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供货商是竞争对手,高毛利率的力量钻石能通过IPO大考吗?

最大供货商是竞争对手,高毛利率的力量钻石能通过IPO大考吗?
2020年07月31日 18:45 野马财经

钻石(一般指金刚石)是目前人类已知自然界中最坚硬的物质,质优粒大的宝石级钻石价值不菲。

然而,天然钻石矿藏储量不高且采掘难度较大,人造钻石应运而生,并享有“材料之王”的美誉。

国内资本市场上,已有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这些钻石制造公司早早上市,它们都来自河南。

现在,行业内又有一家河南家族企业准备通过创业板上市。风云资本界发现,这家公司虽然毛利率较高,但存货周转能力不足,而且它最大的供货商竟然是竞争对手中南钻石。那么,在人造钻石行业,“友商”们之间的关系还和睦吗?

7月24日,河南省力量钻石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量钻石)的IPO招股书向公众公开披露,公司计划通过创业板登陆资本市场。

风云资本界注意到,力量钻石的实控人是李爱真与邵增明,他们俩是母子关系,公司实际上是邵氏家族的一份家业。

邵氏家族谋上市

目前,在力量钻石的股东当中,邵增明直接持股53.11%,通过商丘汇力间接持股1.94%,为控股股东。李爱真直接持股22.09%,通过商丘汇力间接持股0.04%。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77.18%。

1981年出生的邵增明,在2010年11月担任力量钻石前身力量有限的总经理,2016年3月他成为力量钻石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他的母亲李爱真曾经是一名小学教师,2010年11月之后成为力量有限的监事,6年后也成为了力量钻石的董事。

除了力量钻石之外,邵氏家族的另一份家业是河南新源超硬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新源公司)。新源公司成立于2002年,2017年力量钻石从新源公司收购的金刚石微粉业务贡献了此后力量钻石的大半收入来源。

2017年3月,新源公司股权结构为邵大勇持股83.00%、邵增明持股17.00%。邵大勇是李爱真的丈夫,也就是邵增明的父亲。

这一年的4月,邵大勇因病去世,其持有的新源公司股权中41.50%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划分给妻子李爱真,剩余41.50%由儿子邵增明继承26.50%、女儿邵慧丽继承15.00%。

那个时候,新源公司主营业务为金刚石微粉、金刚石砂轮的生产和销售,微粉业务和砂轮业务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厂区开展,而力量钻石主营业务为金刚石单晶、培育钻石的生产和销售。

在这些业务板块之中,金刚石单晶和金刚石微粉主要用于制作锯、切、磨、钻等各类超硬材料制品和工具,培育钻石主要用于制作各类钻石饰品及其他时尚消费品。

根据邵大勇生前安排,新源公司的金刚石微粉业务划分给李爱真、邵增明经营,另一块金刚石砂轮业务划分给女儿邵慧丽经营。

随后在2017年12月,李爱真、邵增明控制的力量钻石收购了新源公司的金刚石微粉业务。

2018年3月,邵增明和李爱真又将其持有的新源公司43.50%和41.50%的股权转让给邵慧丽和邵福增,此时邵慧丽持有新源公司99.00%的股权并成为实际控制人。

经过这一番家族产业重组之后,力量钻石形成了金刚石单晶、金刚石微粉和培育钻石三块主要业务。

由于金刚石微粉业务收入贡献较多,这让力量钻石的上市进程加快了不少。

力量钻石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源:招股书)

2017到2020年第一季度,力量钻石各期营业收入为1.42亿元、2.04亿元、2.21亿元、4172.46 万元,其中2018年、2020年第一季度,金刚石微粉收入贡献超过了公司总收入的一半。

除了邵氏家族内部资产重组之外,力量钻石还积极引入外部股东做大规模。

2019年6月,力量钻石引入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国控创投,国控创投持股2.75%,实际控制人是河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集团,财力雄厚。

优化了资产和股东结构之后,力量钻石自身的实力大增。不过在人造钻石行业当中,实力强劲的对手可不少,而且它们还多是力量钻石的“河南同乡”。

毛利率优势明显,原料采购依赖竞争对手

中国金刚石单晶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90%以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人造金刚石生产基地。

在国内各省中,河南的产能规模超过一半。

河南省郑州市、许昌市、南阳市、商丘市等地形成了一个集人造金刚石产品研发、大规模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金刚石产业集群,涌现出中南钻石(中兵红箭000519.SZ全资子公司)、黄河旋风(600172.SH)、豫金刚石(300064.SZ)、惠丰钻石(839725.OC)、联合精密等一批知名的金刚石生产企业。

风云资本界发现,与行业企业相比,力量钻石的营收规模处于相对劣势,可是毛利率水平处在优势地位。

毛利率方面分产品来看,2017年到2019年,力量钻石的主要产品金刚石单晶毛利率保持在40%以上,远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金刚石微粉毛利率也超过可比公司惠丰钻石,保持在50%左右。

这是力量钻石在盈利能力方面的竞争优势。

来源:招股书

可是另一方面存货周转能力不足,又是力量钻石营运方面的竞争劣势。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力量钻石各期存货周转次数没有超过1次的,而行业平均水平都在1次以上,2017年到2018年甚至都在2次以上。

风云资本界发现,力量钻石存货周转能力不足跟公司保持较大规模的存货有直接关系。

2017年至2020年1-3月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7亿元、1.21亿元、1.11亿元和1.20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1.73%、28.12%、19.58%和20.74%。

公司为什么要保持如此巨大的存货规模呢?这又与力量钻石的原材料来源直接相关。

金刚石单晶除了直接出卖之外,也是金刚石微粉的原料。

力量钻石的金刚石单晶除自产之外,也存在外部企业采购的情况,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相对较高,报告期内分别为79.48%、65.64%、63.22%、86.52%。

而主要供应商不是别人,正是行业竞争对手“同乡们”,比如中南钻石、黄河旋风、豫金刚石等。

其中,公司向中南钻石购买金刚石单晶占当期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59.95%、32.49%、30.76%和64.60%,中南钻石各期均为公司第一大供应商。2017年度、2020年1-3月,力量钻石对中南钻石原料依赖程度已超过采购总额的半数以上。

此外,报告期内力量钻石还存在6家单位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况,其中也有黄河旋风的身影,好在这种情况正在逐渐减少。

实际上,近几年人造金刚石行情低迷,主要的上市公司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豫金刚石因诉讼/仲裁预计负债、存货跌价、应收账款计提坏账等原因计提资产减值,2019年巨亏51.97亿元,堪称A股业绩“变脸王”。黄河旋风2019年扣非净利润继续亏损3785.43万元。中兵红箭虽然在盈利,但2019年的业绩也下滑了四分之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