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香江系”:从夫妻创业到权杖移交进行时

跌宕“香江系”:从夫妻创业到权杖移交进行时
2020年07月31日 16:01 野马财经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一向低调的“香江系”,近来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刚被下发了1.61万元的罚单,短短几日后便宣布完成了股份回购,引来众人围观。

违规+回购,低调香江频露面

近日,野马财经在广州政府官网公布的《穗规划资源黄资罚〔2020〕65号文书》中发现,自 2019年以来,增城香江房地产有限公司因未经批准涉违法占用土地遭处罚,罚金1.61万元,同时违规占用土地及已建造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亦被悉数没收。

虽然全资子公司经营不善带来的损失着实令人头疼,但该笔罚款金额对财力雄厚的“香江系”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且关注资本市场的朋友想必清楚,股市从前一段医药、消费、科技主导的行情热逐渐退散后,目前周期股成为了新的增长点,而像地产行业身处其中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关注焦点。

因此,对于“香江系”来说,能否顺利借此东风直上青云,才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被罚9天之后,即2020年7月16日,香江控股(600162.SH)发布公告,称公司以集中竞价方式回购公司股份305.5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9%,成交的最高价格为2.22元/股,最低价格为2.18元/股,交易总金额为人民币672.42万元。

本次回购的股份将用于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计划、或转换上市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从香江控股持续低迷的股价表现,还是从“平平无奇”74.03亿元市值体量来看,“香江系”的在资本舞台上似乎不像其他资本系族那般生龙活虎。

但与其他资本系族不同的是,资本市场对于香江而言,好似刚刚露出土壤的一缕枝蔓,其真正的精髓,则在地下深处鲜为人知的盘根错节中。

香江发展史

香江控股,是由刘志强和翟美卿夫妇共同创立的。“香江系”的产生发展直至壮大,是二人共同奋斗的结晶,更是彼此伉俪情深的见证。

翟美卿出生于1964年4月,是广州人。家境普通的她,受八十年代时代召唤的影响,弃学从商,希望闯出一片天地。那时的广东机会遍地,商贾满街,心动不已的翟美卿不顾母亲反对,以一份洗碗工的工作拉开了职业生涯的序幕。

后来她曾在火车站卖过牛仔裤,当过宾馆服务员,直到19岁时通过帮亲戚进口家具喜提人生第一桶金。发现了新大陆的她也因此离开家乡开始了北漂生涯。

凭借不懈的努力,翟美卿终于在22岁时成为百万富翁,正当春风得意之时,因为歹徒闯入家中,她受重伤住院,加上受伤,第二年生意萧条,不得已关掉了工厂,回到家乡。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这个人生当口翟美卿遇到了支持她梦想的“好丈夫”刘志强。为了妻子,刘志强放弃了自己手中的化工生意,二人重回家具行业。接下来便有了1997年香江集团成立的故事。

这家上世纪90年代起步于深圳金海马家居的广东民企,2000年起涉足房地产,在广东本地开发了锦绣香江、翡翠绿洲等高端名盘,并在2003年借壳上市即现在的香江控股,刘翟夫妇此后还进军商贸物流地产,并在全国扩张刮起香江旋风。

彼时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方兴未艾,得天时、有地利、顺人和,可以说当代的中国富豪里,有一大半的发迹是得益于那个年代的。

除此之外,“香江系”不断扩大营盘,跨界发展。

投身于商贸建设领域的南方香江集团目前在10多个省市建立了20多个商贸建设项目,曾经拥有全国最大的商贸批发网络和最先进的物流中心平台。

而后“香江系”又在金融领域发力,成为广东发展银行、广发证券和广发基金管理公司的大股东,建立了广生投资贷款担保公司,并成功控股了区域商业银行。此外,早在2003年开始,香江集团通过收购上市公司山东临工以及并购入股煤矿铁矿行业,为公司投身冶金行业奠定了基础。

经过多年的发展积淀,“香江系”已发展成为拥有100多家下属分支机构2万多名员工,跨地区多元化经营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是中国资本版图中的重要力量。

天津锦绣源事件惹争议,10亿婚礼联姻写新篇?

事物都具有两面性,“香江系”在自成一派后进行的一些资本运作曾引来众人不满,落下了口舌。天津香江锦绣源事件便是一例。

2017年底,香江控股从控股股东,同时也是刘翟夫妇家族控制的南方香江集团手中斥资25亿元现金收购三家天津香江锦绣源的项目公司:森岛宝地、森岛鸿盈和森岛置业。

根据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年初可动用的现金不过27.65亿元,要完成该笔收购意味着进行大量的借款,为公司增加沉重的负担。2017年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仅仅为56%,但自2018年开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始终在75%以上徘徊。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大股东在上市公司收购该项目时承诺的业绩非但没有实现,反而大幅亏损。

上市公司以25.02亿元收购天津三公司各65%股权时,天津三公司净资产合计为负0.41亿元,收购溢价率高达62倍。被收购方同时承诺2018-2020年分别累计完成3.53亿元、4.41亿元、3.76亿元,共11.7亿元的利润。

然而,2018年,这三家公司非但没有盈利,反而分别亏损了1231万元、594万元、2931万元。

客观来看,经历此番运作后,刘翟夫妇将失败的天津项目成功转手并完成套现,中小股东则承担了上市公司可能暴露的风险。

对于该种情况,监管机构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根据上交所发送给香江控股的问题:年报显示,香江控股在天津、广州和成都储备的规划建筑面积位居前三位,其中天津高达160万平方米,远高于后两者的64万、37万平方米。但2018年天津项目的可供出售面积仅为24万平方米,销售面积仅为1.9万平方米,销售比例仅7.9%。

也就是说天津锦绣源房子的销售量不足10%。问询函要求香江控股“基于2018年天津三公司的利润情况,以及项目所在地区的房地产政策和去化情况,说明是否存在业绩承诺难以完成的可能”。

虽然香江控股从宝坻区房产政策、三家公司去化情况、风险防范措施等角度进行了洋洋洒洒的回复,但在数据面前,市场对于这些回复的是否认可,自有评判。

而近两年,“香江系”最引人注目的消息,无外乎是刘翟独子刘根森与富力地产千金喜结连理。毕竟,以两人身后超百亿身家的背景来看,二人的相许既是门当户对,更是强强联合。四场耗时半年,烧钱10亿元的婚礼除了引众人艳羡之外,似乎也在提示着“香江系”子承父业继承大统时代的悄然降临。

企业观察员杨建远评对野马财经表示,目前的“香江系”正不断推进重组事项,整合资源,大力购买商贸物业资产,试图在家居业重塑辉煌。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势头良好,引人期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