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会成为下一个武汉?安倍差一点就要被隔离……

日本会成为下一个武汉?安倍差一点就要被隔离……
2020年02月19日 23:46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ID:zgtrend) |  大门未知子

这几天,中国的确诊病例15连降,但日本却接连出现传染路径不明的新冠肺炎感染者,确诊人数曲线更是一飞冲天:

这其中一部分要拜“钻石公主邮轮”所赐,每天新增确诊人数都是接近100地增长,而邮轮内地传染问题也再次把日本政府推上风口浪尖。

路径不明的感染者一般都是接触了无症状患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B,而且无症状患者不在少数。钻石公主邮轮昨日确诊的88名感染者中,有65人是无症状的,比例达到七成。

而另一个重磅新闻让人虎躯一震:一位日常负责采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女记者,因为新冠肺炎而被隔离,原因是她近日坐的包车上,司机就是被无症状患者感染的!

记者所在的报社是日本最有名的通讯社,在国内的地位相当于我们的新华社。据说她经常采访安倍,而且距离不到1米……

(模拟示意图,非女记者本人)

这难道意味着,安倍本人也可能被感染?日本政府就这么保护自己的首相的?

当问及这位包车司机有没有载过中国游客,这位司机一脸懵:预约的都是日本人,没载过一个外国人,“完全搞不清是怎么感染的”。

但是,这个时候一些原本不知传染源头的病例,开始逐渐清晰……

13日确诊的一位70岁的士司机在发热前14天都没有出过国,也没接触过中国游客,这一度使得他的传染路径成谜。日本厚生劳动省随后根据他在过去几天里的活动路径,迅速锁定了一个可能的传染场所——屋型船。

上个月,确诊的士司机所在的部门举办新年会,社员携带亲眷到场约80人,再加上船上的工作人员和接触者,前后总共100人……

而就在参加完新年会之后,有10个人出现发热症状。

日本又一集团感染的典型案例

从13日出现首例死亡病例至19日下午5点的一周里,除了归国侨民和横滨邮轮上确诊的人之外,日本全国共确诊了48例,而其中,有14例出自这艘船!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1月18日(就是距今1个月前),确诊的的士司机所在公司举办了一场内部的屋型船新年会。

当天他带上了自己的妻子一道赴会,天气不好风雨很大,所以就把门窗都给关上了。也就是说,100多号人在这个密闭的环境里呆了2个半小时。

(新年会当日的现场照片)

整艘船并不大,主体举办新年会的场所总共有12个桌子,分两排在狭长的船体上排开,只留下窄窄的过道供服务员和人们通行。大家想象一下居酒屋,小小的空间狭长的走道,走路都要侧着身子,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一个桌子能容纳6个人,但当时每桌却坐了8人!这让本身就狭小的空间变得更加拥挤。人与人的距离非常接近,想去厕所都有点困难。

那些在船上的服务员们,要频繁通过这些狭长的走道,为在座的乘客提供餐点。

日本的电视台采访了当时参加新年会的一位78岁的男性,还原了当时船的样子:

这个船上除了用餐场所,还有卡拉OK、喝酒的吧台和看电视的地方。而船头,就是为宴会做料理的厨房。

这位与会人回忆:当第一个的士司机确诊之后,他发现当时坐他旁边的一桌,8个人中就有4人感染,而这一桌离自己的距离也就2-3米,非常接近的距离。

因为人实在很多,每个人坐下的时候,身子都是拘着的,受访者做了一个当时入座时的姿势:

“人太多了很拥挤,所以受就需要这样放在胸前。”

在卡拉OK唱歌时,麦克风只有那么几个,所以大家还轮流使用。

在场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可能致命的病毒,已经在他们当中传染开来。

新年会过了不久,就有人开始发热感觉难受了,甚至有人呕吐。

“原本是一次很开心的新年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一起去人当中相继出现了感染者……现在的事态十分混乱。”

万万没想到,肺炎病毒居然落在自己头上

几天前,一个没有任何症状的参加了新年会的士司机,做完试纸检测呈阴性之后,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继续接送客人工作。这期间,他接受了一个电视台的采访。

结果!就在采访途中,他又接到一个电话,告知他:不好意思,你的最终检测结果是阳性↓↓↓

司机一下子懵了:“真的假的!我现在还在工作……有多少人(被检测出阳性)?但我一点症状也没有啊……”

说着,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面前还有人(记者),于是默默地走到了出租车的另一边。

那么,这艘船是怎么被感染的呢?

在这个新年会之前的15日,同样一个屋型船上招待过60个左右的中国团体客。根据后来被确诊的一位70多岁服务员回忆,“他们说自己是从湖北省过来的”。而3天之后,这位从业员也去服务了这场多人感染的新年会。有人因此断定,确诊的患者可能被无症状的服务员传染的。

也就是说,这位服务员在接待中国客人时无意间接触了一个无症状的B,然后自己成了另一个B,在18日的船会上,传染给了这些聚会的人——1个人传染了14个……

但目前传染源还没最终确定,不过至少可以肯定,的士司机的发病并非空穴来风。

日本人:出现症状以后、没确诊之前,

我都还在工作

病毒不等人,日本一些医护人员和一线的工作人员的感染正进一步扩大:

钻石公主号上为乘客们做记录的检测员,被确诊工作中感染。

一名运送确诊乘客的急救车司机在之前也被确诊,但不知是否是乘客感染的。

在船上的负责事务工作的厚生劳动省人员中,也有一人被确诊感染。

负责看护日本首位新冠肺炎死者的护士,被确诊感染;

东京大田区的综合医院一名50多岁的男医生也被确诊;

……

而日本人被确诊感染后,最担心的事是什么?不能工作了。

(被确诊的士司机第一反应就是“糟了,没法工作”)

此前确诊患病的人,在发热之后、确诊之前他们都在干嘛?工作。推特上,一位关注事态发展的推主如此总结:

都发热生病了,还这么拼,日本的社畜心态真的到了可怕的地步。而这些感染者外出工作,进一步加大了病毒在日本社会的传染规模……

看到这可能有人会感到奇怪:发热症状很明显了,日本的医院怎么还不检测?消息的滞后、资源紧缺,以及病毒狡猾的本性,都让日本政府的决策变得困难重重。

回想这一波感染当中,多数确诊的病人是在1月底2月初就出现发热症状。而当时,日本官方针对新冠肺炎的收治标准主要在:有接触过中国人,特别是湖北人的历史、出现发热咳嗽和肺炎症状,才能申请去做检测。

而与此同时,日本乃至全球的关注点,还在那艘漂泊在横滨港的巨轮上,大量医疗资源被用作那三千多人的检测上,留给日本当地医院的试纸盒严重不足。

昨天美国的撤离钻石公主号上的侨民的航班中,有两人出现发热的症状。要知道美国方面开始可是有明确表示,确诊阳性的美国人要留在日本接受治疗。其他的都是经过了14天的隔离,而且检测确认阴性的人。居然还能出现两个发热的乘客??

可想而知这个病毒有多“顽强”。

面对传染病,日本人普遍很淡定

然而,即使每天有约5个日本人确诊患病,而且总有几个是传染途径不明的当下,日本各地还是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淡定。

2月16日,日本首相官邸告全体国民:“我国没有流行新冠病毒。大家和预防流感、感冒一样,勤洗手,注意咳嗽礼仪很重要。除此以外,若多人聚集,建议考虑放消毒液。”

一个最壮观的场景莫过于日本一个地方市的传统祭典“万人肉搏”,这个视频在现在都躲在家里的国人来说,简直太可怕了!(密集恐惧的朋友请快速划过)

2月15日,日本冈山县举行一年一度的冈山裸祭,前后约1万名男子只穿一条“遮羞布”,人挤人、手伸得长长的场面堪称壮观。这个节日在当地已经有500多年历史,半裸男都在争夺被扔出的幸运木棒,据说夺得幸运木棒后将其插入稻米中,象征可以获得一年的幸福。

会场介绍,他们也做了基础的防疫工作,比如入会的人都要消毒,会场中也放置了消毒液供人们使用。

但在咱们看来,这防护哪里够?日本现在有那么多个地方相继出现感染源头不明的患者,你们这9000多人还去凑热闹?

除此之外,北九州市在16日仍然举行了1.2万人参加的马拉松,举办方给每个参与者发了一个口罩。

面对流行病,有人不淡定有人淡定,不淡定的人多见于社交媒体上,有人散播一些不实的谣言,还有些人去医院偷了120箱口罩……但是大部分日本人照常上班、日常生活也没见被打乱。

一个日本导演对这个现象给出自己的解答:

其实很多日本人(包括我)非常冷静地看待这次的病毒。我的日本朋友们没有慌,也没有疯狂地买口罩。理由1:日本有很多灾害、地震、台风、洪水等,而且流行感冒也很多,所以已经习惯了,精神也很稳定。理由2:因为冬天每年流行感冒,所以日本人一天很多人戴口罩,洗手也很勤快,早就养成了防护习惯,所以没有特意焦虑。

不过,当确诊人数多了以后,日本政府也调整了相应的措施:由于疫情,东京马拉松取消了普通参赛者的参赛资格,只留给200多名专业选手继续参赛;原定于2月23日的天皇生日庆典也决定取消;政府的“新冠肺炎”宣传片中,也新加入了“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 。

今天的新冠肺炎对策总部会议上,安倍说,“若有感冒发烧症状,就不要上班上学,减少外出,恳请各企业、学校、整个社会理解合作”。

(日本最新电话咨询标准)

对于每天检测人数不足的情况,厚生劳动省也动用了大学实验室和民间企业的资源,进一步扩大了检测容量。从18日起,每天最多都能检测3800人,也算是一个技术上的突破。

目前的日本,形势严峻。我也看到网上越来越多文章开始批判日本的制度,说是日本不果断,才导致国人大量感染,“全球都在担心日本”。人们批判日本政府反应太慢、怠慢,一切在某个时间节点上跟疫情初期的武汉政府有不少相似之处。

但综合来说,日本的反应还是比较及时,信息透明度极高、专家到位也更快,以及日本人日常对流行病的预防习惯,所以即使出现集团感染,相信新冠肺炎不会成为日本的流行病。

原创不易,感谢有你!

一起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