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香港的外国人,用科技缔造了中英两国间的传奇

一位香港的外国人,用科技缔造了中英两国间的传奇
2021年10月27日 20:03 智谷趋势

阅读本文前请确认您已满18周岁

当你抬头望向星空,能够从星星的移动中感知到什么呢?

或许是某种启示。

刚从大学毕业的“何同学”,把苹果没能啃下来的Airpower,用自己的创意做了出来,惊羡大众。

不知道他的灵感是否来自星空,但至少有800万人都知道,在干成这件事的3个月前,他的确是在仰望星空的。

他自己设计了一个基于树莓派的 3D Lidar 扫描仪,把学校的星空做成了自己毕业的背景。

星星点亮的夜空,成为他送给自己和身边人的毕业礼物,这是由科技缔造的浪漫。

这种浪漫主义,有着远比想象更悠远的传承。

两千多年前,古希腊人在城邦时代就已经能塑造惟妙惟肖的真人大小青铜人像,展现人体之美以及深邃的哲学思辨。

这得益于失蜡法,如果没有工匠精湛的技艺,希腊文明留给后世的赞叹或许就会暗淡不少。

科技的浪漫,也同样出现在近代科学精神复兴的工业革命时期,出现在人类对未知满怀探索与渴望的几乎所有伟大的时代。

雕像、壁画、烈酒、星轨……科学技术塑造了人类文明,也影响了时代的审美,是每一个盛世的注脚。

工业时代之美

19到20世纪,科学精神勃兴,人类迎来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纺纱机、蒸汽机、电话、电灯,各种各样的技术革新提高了生产效率,人们越来越向往城市,浩荡的城镇化开始了。

住进大屋、随时能吃上热饭,人们也有了更高级的生活需要。这跟整个社会的崭新面貌也是一致的。于是,在老少皆知的主流科技跃变之外,也有许多鲜为人知的神秘工艺在开枝散叶。

在英国工业化的关键时期,铁路桥梁、高架桥、隧道和车站都疯狂地开建,整个英国社会都在一种朝气蓬勃的氛围当中。1830年代之后的新铁路系统,刺激了对建筑材料、煤炭、钢铁的需求,使得新世界的到来成为可能。

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维多利亚女王掌权时期,英国的"黄金时代"。

科学创新和发明创造爆炸式增长,缔造了众多的传奇。

1876年,贝尔对着有线电话喊道:“华生先生,请过来,我有事找你!”人类第一台电话诞生了。

大规模炼钢成为可能,强度更高,也使得大型建筑和造船工程进入了新的篇章。

蒸蒸日上的英国工业化进程,也吸引了当时的清朝洋务大臣——李鸿章。

洋务运动末期,李鸿章访问欧洲,经过苏格兰的时候参观了爱丁堡北部的福克斯大桥(forth bridge),被其独特的设计所震撼,回国后把灵感告诉詹天佑,才有了后来的长江大桥。

参与设计和修建福克斯大桥的工程师换了好几批,其中一个人叫做乔治·考威。他在福克斯大桥的设计中,放入了如今令人印象深刻的纺锤形的结构,把建筑的美感呈现得淋漓尽致,堪称19世纪的工程奇迹。独特的造型,哪怕放在今天也仍然十分新颖。

福克斯大桥(Forth Bridge)

从乔治·考威的脑海中,我们可以窥探到专属于工业时代的美——精细、和谐、硬朗、厚重。

这不是灵光一闪,也不是随性而为,而是通过严谨的计算和验证得出来的,是黄金盛世下的科学缔造的浪漫美学。

酿造工艺之美

然而,乔治·考威的后半生,才是科技缔造的浪漫主义最耀眼的时候。

沿着福克斯大桥北上,可以来到苏格兰高地的斯佩塞地区。

斯佩塞地区最著名的,便是它拥有苏格兰地区一半以上的酿酒厂,其中的达夫镇(Dufftown)建起了第一家合法酒厂——慕赫酒厂。跟其他酒厂一样,这里出产的威士忌也具有典型的"斯佩塞"风格,即浓郁的花果香气。

1867年,乔治·考威受到邀请,合伙接下了慕赫酒厂。他开始使用建筑学知识和理工科的思维,改造了酒塔的构造,使得烘干麦芽的烟雾能够更加顺畅地排放,也令放在麦芽底下的泥煤的味道更加浓厚,结果酿造出了反常于"斯佩塞"风格的厚重风味。

这是专属于慕赫酒厂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科学思维和技术第一次自觉地深度参与了威士忌的酿造过程。

那一年,乔治的儿子,亚历山大·考威只有六岁,完全不理解父亲的技术创新意味着什么。但命运总是出人意料,30年后,当作为医生的他从香港回到酒厂时,却用求医路上磨练出来的务求精准的理工思维,推动了慕赫酒厂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影响至今。

当时间走进20世纪,人们有了电灯照明,有了石油,有了相机也有了无线电,还有彻底改变医学的X射线。

游历数国,最后留在香港当医生的亚历山大·考威,虽然看不见X射线的应用,但他自己却给世界带来了划时代的酿造工艺——2.81蒸馏法。

单听这名字你就能感受到科学的美妙,2.81,一个精细到小数点后两位的数值。正是因为这不是普通的二次蒸馏,而是通过繁复的公式计算得出来的数字。

常规的威士忌大都只经过两道蒸馏程序,去获得更复杂的风味。然而,亚历山大非常大胆地使用了六座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的蒸馏器,仿佛三座酒厂在同时工作。

◾︎ 在第一模块的蒸馏过程中,就是最简单的蒸馏过程,原液被淬炼留下了细致的麦芽香气。

◾︎ 在第二模块中,两座蒸馏器的酒头交融,进行蒸馏,淬炼出淡淡的花果香气。

◾︎ 在第三模块中,第二模块中的酒尾也进行交融,进行蒸馏。

上述三个模块其实是同时进行的,构成了酒液的二次蒸馏。最神奇的一步即将到来,在第三模块中,有一座最小的蒸馏器,在蒸馏完酒尾之后,再加入第二模块剩余的20%酒头,再蒸馏一次。

这就比传统蒸馏多出来一次,淬炼出最独特的味道——醇厚的肉香。

最后,再把这三种香气的蒸馏液混合在一起,经过桶陈,形成极其厚重、饱满、复杂的味道。

上面描述的是简化过程,如果严格按照亚历山大的公式来计算,蒸馏的次数就是这个美妙的2.81。就好像0.618的黄金分割点一样,充满了科学的美感。

其中最关键的这个第三模块中的最小蒸馏器,因为所得出的肉香,像是施展了魔法,所以又被称为“小女巫”。

酒液流经盘根错节的管道和复杂排列的六个蒸馏器,经过分离、再分离、混合蒸馏和再蒸馏等过程。在历经一次又一次精炼后,苏格兰泉水及麦芽的纯真原味才会显现出来,他们将此称为“2.81蒸馏法”——即精准、神秘而优雅的酿造秘法。

之后的酿酒师们一丝不苟地将亚历山大·考威的酿酒工序代代相传,从未改动过任何的步骤和蒸馏器。他们将这种做法称为“酿酒之道”(The Way )。

拥有着理工科背景的父子俩,将出色科学教育背景和逻辑思考能力,巧妙地用于规划建立独特的系统化蒸馏程序,透过精准的计算创造出极为精细的工艺品,再一次强化了科学所缔造的浪漫。

繁复细致的酿酒技法,缔造出极为复杂、厚重、饱满的香气体验。这个过程如同数学运算过程,恰到好处的分布与客观存在,构成了一百年前的浪漫主义。

在维多利亚女王的扩张和进步的黄金时代,考威父子是快速巨变的世界的工程师、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典型代表。他们挑战现状,大胆地超越行业水平,不断推动自己、周围的世界和他们生产的威士忌变得更好。

盛世交融之美

无论是英国还是中国,过去两百年都充满了浮沉与艰辛,都经历过封建社会、社会革新、科学革命、世界大战,最后懂得拥抱世界以及美好生活的意义。

波澜壮阔的时代,落到个人头上,融入个人生活,也通过酿酒师的体会注入或厚重或轻盈的酒体当中。

2015年,中英两国的盛世味道,再一次巧妙地深度交融在一起。这一年,慕赫进入中国,把近两百年的、由科学设计所缔造出来的时代滋味传递给每一位中国消费者。

◾︎ 慕赫12年,出自最神奇的“小女巫”蒸馏器,保留最奇妙的肉香;

◾︎ 慕赫16年,100%雪莉桶陈,更为厚重、饱满;

◾︎ 慕赫18年,见证过1920年代美国的繁荣,受到当时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青睐,满口皆是馥郁果香、木质辛香,回味缱绻悠长;

◾︎ 慕赫20年,是亚历山大私藏的当世品质最高的慕赫威士忌。

这是见证一个时代的味道——

甜蜜辛香的慕赫12年,和伊利比亚火腿是绝配;质感厚重、醇厚而饱满的慕赫16年,和许多西式料理都能珠联璧合。

但最经典的,非慕赫20年莫属了。芬芳的柑橘香气,碰上饱满的太妃糖甜香,还有经典的烟熏肉香,层次极为复杂的香味,配上厚重的和牛香气,可以说是绝配。

慕赫威士忌,自从2.81蒸馏法诞生以来,产量极为稀少,一般都只是作为调配威士忌的基酒。即使在战火纷飞的日子,也没有停止生产,更加没有更换过核心蒸馏系统的一砖一瓦。

文化赋予时代气质,科技给予时代力量。

科学技术的进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盛世,而每一个盛世的气质和力量又反过来通过科技和文化的交融而得以储存下来。

比如被带上太空的音乐、被放入小程序的壁画、被修复的电影胶片,还有被精细化酿造的威士忌……

就像当年敦煌莫高窟,记录了大量古人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待穿越千年之后,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经典,它们构成了大唐的盛世全景。

当下的醇厚慕赫威士忌,还有浪漫的星轨,都是科技+文化的产物,让历史中的一切盛世交叠于此时此刻。

欢乐无限 饮酒有度

DRINKiQ.com

请勿向未成年人分享本文

感谢慕赫品牌对本文的支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