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遭下调!皖经建73亿债券违约,14家金融机构踩雷

估值遭下调!皖经建73亿债券违约,14家金融机构踩雷
2021年01月08日 21:31 野马财经

作者 | 雷晨

来源 | 债市观察

基金大幅回撤2%,投资人险些惊出一身冷汗。

1月6日,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民生加银”)公告称,1月5日起,对民生加银信用双利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16皖经02”及“16皖经03”进行估值调整。

至于调整幅度,债市观察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民生加银客服,对方表示:“具体价格是与托管行协商一致进行的估值调整,净值估值办法是按照相应计算方式,不对外披露。”

01

民生加银基金受违约债波及

上述基金1月4日的净值为1.755元,1月5日跌至1.718元。单日下跌逾2%,成为2021年第一只“踩雷”违约债导致净值大幅回撤的基金。好在,1月7日已回涨至1.729元。

图片来源:民生加银官网

据债市观察了解,民生加银在1月4日的公告称,即日起暂停接受民生加银信用双利债券基金的申购、转换转入和定期定额投资业务。

实际上,调整估值反映了民生加银踩雷违约债的无奈。“16皖经02”、“16皖经03”分别于2019年7月和9月违约,发行人是安徽省华安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皖经建”)。

公开资料显示,皖经建成立于1992年,是安徽省建筑施工企业中对外开拓成绩突出的外向型龙头企业,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蒋庆德。

根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12月20日,民生加银信用双利债券基金所持“16皖经02”和“16皖经03”分别为3000万元、8000万元。

新经济e线不完全统计,民生加银与皖经建诉讼本金已超过13亿元。不止是民生加银信用双利债深陷皖经建信用债违约泥淖,一同卷入的还有公司旗下十几个专户产品。

同样是在1月6日,民生加银还披露了与皖经建的诉讼进展。

公告称,民生加银代表该基金对皖经建提起诉讼,于去年11月收到终审判决文书。判决生效后,由于皖经建未能于履行期内偿付欠款,民生加银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已被受理。

不过,皖经建在2020年最后一天宣布,合肥中院已于12月25日裁定受理其破产申请。民生加银表示,此事可能对皖经建的执行程序有重大影响。

02

73亿债券违约,14家机构踩雷

实际上,除了“16皖经02”、“16皖经03”之外,皖经建名下还有多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多家金融机构。

2019年7月15日,皖经建首次债券违约,未能按时兑付“16皖经02”的回售资金。随后,“16皖经建MTN001”等多只债券接连违约。

值得一提的是,在首次违约前的2019年6月28日,中投证券就曾发布公告称,皖经建向国开行、兴业银行的贷款利息已发生逾期,涉及金额分别为1462.06万美元、143.3万元。

债券违约前后,东方金诚、联合资信和中债资信三家评级公司纷纷下调了皖经建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的评级,曾在半个月内4次下调评级,从AA+一路下调至C。

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皖经建名下共有7只债券实质违约,违约债券余额约73.74亿元。分别为“18皖经建MTN001”、“18皖经建MTN002”、“18皖经建MTN003”、“16皖经01”、“16皖经02”、“16皖经03”和“16皖经建MTN001”。

图片来源:Wind

债券违约后,由于涉及证券交易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和公司债券交易纠纷,债市观察根据企查查数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4家金融机构起诉皖经建,包括民生加银、领睿资产、西南证券中泰证券长城证券、华创证券、农银汇理基金、河北银行、国开行、建行、东莞银行、徽商银行华夏银行、海口农商行等。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8日,皖经建共有8条被执行人信息,共涉及执行标的约22.26亿元。因为涉及相关诉讼,公司实控人蒋庆德还被法院出示了限制消费令。

图片来源:企查查

讨债的“大军”蔚为壮观,侧面反映出这些金融机构昔日对皖经建的青睐。

03

非洲“包工头”债务待解

据官网介绍,皖经建主要从事海外工程承包和矿产开发、房地产开发、酒店和超市运营,连续多年入选ENR(Engineering News-Record,工程新闻记录)全球最大250家国际承包商排行榜。

马达加斯加国际会议中心,多哥体育场,马拉维议会大厦,赞比亚国家体育场,乌干达外交部大楼,津巴布韦国防学院……皖经建在非洲已先后实施了50多个中国援外项目和优惠贷款项目。2010年,公司还曾被评选为“感动非洲十大中国企业”之一。

皖经建的传统业务为海外工程,2012年新增的矿产开发业务后来发展成为现金流主要来源。下辖矿区及绝大部分资产均位于非洲,矿区包括位于刚果、津巴布韦的金刚石矿,赞比亚的祖母绿矿,以及莫桑比克的钛锆矿等。

2016年,津巴布韦宣布矿山国有化。尽管皖经建迅速将机械设备、生产线等固定资产转移至刚果金刚石矿,但仍造成1.38亿美元的投资损失。

两年后的2018年3月,刚果的《新矿业法》规定,政府可无偿受让5%或10%不等的矿山股权、开采企业需将出口收入40%存入刚果本地银行。这直接导致2018年公司境内货币资金紧缺。

为应对这一突发状况,皖经建将其持有的“将军山地块”51%的股权转让给万科,并于2018年12月收到8亿元转让价款,但这些钱只是杯水车薪。

联合资信2019年5月份的跟踪评级报告足以印证这一点。该研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公司总债务124.6亿元,其中长短期债务占比分别为69.71%、30.29%。

然而,当时皖经建的账面货币资金只有11.54亿元,其中67.86%还都存放于境外,境内资金仅有3.71亿元。

2019年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公司总营收21.06亿元,营业利润为7.68亿元,同比增加13.4%;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35.5亿元。不难发现,以几亿元货币资金偿还数十亿债务并不现实,后续债券违约也就难以避免。

令人疑惑的是,上述财报发布后,皖经建不仅没披露2019年半年报和2019年三季报,2019年年报、2020年一季报及后续财报至今没有踪影,导致评级机构不得不推迟公司债券评级。

因未能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项、财报和提交书面材料,交易商协会在2020年8月末对皖经建设予以严重警告、暂停其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1年。

如今,皖经建的破产重整申请已被法院受理,身后至少有14家金融机构追债。民生加银在1月6日公告中表示,将继续跟踪皖经建的重整进展,最大限度维护基金持有人的利益。

昔日在非洲挖钻石、盖大厦风光一时的皖经建,如今面对逾73亿元违约债难题,你认为它将如何化解?欢迎在文末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