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一封举报信竟扯出国产“伟哥”的秘密?

意外!一封举报信竟扯出国产“伟哥”的秘密?
2019年07月20日 21:19 野马财经

作者|苏塔格

来源|野马财经

谁能想到,一封举报信竟然意外扯出国产“伟哥”的秘密呢?

现在说起国产“伟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32.SH,简称“白云山”)榜上有名。其名下的拳头产品——金戈,是国产“伟哥”的老大。如今,因为这款产品的涉及到的利益纠纷,一封举报信在7月19日开始在网上广为传播。

随后,白云山发布澄清公告称,相关企业一直依法依规经营,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股东利益的情形。公司接获控股股东广药集团通知,广药集团已就相关情况向公安机关报案。

在白云山发表声明后,举报方再发声明……一场药企二股东举报大股东的罗生门拉开帷幕。

“伟哥”毛利率或超茅台酒

7月19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康业元”)发布了一封举报信,举报对象是白云山持股 51%的控股子公司白云山科技。康业元自称是白云山科技持股49%的股东。

虽然是白云山科技的股东,但是康业元认为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权利,于是举报白云山及其董事长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简言之,就是在利益分配上存在分歧,而主要的分歧又围绕着白云山的摇钱树——“伟哥”金戈。

“金戈”的学名是枸橼ju(三声)yuan(二声)酸西地那非片剂,公开资料显示,枸橼酸西地那非,中文俗称“伟哥”,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ED)。

国信证券2014年5月在一篇名为《色不可戒,抢仿来袭》的研报中指出,国内ED患者人数约为1.4亿人。由于中国成年男性是5亿左右,也就是说每3个中国男人里,就有一个可能患上了勃起性功能障碍。

假设其中有30%接手治疗,人数也达到4200万。如果按照ED患者每年多次使用药物治疗计算,意味着“伟哥”在中国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百亿元级别。

这个市场,在2014年之前一直处于蓝海状态。就在2014年,随着伟哥的原研药厂家——辉瑞的产品专利到期,仿制药企业开始蠢蠢欲动,白云山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10月,白云山推出“伟哥”金戈。野马财经查阅白云山年报发现,自金戈推出之后,其销售额每年都在逐级递增。2015年,金戈的销售额是2亿元,2016年-2017年分别增至4亿元和5.63亿元,到2018年,已经递增至6.62亿元。在白云山的药品销售额中,排名第三。

图片来源:白云山年报

然而,在年报中销售额排名前五的药品中唯独金戈没有显示毛利率,也没有其原料药供应商的信息和主要的客户信息。不过,康业元的举报信给出了疑似关于金戈的诸多成本、收益信息。

白云山2015年年报显示,金戈的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是1495万片,营收2.34亿元,毛利润2.16亿元。据此粗略估算,其毛利率直追贵州茅台(600519.SH)2018年91.25%的毛利率。

上述举报信显示,金戈的出厂开票均价达20元/片,生产成本仅“1.3元/片,上限不超过1.5元/片”。

上述数据若属实,也就容易理解为何成为“伟哥”被市场追捧,众多公司趋之若鹜。

图片来源:举报信

就在去年5月,有一家公司获得了“伟哥”的生产许可资格证,似乎已经看到了数不尽的票子滚滚而来,于是公告称“国内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ED是“ 勃起功能障碍”的同义词,英文名称Erectile dysfunction,“阳痿”是其俗称。

该论断引发市场热议,随后该公司股价上演了“男性的力量”,开盘就收获涨停,创造去年开盘后的最高纪录。

该公司就是国产“伟哥”的另一主力军常山药业(300255.SZ)。2018年5月,常山药业获准生产“伟哥”——万业强。半年时间,“伟哥”为常山药业贡献的销售额是1233万元,虽然占常山药业总营收的0.75%,但是发展空间大。

16年曲折求索路

当国产“伟哥”们在热火朝天抢夺百亿市场时,殊不知“伟哥”在中国却有着曲折的发展史。

在2014年之前,国产“伟哥”市场一直被进口药占据。1991年,辉瑞公司科研团队意外发现处在研发过程中的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物,用于治疗男性勃起障碍症疗效更佳。于是两年后,以枸橼酸西地那非为主要成分的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药物万艾可(也就是“伟哥”)在美国出售。

在辉瑞“伟哥”进入市场6年后,1999年,国内17家制药企业向国家药监局申报生产。

当时由于部分舆论担心该药物可能被作为春药滥用,国家相关部门对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物的应用方式也没有作出定论。于是,国家药监局在1999年底发文要求对伟哥的开发研究和生产销售按麻醉药品管理,同时停止受理新申报。

一年后,万艾可获准进入中国上市。这是ED患者的福音,却让有意抢占国产“伟哥”市场的药企感到郁闷。当时中国企业,要求国家药监局尽快批准国产药品上市,并且不要批准万艾可在中国申请专利。这些诉求得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呼应。2001年2月,国内十几家企业申报的“类伟哥”产品获准临床试验。

国内十余家制药企业兴奋异常,纷纷联系医院临床实验,争取作为第一批中国伟哥生产商在市场上出现。

很快,现实就证明制药企业的这种兴奋有些不现实。

2001年5月,国内十几家已投入大量资金,正热火朝天仿制“伟哥”的制药企业获悉万艾可专利申请有可能获批。一旦万艾可获得专利保护,意味着国内企业仿制项目将不得不终止,前期大量投入打水漂。当时,项目推进快的几家企业,已经开始临床研究。

眼看着到手的鸭子要飞,国内9家制药企业聚集上海组成“伟哥联盟”进行紧急商讨。后来,联盟成员扩至12家并再聚北京。

2002年9月3日,辉瑞和十二家企业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复审委直接对簿公堂。迁延到2004年7月5日,复审委以“专利公开不充分”为由裁定辉瑞伟哥专利无效。

当天,在北京一家国营招待所三楼的会议室里人声鼎沸,“伟哥联盟”的12家企业负责人欢聚一堂欢呼胜利,后来还载歌载舞地庆祝了一番。

然而欢呼来得太早。辉瑞不服此项判决,一纸诉状将复审委告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3月30日,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此案,2006年6月2日判决支持了辉瑞的诉求。历时五年之后,辉瑞完成了绝地反击。

就这样,国产“伟哥”的上市再次出现延期。

全球医药健康咨询公司IMSHealth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抗ED药品市场份额中,万艾可在27个主要城市占据58.8%的市场份额,占了中国“伟哥”市场的半壁江山。

2014年7月,辉瑞的万艾可专利保护到期,中国制药行业的“抢仿”大战正式拉开。同年10月,白云山就推出粉红色的“伟哥”金戈,与辉瑞的蓝色小药片万艾可直接竞争。为了这一天,白云山准备了至少16年时间。早在1998年,白云山就已经着手相关工作。

国产“伟哥”逆袭

面对中国市场这块百亿大蛋糕,国内数十家药企也是觊觎已久。白云山之后,有常山药业,还有江苏亚邦也推出相应产品。

随着国产“伟哥”的发展,辉瑞的万艾可受到挤压。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零售终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销售额中,白云山金戈虽然销售额仍低于“万艾可”,但在销售数量上“金戈”已高于“万艾可”。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金戈的销售额是6.62亿元,同比增加17.67%。辉瑞万艾可2018年销售额为6.36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43.7亿元),下滑47%。

国产“伟哥”终于迎来逆袭,低价竞争“功不可没”。根据淘宝瑞人堂大药房旗舰店数据,50mg*10片/盒装的万艾可售价是520元,但同等剂量10片装的金戈只要345元。

图片来源:淘宝

无论如何,正像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所说,金戈卖的好是因为他满足了人们对生活质量的更高要求,这也是消费升级的结果。

然而,白云山靠着“伟哥”闷声发大财的日子不到5年,一纸举报信就打破了白云山的宁静。截至2019年7月19日收盘,白云山A股收跌0.9%,报38.66元/股;白云山港股收跌5.56%,报33.1元/股。

如果按照康业元举报信中所提供的原材料供应数据看,2015年白云山金戈的营收应不低于6.38亿元。然而白云山在2015年财报显示,金戈销售额为2.34亿元。4亿元的数据差异,究竟有何玄机?

面对康业元言之凿凿的举报信,白云山发声表示举报信“内容与事实不符,已经报案”,多次和康业元沟通过。在白云山发表声明后,康业元再发声明表示多次联系白云山沟通未果。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白云山和康业元各执一词背后,这场因“伟哥”而起的纠纷才刚拉开序幕……这场“伟哥”之争,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