计:7月14日,副高主力刚刚北抬后,将再次南撤到东南沿海。这也意味着,雨带随之重回长江流域。

一个坏消息是,这次暴雨集中区大概率将从中游的鄂湘赣转移到下游的江浙沪。对下游来说,压力很大。但对长江流域整体防洪来说,这已经是压力最小的状况了。

7月下旬副高能否北抬?江浙沪能否hold住暴雨?川渝降雨会造成多大的上游来水?这些都将影响长江防汛大局。

在这个意义上,江西防洪保卫战只是开始,一个不容有失的开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