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死亡6人重伤!宁德时代被“炸”落万亿俱乐部

1人死亡6人重伤!宁德时代被“炸”落万亿俱乐部
2021年01月08日 18:58 野马财经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奉行“赌性更坚强”的曾毓群,在带着宁德时代冲万亿市值的路上,打了个趔趄。

宁德时代(300750.SZ)孙公司湖南邦普发生爆炸事件有了后续。1月8日,据财联社报道,湖南邦普爆炸事件导致1人死亡,6人伤情较重,14人受轻微伤,发生爆炸的邦普老厂车间已经停工配合事故调查。

受该消息影响,1月8日,宁德时代股价股价跌幅2.11%,收盘于404.5元/股,市值9423亿元。

孙公司爆炸,宁德时代股价跳水

1月7日晚间,官方微博“宁乡发布”称,湖南邦普老厂车间发生爆炸起火,彼时火势控制,无人员死亡。不过次日,传出人员伤亡的最新消息。

从目击者现场传出的视频看,火势燃烧剧烈并发生爆炸,现场升起蘑菇云。

天眼查显示,湖南邦普的实控人是宁德时代实控人曾毓群,宁德时代通过子公司广州邦普控股湖南邦普,持股52.88%。

1月8日,开盘前宁德时代大涨1.4%,报419元/股,总市值9760亿元,开盘后市值一度逼近9900亿元,眼看就要冲上万亿市值,之后股价却高开跳水,最终收盘于404元/股。

野马财经就爆炸一事联系宁德时代,未得到有效回复。

官网显示,湖南邦普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废旧电池循环基地,年回收处理废旧电池总量超过6000吨,年生产镍钴锰氢氧化物(三元前驱体)、镍钴锰酸锂(三元材料)、钴酸锂、氯化钴、硫酸镍、硫酸钴和四氧化三钴达4500吨。

图片来源:湖南邦普官网

湖南邦普是宁德时代旗下重要的公司,对其利润贡献逾10%。2019年年报显示,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88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其中,湖南邦普贡献营收51.55亿元,实现净利润6.39亿元。

湖南邦普对宁德时代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财务数据上。湖南邦普生产的镍钴锰氢氧化物(三元前驱体),是制备三元正极材料的关键原料,要链接上游有色金属和下游锂电材料。

这也意味着邦普(包括湖南邦普的母公司广东邦普)是宁德时代链接上下游的桥梁。开源证券的研报显示,三元正极供应商均需向宁德时代采购三元前驱体。

对于这次爆炸对宁德时代的影响,某证券分析师向野马财经表示,宁德时代短期内会有股价波动,长期看,还需要衡量湖南邦普的原材料供给是否会受影响,这个就要看后续事故的调查以及何时复工了。

福建首富攻城略地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至今已有10年。2015年,宁德时代的全球出货量超越松下比亚迪,达到了全球第三。2018年,电池界“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匹“超级黑马”。

从2018年6月上市之初的29.81元/股,到如今404元/股,宁德时代股价2年半涨幅达12倍。

股价飞涨,也让宁德时代创始人、董事长曾毓群身价随之飙升。

在《胡润2018百富榜》上,曾毓群以“黑马”之姿首次进入福建富豪榜便位列第二,身价400亿元。 在《2020胡润百富榜》上,曾毓群以1200亿元财富与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并列汽车行业第一。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关于宁德时代的成功,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讲过一个的故事,在曾毓群的办公室中挂着“赌性更坚强”五个大字,到访的客人都被其气魄给震慑。于是,有客人好奇问道,福建人不应该挂“爱拼才会赢”吗?曾毓群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从某种程度来说,宁德时代的发展本身也是一场豪赌。上市之初,宁德时代在招股书中直言,“产能不足是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所以上市之后,宁德时代不断攻城略地提高产能。

2020年12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累计总投资不超过390亿元,计划分别在四川省、福建省和江苏省新建或扩建电池产能。

如此巨额的投入,钱从哪里来?

2020年7月,宁德时代发布了200亿定增计划,引入高瓴资本等明星机构,宁德时代在公告中指出,募集资金用于扩充产能。

宁德时代急于扩充产能的压力来自国际巨头之间的竞争。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累计出货32.5GWh,占据全球市场近三成份额。 到2020年一季度,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的统计数据显示,长期霸榜的宁德时代,以17.4%的市场占有率退居全球第三。其中LG化学和松下的市场份额分别是27.1%和25.7%。

宁德时代失去了全球“电池一哥”之位,这是一次偶然,还是其业绩发展的转折点?

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88亿元,同比增加54.63%;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加34.64%。到2020年前3季度,宁德时代前三季度营收为315.22亿元,同比减少4.06%,归母净利润为33.57亿元,同比减少3.10%。

图片来源:财信证券研报

宁德时代解释主要是由于去年同期新能源补贴数额较高以及疫情影响。

“电池一哥”的隐忧

Marklines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欧洲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55.1%。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则显示,上半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35.2万辆,同比下降38.5%。

曾毓群曾呼吁,中国电动车市场不要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我们把基础设施全部做完了,人家开始热卖。”

曾毓群的危机意识背后,宁德时代自身的发展也有点失速。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36.29%、32.79%、29.06%和27.15%,相比2017年,2020年上半年的毛利率跌去了9.14个百分点,曾毓群的压力可想而知。

早在2017年4月,曾毓群就曾发布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在信中,曾毓群要求那些洋洋自得,躺在温室之上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彼时,宁德时代风头正劲,蒸蒸日上,而曾毓群却已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如今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完全退坡,国际电池巨头“摩拳擦掌”,已然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动力电池产业进入洗牌期。

目前,日韩电池企业产品具备较强的竞争优势,全球化车型配套布局广泛。 率先打响冲锋的是誓要回归中国市场的日本巨头松下。2018年全球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中,松下在全球市场占比为20.75%,仅落后宁德时代1.89%。

2019新年前夕,这家曾经的全球霸主已斥资数亿美元在中国新建两条生产线,其产能提升80%。 而就在2019年年底的松下创业百年纪念会议上,松下掌门人津贺一宏曾发表过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圆桌讨论,核心即如何在中国“开疆扩土”。

就在松下开启在华扩张之时,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LG化学、三星SDI等紧随其后加入战局。一向为奔驰、通用汽车供应电池的韩国电池,在价格、性能及稳定性方面也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同时,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厂商面对更多的选择,也已开始出现“改换门庭”的趋势。比如2019年3月,吉利汽车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外透露,吉利将选定第二家电池供应商,用作备货供应商。该供应商为日韩企业,双方将会采取合资方式。

而除了虎视眈眈的“强敌”之外,宁德时代自身的问题或许更为严峻,比如其自身产能不足、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

面对危机,曾毓群选择与上游车企进行深度绑定,以巩固自身地位。 这几年,宁德时代与上汽、广汽、吉利、东风、一汽等头部自主品牌均建立合资公司,还与特斯拉、宝马、大众,乃至戴姆勒等国际巨头签署了相应绑定协议。

宁德时代的战略起到了作用,持续上涨的股价就是最好的证明。2020年2月3日,凭借拿下特斯拉这个大客户,宁德时代“万绿丛中一点红”,股价涨至历史高点137.6元,市值突破3000亿元。

一年过后,2021年开市第一天,宁德时代又带来惊喜,股价突破400元大关,市值站上9000亿元。如今,孙公司爆炸事件让曾毓群的万亿市值梦打了个趔趄。你怎么看湖南邦普爆炸一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