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拼图集团董骏:做微金融行业的“笨小孩”

积木拼图集团董骏:做微金融行业的“笨小孩”
2019年08月08日 09:55 GPLPCN

作者:王海伦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依。

在P2P行业一片哀嚎的时候,积木拼图集团董骏看到了希望。

“如今的P2P行业机构进场越来越多——2014年年底或者2015年年底,整个市场80%以上的资金都是P2P,但到现在超过一半都是机构了,P2P的占比在降低,机构的占比在增加,这个是一个结构变化。”作为积木盒子创始人,在创业的6年时间当中,董骏看到了这个行业真的变了,“我们会被P2P整个环境所影响,因为我们有P2P业务,但是其实P2P机构真正90%的能力是你怎么去做资产,而在资产端其实现在的市场越来越干净,反而没有了前几年的那种浮躁。”

资产在变化,P2P行业会好起来吗?

或许,“冬天来了,春天也并不遥远。”

「积木」的坚持:做好底层资产

“丑陋的人如果还有人爱的话,那一定是真的,美丽的人都不知道应该相信谁——《guardians of galaxy》”。

“如果那么笨的一个小孩还可以得到各位厚爱的话,相信明天会更好。”「积木」坚信这个未来。

当然,每年一度的“JIMU 87”活动现场,在这个P2P行业的特殊时期,董骏也表达了对核心团队及所有关注「积木」的人的感谢。

“87是「积木」的节日,我想借这个机会感谢各位兄弟姐妹们,各位受委屈了,生命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未来的苟且…但还是会有的诗和远方的田野。”

其实,董骏最应该感谢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当初的选择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创业初期,董骏曾讲述过「积木」的未来,那就是让「积木」成为一个有温度、有意义的长期存在。

“我们一切的决策都会围绕着持续性发展出发,不做短期的投机、不眼红块钱、不占任何人便宜。”董骏回忆说。

在此目标之下,「积木」给自己设定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小微客户获得好的信贷服务,给投资人提供好的金融服务。

积木拼图三个主要业务:

第一,P2P业务,就是积木盒子;

第二,信贷业务,信贷业务包含直接管理贷款和间接管理贷款,这里头有两个品牌,一个叫做积木时代,一个叫做积木美行,都是针对夫妻老婆店金融服务,客群稍微有点差异。

第三,资产管理,积木拼图可以帮助各种各样的机构参与到零售金融资产的投资里面。

作为P2P行业的一员,积木盒子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与其平台似乎并无不同。

然而,在行业从2018年7月起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爆雷潮当中,积木盒子却幸免于难,这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一直致力于底层资产的构建。

“互金行业一个公司想要长远发展,最重要要有底层资产,当然,这也需要看公司到底如何定位你的底层资产,愿意做什么样的底层资产,这是最重要的”这一直是董骏坚持的观点。

在积木盒子,其底层资产之一就是全国众多的小微、商户、夫妻老婆店。

比如说有一个夫妻老婆店需要10万块元的周转资金,于是,通过母公司积木拼图集团全国各地的60多个服务网点接触到这个产品之后,他们之间就可以对接起来,然后,再通过后期的尽调,发现这是一个合格客户之后,他们就会给这个夫妻店进行贷款。

正是这些扎实的底层资产最终保证了积木盒子在这一波大潮当中安然无恙。

“整个金融体系的核心是如何管理资产的能力,而不是如何吸储的能力,金融行业很多有经验的人都会说金融做的好不是缺钱的问题,本质是缺发好的资产,而我们这个创业过程我们可以能够真正沉淀下来有壁垒的东西就是怎么管理这个资产。当然线上投资平台也涉及一些服务能力的问题,但我觉得那个相对少一些。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P2P模式并不是我们的核心能力,我们的核心能力是怎么服务那些小客户,怎么管理那些小客户的风险,这是金融里头最有价值的。”董骏表示说。

积木拼图集团的坚持有一个现实案例,那就是美国的富国银行。

美国富国银行的主要业务就是服务中西部小微企业。2008年,美国最严重的次贷危机爆发的时候,富国银行是唯一一家没有受到任何剧烈影响的银行。

联想到互金行业的爆雷潮我们就不难理解,本质问题还是这些平台的底层资产出了问题。

“资产风险有两种维度,一种是系统性风险,一种是管理风险。零售资产系统性风险2018年之后逐渐在降低,其实2017年第二三四季度的时候系统性风险很大,因为市场发生了很多爆雷事件,那些泡沫戳破都是系统性风险,现在看起来监管已经出清很多了,系统性风险在下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接下来几年比较稳定的环境。其次就是管理风险,管理里面包括如何获客、如何做尽调、如何做贷后、如何培养人才等等,这些事情都跟资产风险有关系,最后也会体现在资产数据上。”董骏如此评价行业出现的各种问题。

在金融服务创业:慢比快好

“十年之间,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如果说十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话,那么6年的时间也可以让一个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如P2P行业。

曾经,贴着P2P的标签,「积木」被投资人排队追捧,然而后期他们经历了相反的待遇。

“这个标签开始被追捧,到后来被鄙视;我也体会过从曾经机构投资人门庭若市,到有一天开会差点被对方请出会议室,而这仅仅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标签。”回顾过去6年的创业历程,董骏感慨万千。

其实,「积木」和董骏并没有变化,客观而言,P2P本没有错——一来P2P是人对人,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帮助,是一份善意和一份责任的交织,是一种有着巨大价值的金融社交;错的,只是背后的人性而已。

当然有这种变化董骏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也更加清晰。

“我们才6年的时间就能够撮合近600亿的信贷合作,这个从传统金融行业发展来说已经不可想象了,只不过我们借助了互联网,借助了这个趋势迅速把这个事做起来,但是如今整体节奏怎么样能够把握是我们更重要的主题,比如在战略上,我们想把风控、质量放在首位,做个耐心的笨小孩。”这是董骏的最新感受。

在“快”与“慢”之间,「积木」选择了“慢”。

“整个中国创业市场快的氛围是比较浓的,快有很多好处,但是在我们这个行业快不一定是好事情。”董骏表示说。

今天,慢下来,静心专注做风险控制,他认为这必不可少,当然,这跟互联网金融做在的金融行业是一个特殊行业有关——作为一个离钱最近的行业,金融行业的首要问题是风险控制的问题,并不是所谓的规模问题。

“所有金融危机和金融机构的迭代基本上都是因为风险控制的问题,风险控制的本质问题是到底资金给了谁,那个是核心。互联网金融包括了互联网化投资和互联网化信贷,或者互联网技术在整个体系里头的运用,但这个里头如何管理风险,如何服务资金的需求方,我觉得是90%,投资那一端10%。”这是董骏对互联网金融的判断。

正是这个判断决定了他们的选择,“慢”比“快”好。

“创业这一两年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手头的事做的更好,如何把风险控制好这个里头细节简直是千头万绪。”沉静下来做风险控制,这让「积木」的核心竞争力相比此前反倒有了本质的提升。

其实,「积木」6年的成长历程就是一个典型的笨小孩成长历程。

曾经,「积木」找到感觉开始加大投入发展的时候,面临资本寒潮,他们融资的动作始终慢了半拍,那个时候,他们就是拿不到钱。

“那个时候,无论「积木」的基础有多好、PPT有多漂亮、团队有多强,都拿不到钱了。这一下我们傻眼了,已经做出去的布局扩张不够资金,简单关停时机也不成熟。这个窘境表面是对于资本时机的判断不准确,背地里还是作为一个创业团队应该具备的跨周期沉稳和专注不足、定力欠佳。”回顾起来,董骏感谢那一段“笨小孩”的历程。

后来,他们开拓“夫妻老婆店”的业务也同样如此,看到同行选择大企业,包括供应链金融,他们只有羡慕的份,然而,羡慕之后,也只能选择踏实做好手头的事情。

“我们刚开始去各个下沉城市做夫妻老婆店开拓小微信贷的时候,其实也并不顺利,我们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地农商行或信用社貌似也有这样的产品,人家资金成本也低、牌照也好,你怎么跟人家竞争?但我们发现你必须要把这个事风险管好,这个事才能持续。”董骏回忆说。

好在他们坚持了下来,用最笨的功夫最终挨家挨户拓展了这个业务,当然,这正因为如此,他们才避免了种种风险。

“现在看起来有些风险事件就是当时市场定位出现的问题,比如定位大机构供应链资产,很多供应链资产看起来也是小微,因为上下游都是一些小客户,但是一般风险是比较集中在某个核心企业或者某个核心行业的。”董骏表示说,“这个事情的本质其实还是耐心的问题,只要我们好好的做事,我们就会获得足够多的资源,好好的用我们的数据来说话,始终社会有机构认可你的,逐渐再把他成长出来。”

最终,依靠底层资产和风险控制,「积木」活了下来,面对未来,他们也同时做好了准备:

第一,积极申请牌照,配合国家的各自监管政策;

第二,与机构积极进行合作;

他们的未来会更好吗?

乐观的董骏相信明天一定更好,因为万亿零售金融资产正在等待他们。

“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核心能力就是零售金融资产。零售金融资产主要包括消费金融和小微金融,零售金融资产其实大概一年新增几万亿,是市场里面所有资金投放最重要的品类,比如说美国的资本市场在零售金融里头放的资金是最多的,甚至比它的国债还多。”董骏对于未来充满了期待,因为,「积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零售金融资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