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依赖吉利广汽小鹏克莱斯勒,频陷纠纷的精进电动差钱么?

收入依赖吉利广汽小鹏克莱斯勒,频陷纠纷的精进电动差钱么?
2020年07月04日 18:14 野马财经

作者 |戴鄂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风云资本界

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心脏”,电驱动系统发挥了燃油汽车中“发动机+ ECU电控单元+变速箱”的作用,是决定新能源汽车使用性能的核心部件。 近日,一家以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向科创板发起了上市冲刺。 可是,这家公司与上下游之间的资金链紧绷,甚至彼此之间发生了多起对簿公堂的诉讼案,那么,它的经营状况到底怎么样呢?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精进电动,它的核心产品就是新能源汽车“心脏”——电驱动系统。

牵手知名车企,国内市占率第三

精进电动已对电驱动系统的驱动电机、控制器、传动三大总成自主掌握核心技术和实现完整布局,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正定、菏泽、余姚以及美国底特律设立了研发和生产基地。

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三大总成分布

公司与菲亚特克莱斯勒、Karma、上汽集团、吉利集团、广汽集团、小鹏汽车、比亚迪、东风集团、一汽集团、潍柴集团、北汽集团、中通客车、厦门金龙、长安汽车等知名整车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正在积极推进与美国、欧洲著名整车企业的进一步合作。 精进电动的产品定位高中端车型,2017年到2019年的主要配套车型如下表所示:

来源:精进电动招股书 2019年,精进电动双油冷电机产品获得了菲亚特克莱斯勒授予的北美杰出质量奖。2017年-2019年,精进电动及产品连续三年获得“中国心”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奖项。另外,2019年,公司驱动电机口径的国内市占率(不含出口)全行业排名第三。报告期内,精进电动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3651.18万元、15441.33万元和18515.9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7.54%、18.19%和23.45%,呈现持续增加的态势。

来源:招股说明书 然而,由于新能源汽车销量在汽车行业整体销量中的占比还非常低,电驱动系统行业正处于产品加速导入期间,精进电动这些年来仍然处在持续亏损的状态之下。

收入依赖大客户,持续亏损靠补贴补血

精进电动的收入来自电驱动系统产品销售和为客户提供技术开发与服务。

来源:招股说明书

2017年到2019年,公司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收入分别为72564.63万元、83461.29万元和71733.8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3.47%、98.70%和91.94%。 与此同时,公司对前五大客户吉利集团、小鹏汽车、广汽集团、菲亚特克莱斯勒的销售收入比较依赖,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58.27%、61.45%和67.57%。

精进电动前五大客户 然而,过去三年间,精进电动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仅有16.83%、9.60%和12.47%。 这是由于受到下游整车企业需求波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处于早期阶段、新能源汽车消费渗透率较低、量产订单不足造成产能利用率较低的影响,公司毛利率处在较低的水平。 报告期内,精进电动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8258.15万元、-7893.29万元和-25604.21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各期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6663.10万元、17954.08万元和-1431.96万元,相关收益主要来源于政府补助。

精进电动非经常损益项目

2018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较高,是因为收到了菏泽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扶持资金1.5亿元。2019年由于公司计提了未决仲裁事项相关的预计负债3382.25万元,且当期政府补助下降,导致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为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精进电动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4921.24万元、-25847.37万元和-24172.25万元。由于常年亏损,到去年年底,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41770.69万元。根据2019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司本次发行及上市完成前的累计未弥补亏损,将由本次发行后的新老股东按发行完成后的持股比例共担。 可是,公司的问题还不止于此,比例过大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暗示着精进电动所在的整条产业链上下游的日子都不太好过。

应收款坏账问题多,上下游现金流紧绷

2017年到2019年末,精进电动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0810.54万元、50057.95万元和32068.83万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4.44%、29.87%和19.42%。 与此同时,各期应付账款的数额分别为53886.48万元、58850.29万元、45099.33万元,主要是应付货款及费用款。

可见,相比于下游客户拖欠精进电动的资金款,精进电动自身拖欠上游供货商的采购款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以上是合并报表的数据,精进电动母公司这两个科目的数据也值得玩味。 2019年底,母公司的应收账款是58198.67万元,高出合并报表2.6个亿,意味着这2.6个亿应收款主要是来自精进电动控股子公司。2019年底母公司的应付账款是30422.68万元,低于合并报表近1.5个亿,这意味着这欠下的1.5个亿外债,是由子公司造成的。

精进电动母公司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

那么,子公司的经营情况怎么样呢?

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来,精进电动子公司现在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2019年底,精进电动合并报表的总资产数额是165091.27万元,然而此时母公司总资产是168958.45万元,竟然高出了合并报表3900万元。 与此同时,2019年底母公司报表中长期股权投资一览的数值是35690.02万元,也就是说精进电动母公司3.57亿对外股权投资没有撬动更大的资产增量,反而是造成了资产缩水。这意味着子公司的资产质量不佳,经营情况堪忧。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精进电动近年来单项应收款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涉及到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京兰电机有限公司、南京泓凯动力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等客户的货款,原因多为“债务人财务困难”,精进电动与这些客户大多已经对簿公堂,情况亦不容乐观。

单项较大金额应收款回款情况

报告期内,精进电动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7960.60万元、4325.12万元和-11388.21万元。

招股书解释称:由于收到的政府补助资金下降、购买商品支付大额现金,以及为员工支付的现金增加,导致公司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实际上,这些年精进电动一直是靠对外融资来维持公司的正常经营运转,自身的“造血”机能并不活络。

纠纷频现,上市解急

前文提到“2019年由于公司计提了未决仲裁事项相关的预计负债3382.25万元,且当期政府补助下降,导致当年非经常性损益为负”,主要涉及精进电动与赛米控集团的未决仲裁事项。简单地说,就是赛米控集团就精进电动拖欠货款发起了索赔诉讼,相关请求达到11项之多。

2020年3月31日,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将仲裁庭作出本案裁决的期限延长至2020年6月30日。 上游的货款付不了,下游的销售款也收不回,报告期内,精进电动采用了“资产抵债”的方法向下游客户追债。 2018年11月28日,精进电动一日之内与下游相关客户签下了三份资产抵债协议,虽然没有拿到现钱,好歹前前后后索要到了300辆抵债的车。

完整内容见公司招股书P364-P365页 不过,拖欠上游采购款、与下游靠资产抵债实现两清,这终究不是盘活营运资金的长远之道。

风云资本界(就公司未来如何解决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相关问题致电了公司董秘办公室,公司接线员表示董秘外出未归,不方便回应相关问题。 这一次冲刺科创板IPO,精进电动拟募集资金20亿元。

精进电动计划募投项目除了研发类项目之外,有8亿元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想来公司是希望通过IPO来度过艰难时刻。你看好这家做新能源车“心脏”的公司吗?欢迎在评论区发表您的意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